求魔问道

第六百三十四章 利诱(求推荐求收藏)

    叶凌宇手里摩挲着茶杯,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想的是把太玄门合并进御兽门。

    可是后来越来越感觉这样并不是太容易。

    要做到不分彼此,最起码得说服紫星,他正愁无从开口。

    紫星轻柔捏着他的肩膀:“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到太玄门的那一夜,也是像现在这样的晚上。我那时就让你来做太玄门的门主,结果被你拒绝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当门主的料,而这十年多来也确实证明了这件事。”

    曾经的太玄门何等辉煌,如今却仅剩不到两千人。

    “你也别太自责,在天圣面前,你们能保留下根基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叶凌宇安慰。

    天圣堪比四大宗门,紫星以一己之力坚持到如今,已经极为不易。正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此,才没有人责怪她。

    “以前我把太玄门交到你手上,你不愿意,那现在你总不至于拒绝了吧?”紫星轻笑着道。

    叶凌宇知道她下了多大的决心,这可不是单单割舍一个名字的问题。

    仅仅只是迟疑了两三息的时间,他眸子一凝:“如果连你都同意,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必然有一个宗门要离开永夜城,优柔寡断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叶凌宇稍微坚定一下就同意了。

    看见他这么果断,紫星似乎也卸下了心头的一个包袱。以前她就想把太玄门交到叶凌宇手上,如今只是换了一种方法。

    本来揉捏肩膀的双手缓缓环绕上叶凌宇的脖子,火热的娇躯渐渐贴靠了上来。

    十多年前在太玄门的那一夜也是这样,时间就仿佛回到了过去。

    吐息如兰,淡淡幽香入鼻,这种情况下换做任何人都得心猿意马。

    “你……”叶凌宇感受着背后传来的那个温度。

    “什么都不要说。”紫星静静靠在他背后,感受这片刻的宁静。

    十几息之后,叶凌宇回过头,一道微风刮拂而过,背后已经空空如也。

    上次也是这样离开,根本不给叶凌宇反应的时间……

    “定!”叶凌宇一手指向窗边,一道正欲夺窗而出的身影定格在了原地。

    紫星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被叶凌宇的灵力压制着,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她早就知道自己跟叶凌宇实力相差巨大,哪知道大到这种地步。

    她还一只手按在窗台上,打算翻窗出去。

    叶凌宇放下茶杯,徐徐起身,先是走到了门边,随手关上门扉。

    “风有些大了啊。”他咂舌道。

    然后又走到窗边,当着紫星的面关上了窗子,脸上诡异的笑着。

    “风有些大了啊。”他还是这句。

    “你……你做什么?”紫星惊恐不定,修长睫毛不停抖动。

    叶凌宇往窗边一靠,伸手挑起她下巴:“你觉得很好玩儿是吧,调戏完人转身就跑?上次让你跑掉了,这次你再跑个试试看。”

    “等一下,你别乱来。”

    “乱来?”每次把人惹得心火缭绕就想一走了之,世上岂有这么便宜的事。叶凌宇一声长啸,把她拦腰抱起,朝着床边走去。

    “你住手,你信不信我要叫人了!”紫星根本挣扎不脱他的钳制,欲哭无泪。

    本来是打算和叶凌宇温存一下,来维系心头的那份念想。可现在发现一切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

    她能感觉到胸腔里的那颗心脏在狂乱跳动,一股热流遍及全身。

    “你叫啊,你叫个我看看,我看你能叫谁。”叶凌宇一把将她扔到床上,裸的目光从头打量到脚。

    那让所有男人垂涎的倾城面容,几欲裂衣而出的峰峦,水蛇腰,翘臀,玉足。皮肤吹弹可破,白玉皮肤下泛起一抹嫣红,只要多看上几眼视线就彻底移不开了。

    屋内烛光照亮,紫星脸颊绯红的像是涂了胭脂。

    在那种如狼似虎的吃人目光下,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丝不挂一样,区区一件轻纱薄裙根本挡不住他的视线。虽然以前也不是没有被他看过,在鸿蒙塔的时候就被他占尽过便宜,但那时跟现在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从未经历过人事,可她已经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紧张的闭上双眼。

    腰带被解开,衣裙被褪下,叶凌宇狼嚎一声,狠狠扑了上去。

    宁夜下的小木屋里,春意悠长。

    第二日正午,内城里,两拨人马齐聚一堂。御兽门和太玄门的人手分列两侧。

    今日要安顿人马,他们老早就来了,结果日出头顶也不见两位门主,人群都开始有些躁动。

    躁动原因有两,门主始终不见踪影是其一。还有另外一个,那就是在今日清晨,一则消息已经席卷开了,传言太玄门将合并进御兽门。

    两宗合一,这可是大事。

    太玄门的各大长老局促不安,有人欢喜有人愁。

    有的人在昨日看过此处宏伟,早有羡慕之心。而有的人觉得太玄门成立这么长时间,岂能被旁人所吞并。

    从清早开始,长老弟子们就在各处打探消息,想要证实其中的真假,但至今还没结果。

    就在众人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不远处一行人联袂出现。

    叶凌宇位于最前,紫星和幽兰位于其后,古清风和胡长老紧紧跟随。

    众人聚集之地前早已摆好高台,五个人一跃而上。

    紫星脸上带着一抹红晕,和昨天相比,气色明显好了不少。平日那抹温煦之中,多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妩媚。

