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代厨神

第四十四章 搬起石头 砸自己脚(求推荐求收藏)

    半决赛和小组赛不同,并非是一对一个人战,获胜者就可以晋级。反而半决赛是积分赛制,每两个人之间都可以大战一次,无论是谁先挑战,只要获得胜利,那就可获得一分,最终积分高者前三出线。

    当然,如果有人可以将所有人都挑战一遍且能够全胜后,那么这个人就可以直接获得这次大比的冠军,不再进行决赛。

    不过综合历届外门院大比,还是没有人能够做到如此。甚至有人战胜了四五个就不行了,全胜完全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毕竟,全胜就要意味着他的比赛是车轮战。需要一个人,将其他十二人全部打倒的地,而且还需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

    王云是第二轮小组赛唯一晋级半决赛的人,所以颇受关照,是第一个出场的人。

    对他来说,想要的正是如此。这样以来他才有机会挑战所有人,将这些人全部打趴下,像是他们在对北院新弟子时那样,那种狠心的手段,必然会还给他们。

    这是王云所想,但其实第一个人挑战是最不好的。因为所有人都还没有出手一次,无论是精神和实力,都还处在自身巅峰状态。所以,王云的挑战难度巨大!

    但是王云他无所畏惧,为了让欺负北院新弟子的任何一个人都受到他怒火的惩罚,他心意已决,势要挑战所有晋级者。

    武道馆内,还是很寂静,尤其是王云登上擂台的那秒,更是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他们对王云的狠已经了解,但是在内心还是暗喜异常。因为他们清楚第一个挑战的人,就已经确定和大比冠军无缘了。

    首先他们认为,王云根本不可能挑战所有人。哪怕是到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力气再挑战下去,所以只会被暴打出擂台。

    其次王云若不继续挑战,那他则很可能失去决赛机会,到时候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这样以来,不仅能让王云失去冠军的可能,而且他们也会很解气,所以他们很乐意看到,王云第一个开始半决赛挑战。毕竟王云是所有新弟子中,目前看来实力最强的人。

    随着王云登上擂台,那十二位晋级半决赛的新弟子便站在待战区等待王云挑战。

    他们脸色非常阴沉,似乎都不愿意被王云第一个点到。但是王云又岂会给他们机会?每个人都会点到,只是时间问题。

    王云没有乱点,直接从左往右顺着站位点起,很不幸运的是,第一个就是西院的两位新弟子之一,且刚好是童三小弟。

    看到王云第一个点到自己,这西院弟子瞬间神色慌乱,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相比于童三,他都是个弟弟。而童三都不是王云的对手,那他又何来的实力呢?

    不过半决赛不允许认输,毕竟这已是新弟子中的佼佼者,首先不能灌输认输这种观念,无论到任何时候都要全力以赴。

    面色阴沉的登上擂台,迎来的是平静的王云一笑,那看似没有敌意的可怕的笑。

    “大长老,他怎能第一个挑战,这不公平。”

    总裁判台上,已经处在水深火热境地的西院院长向风筒子抱怨,脸色死寂的他很难想象,为什么大长老要让王云先挑战。难道童三的下场,还没有让大长老意识到,让王云第一个挑战的严重性吗?

    他西院就只剩下了两位新弟子,而以王云对童三的狠手,那估计他西院弟子再和王云战完后,就只能和大比说拜拜了。

    大长老扭过头来,道:“这都是你们自讨苦吃,怪不得别人。而且在今天大比没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决定让王云先挑战了,只是你们从中添乱,自食恶果吧。”

    风筒子在说话的时候,脸色也显得非常气愤。如果不是他们三院对北院的新弟子下那狠手,那王云又岂会报复他们呢?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同样也可以让王云正下外门风气,所以风筒子非常执着。

    一听大长老此话,西院院长脸上尽是难堪之色,很是欲哭无泪,但却不敢多言。

    东院院长和南院院长,虽也是满脸的阴沉色。但相比于西院院长却要好上不少。反而这时的北院院长,却是满脸的喜色。

    王云虽然是第一个挑战,但在他看来不是却一件坏事。因为他能看出王云平静中的仇恨,能看出王云那平静中的自信。

    “半决赛,第一个挑战者,北院王云开始正式挑战!被挑战者,西院的李峰山。”

    随着那西院新弟子登台,核心长老宣布比赛开始。刹那间,全场都屏住了呼吸。

    所有人都瞩目着,内心剧烈跳动的想着这一战,王云究竟会让西院这弟子怎样离开这座擂台呢,会不会想那童三一样。

    王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淡淡一笑的拿出了他那根看似平常又非常可怕的烂木棍。

    烂木棍一出,战斗便已结束。所有人都猜出了这场比赛的结果,那必然是和童三一样的结局,而且这一战会更快结束。

    名叫李峰山的西院新弟子,此刻已被恐怖布满内心。身体颤抖的呆愣在原地盯着王云,似乎是在等待着王云的烂木棍。

    他,被吓坏了!因为,童三的下场充斥在他脑海,那一棍棍落在,是多么痛的领悟,这时又是他,他又该如何反抗呢?

    “轰!”

    就在这时,王云出动了,只见他瞬间抡起手中的烂木棍,然后融入体内的六道金色气体,猛然就冲向了恐惧的李峰山。

    李峰山双眼骇然无比,直勾勾的盯着王云,身体突然一下瘫倒在地,重重的跪在了擂台上,同时就向王云乞求了起来。

    “王云,饶了我吧……我不该对北院弟子下那狠的手,这一切都是童三让我做的!”

    “饶了我吧,求求你了!”李峰山的突然举动,引得全场所有人都震撼到了极点。

    所有人都在痛骂,都在嘲笑,尤其是西院的人,更是颜面无存,觉得李峰山太给西院丢人,竟然能做出这种怕死之举。

    总裁判台上,本就心情阴沉的西院院长更是气得大声怒吼道,要将他逐出西院!

    可是就算如此,也根本不可能改变王云的决定。他既然要为北院的新弟子报仇,那这李峰山的结果,就必然会和童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