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代厨神

第二十八章 外门集会 复仇之路(求推荐求收藏)

    感受着身体的巨大变化,王云内心非常高兴。几天之前,他还是一个丹田未破,被别人看来是废物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看不起他,都会有人出手欺负他。

    无论是火帮的帮主炎火,还是他要千刀万剐的王海,以及当今风火门的无衍圣子,都在他最弱小的时候,想要杀了他。

    这些大仇他全都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而且从现在开始,他就要让这些看不起他,一心想要杀了他的人知道他王云并不是没有实力,更不是没有脾气!

    他不是懦夫,更不是莽夫。他用来活世的方法并不是武力,而是他聪明的大脑。

    短短几天,他就从凝气境一重突破到了现在的凝气境六重,这种恐怖的修炼速度,敢问在当今英雄大陆,又有几人呢?

    尽管他今年二十五岁,早已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期,而且也没有打好修炼的基础。

    但是,他所拥有的,乃是靠吃修炼的无敌体质!同时身为第九代厨神,身怀前八代厨神的厨神之道传承,他又何必担心他的天赋呢?没有什么是吃不能解决的!

    信念坚定,心意已决。伴随着清晨的第一抹朝阳浮现,东方天际出现鱼肚白时,他缓缓拿出烂木棍,双眼望着那远处的天际,眼中杀意渐渐涌现,脚步出动。

    这是一条复仇之路!也是他要傲视群雄的开始!更是他为使命而奋斗的里程碑!

    未来路上,他终将披荆斩棘,勇敢的面对一切。为了厨神之道,为了他的使命。

    ……

    风火门外门院,三个月举行一次外门集会,北门院一月一次,其余时间都是各自干各自的,完全修炼自由,不需要像内门弟子一样每天都有共同的修炼时间。

    而今天,正好是外门院所有新弟子加入各院的第二天。按照规矩,是要举行一次集会,同时会有宗门的高层前来讲话。

    这个消息,还是昨天晚上带石英回来时她给王云说的。不过这对酒桶来说就是一句废话,毕竟人家的身份在那里摆着。

    而对王云来说,这刚好是一个开始扬名的机会。尤其是昨晚实力提升到凝气境六重后的他更是自信,若是再遇到那筑基境的炎火,他绝对能将炎火打出屎来!

    不要问这是为什么。凝气境三重的王云就觉得他和炎火差不了多少,更何况是凝气境六重的他?甚至遇到筑基境中期的修者,他也能够凭借现在的实力战胜!

    外门院集会的地方在外门实力最强的东院广场举行,到时候外门院所有人都会参加,无论是各大长老,还是新老弟子。

    王云踏着第一抹朝阳而来,本想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说不定会有艳遇什么的。

    然而,来到东院门前后,他不仅没有遇到任何艳遇,反而被两位东院弟子拦住了。

    “哪里来的叫花子,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赶紧给我滚蛋,别瞎了我的双眼。”

    东院大门前,拦住王云的一位弟子满脸不屑的向王云大吼道,眼中充满了鄙视。

    “赶紧滚!”另一位弟子,脾气更是非常火爆,说着就伸手直接推搡了王云一把。

    王云心如止水,站在原地没有被这弟子推动丝毫,反而淡淡笑道:“两位师兄,我是北院新弟子,前来参加今日外门院集会。”

    “哈哈……北院新弟子,北院什么时候这么破败不堪了?竟然连新弟子都如此穷酸?”

    “你也不看看你身上穿的这一身衣服像什么,还拿个烂木棍,真看你像是乞丐。”

    推搡了王云一把的弟子在听到王云的话后,瞬间便大笑起来,同时口中还不忘继续嘲笑王云,但似乎更是在嘲笑北院。

    “说的对,不过乞丐他也是北院的新弟子。我们做为师兄的,肯定不能为难他。”

    “这样吧,给你一个机会,来从我们两个的跨下钻进去,我们就让你进入东院。”

    另一位弟子接着说道,同时就向东院内的弟子招手,示意他们赶紧过来看笑话。

    王云心中自然愤怒至极,不过他却还是一脸笑容,因为这些小蝼蚁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所以也没有必要和他们计较。

    而且他就不相信,北院的人来了会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他出头?毕竟他现在代表的可是北院,更何况还有北院长老。

    这两位东院弟子明显是故意借欺负他来嘲讽北院无人,他岂能不给北院一个机会?

    如果真没人为他出头,那就证明北院已经彻底没救了,已经被其它院打压怕了。

    当然,这虽不关他什么事。只是他为那二十几位刚进入北院的新弟子而感到可惜与不平,他们付出了努力,却得不到尊严上的庇护,他们又怎能好好的修炼?

    他们本身修炼天赋就非常差,若是再没有了尊严,没有了心态,那他们岂不是会像石英一样,寻求死亡来结束自己的命?

    周围,东院弟子越来越多,全都是来看王云笑话的,更是想以后继续嘲笑北院的。

    而且其他院在这时也都已经有弟子赶了过来,他们脸上虽有惊讶,但一听到王云是北院弟子后,却都像东院弟子一样狂笑不止,甚至还有人在不断拍手叫好。

    王云看到人越来越多,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减。但是他接下来都没有再理会东院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弟子,反而直接坐在了地上。

    “咦,这怎么还坐下了,是要像狗一样赖在这里吗?”东院外有他院弟子大笑道。

    “我看他是在等北院那群被我们吊打成狗的货色。可是,这对他又有什么用呢?”

    “那些货色,自身都得在东院弟子面前乖乖的像狗一样,谁还会管他一个新弟子?”

    一时间,东院门口,北院的名声荡然无存。而王云也是从中听出,像是北院唯一筑基境的炎火,都是臭名昭著的货色。顿时,他就对北院老弟子完全失去了信心。

    不过他还有点希望,那就是北院的院长等人,毕竟在昨天北院的新弟子见面会上那北院院长,可是将北院说的非常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