    很多人都翘首以盼,等待他们宣布某件事,一个可能决定两个宗门未来的大事。

    五人站定后,下方弟子齐齐鞠躬。

    胡长老上前一步:“各位,今日门主有一个决定要向大家宣布。我想大家也已经听闻一些消息了吧。”

    下方立马哗然起来,他这句话,虽然还未言明,很多人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门主有意,太玄门从今日起,加入御兽门。”胡长老接着道,“从此两大宗门为一家,紫星门主将和幽兰大人一样,同作为御兽门副门主。”

    下方人群再次鼎沸,太玄门人群中很快站出三个人,三个人修为都不低,显然是太玄门的长老一级:“胡林,你老糊涂了?我太玄门承叶少侠大恩,暂居于此,和御兽门有手足之情,但可没有要加入的理由,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啊。”

    胡林便是胡长老的本命,被人直接这么称呼他也不恼:“非我信口开河,这是紫星大人的意思。”

    紫星同样上前一步:“这确实是我的决议,你们不用质疑,从今日起,我率太玄门加入御兽门。”

    由她亲自开口,那就代表了这件事并非虚假,几个开口否定的长老纷纷皱眉,彼此对视。

    有一人上前:“门主,事关太玄门的大事,您可一定要郑重啊。太玄门由老宗主创立,几代人发扬光大,岂可加入旁的势力。御兽门对我们有大恩,我们当涌泉相报,可事关太玄门存亡,还请三思啊!”

    有人会反对这是肯定的,这么多年的大难,这些人留在太玄门,肯定对太玄门忠心耿耿。有的人忠诚于紫星,而还有一部分忠诚的是“太玄门”这个名字。

    叶凌宇早有意料,对紫星点点头。

    紫星点头回应:“我已经决定加入御兽门,但太玄门来源于我的祖辈,我不会逼迫各位,若是有意随我加入御兽门的,请往御兽门这边站。”

    两方人马,中间隔着一片空地。

    紫星的话音落下,众人先是一阵犹豫,彼此窃窃私语一番,有些人已经开始越过中间的空地朝着御兽门这边跑过来。

    “糊涂啊。”带头的三个长老摇头叹气。

    有人带头,更多的人纷纷离去。这些都是愿意追随紫星的,一口气就离去了一大半。

    太玄门人数有一千八百之众,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仅仅余下八百。

    那八百人里,还有很多人犹豫不决。太玄门大多数的长老都在其中,此刻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

    会有分歧也在叶凌宇的意料里,他站在高台边,望着那八百人:“这就是你们的选择?”

    三个带头长老中有人站出来:“叶少侠勿怪,我等虽然感激你的恩情,但这事关太玄门的名誉,恕我等不能如你意了。”

    其实很多人都看得出来,这件事最初的起因还是因为叶凌宇,他把太玄门带来,恐怕早有此意,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怎么说服紫星的。

    叶凌宇摸着下巴:“那也好,你们有你们的坚持,我不怪你们。只是这永夜城是我御兽门的地盘,既然非我宗门之人,大可自行离去。”

    他先是把人带来,转眼居然想要赶人。他这一赶,那些反对的人该往哪儿去?回太玄门?那里是战场,没有紫星坐镇,回去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再说那里已经被搬空了,什么都没有,肯定是不能回去了。

    那些反对之人有些恼怒的望着他,其中三位长老带头走出来:“叶少侠不必说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既然叶少侠不欢迎,我等离开便是。”

    那语气竟是有些愤恨,三名长老挥袖就想走。

    “等等啊,我话还没说完,你们急什么?”叶凌宇有些贱兮兮的叫住他们。

    “叶少侠还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就是让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叶凌宇装模作样正了正衣领,朝向御兽门这边,“你们的选择,让我很欣慰。你们既然能成为我门下弟子,那我也不会亏待你们。我想你们都知道,此处永夜城,以及这内城,本来是星门所在……”

    这件事早就已经传开,这家伙鸠占鹊巢霸占星门的地盘,还独吞了星门所有的财富。

    “所以我想说,只要是我御兽门的人,星门留下的资源,就都是你们的。”

    下方人群再次躁动,不过这次却是分为极端的两边。御兽门这边是欢呼,而另外那八百人全是红着眼咽口水。

    带头的三个长老是看出来了,这无耻的人居然是想要利诱。可这利……确实不容忽视。

    四大宗门遗留下来的资源有多少可想而知,留在这里就能吃香的喝辣的,离开这里就只能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两者一比较,差距之明显,一个天一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