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百变

四百零五章难以割舍(求推荐求收藏)

    忘了昨夜的酒容易,

    忘了昨夜的你却不容易,

    忘了明月的美丽容易,

    忘了你的美丽却不容易,

    你的笑像春花般妖娆,

    你的唇像夏雨般多情,

    你的眼像秋月般明媚,

    你的心像冬雪般纯洁,

    有了你,我便拥有了四季!

    有了你,我便拥有了唯一!

    有了你,世间的繁华再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的心中只能装下一个你!

    我的心中只能装下一个你!

    ————————————————

    当然,世间既有不想死的人成了不怕死的人,自然也有不想死还怕死的人,只不过后者往往都成了天大的笑话,而且越是那些位高权重者,反而越怕死,就连横扫六国一统天下的秦始皇都未能免俗,何况我辈这等熟人!

    其中有位战国时的君主,听了一句不能吃到秋熟时新米的言语,弄得寝食难安,怕的几乎彻夜难眠,直到吃上了秋熟的新米,方才放下心来,非但杀了那个胡说八道的家伙,还在志得意满之时,掉落粪坑中活活的呛死,着实惊艳了古今,留下了千秋不灭的美名!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当然不是一句空话,世间悟透此言之人,无不成了惊艳千古之人,虽早已化为尘土,但威名却光耀万世!

    就如汉武帝时的大将军霍去病,数次远征域外,难道他就真的不怕死,恰恰相反,他更希望好好的活着,只不过为了边关千万百姓的生死,毅然决然的成了一个不怕死的人,尤其当汉武帝令他成婚时,他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不知鼓舞了后世多少热血男儿那颗澎湃的心,虽后来霍去病不幸英年早逝,但其铮铮铁骨傲然屹立的飒爽英姿,却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其实趋利避害渴望活的长久,是每个人都摆脱不掉的内心真实欲望,没有人喜欢时刻面对危险,将生命悬于一线,世间之所以会变得越来越美丽,正是因有了一个又一个霍去病这样的人,舍弃了自己内心的欲望,为了一个个普通百姓的平安,不惜爬冰卧雪千里征战,用鲜活生命铸起血肉长城,用英魂守护一方安宁!

    这样的人无论是活着还是离去,他们的精神永远都不会消失,即便世事无常岁月更迭,留下的都是不想死却不怕死的信念,永远绽放着不一样的芬芳……

    老酒鬼雷动天当然不想死,但他也绝不怕死,他身上历来不缺少慷慨赴死的勇气,只不过此刻他有些哭笑不得,暗骂自己的愚蠢,被华东来几句话一激,居然只顾着破口大骂,完全忽略了华东来与白衣男子的窃窃私语,真是玩了一辈子鹰,却被鹰儿琢了眼,后来一想心下反倒释然,若非华东来如此了解自己,自己也不会落到成为阶下囚的地步,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牡丹姑娘不知何时已悄悄的离开,若非风中还残留着牡丹姑娘身上淡淡的香气,只怕很难相信刚刚牡丹姑娘出现过!

    白衣男子似乎丝毫不在意牡丹姑娘的离去,目无表情的对着四个白衣女子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那手势好像是要打开什么东西,又像是一种奇怪的暗语,看的见多识广的老酒鬼雷动天一头雾水,不知何解!

    突然,白衣男子将金笛放在嘴边,笛声悠然响起,四个白衣女子在笛声中翩翩起舞,手中的瑶琴同时流出悦耳的乐声,似乎在与笛声应和,好似两个多年未曾相逢的知己,陡然相见后在互诉衷肠,既有重逢的喜悦,又多了几分离别的相思!

    曲声悠扬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妩媚之情,配以四个白衣女子婀娜多姿的舞蹈,即使老酒鬼雷动天他们这些不通音律的粗俗汉子,也不禁被优美的乐声动人的舞姿所感,只觉得世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浑然没有察觉四个白衣女子舞姿固然动人,脚下却踏着奇怪的步伐,似乎每一步都踩在固定的地方!

    乐声渐渐越来越小,猛的多了几分萧杀之气,乐声忽然变成类似金戈铁马的征杀的怒吼,四个白衣女子舞姿陡变,如列阵迎敌的士兵般慷慨激昂的走到了白衣男子身后,乐声此刻戛然而止!

    此等怪异绝伦的行为,着实有些大出老酒鬼雷动天一众人的意料,本来于此即突然弹琴起舞,就有些匪夷所思,令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又猛然画风突变,更是令人如坠五里雾中,不知身在何处!

    只有华东来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丝毫没有露出半点诧异之色,看来此等怪事,华东来绝非首次见到,才会不觉有异!

    就在老酒鬼雷动天一众人不明就里之时,正面的悬崖猛的发出一阵巨响,接着是绞索转动发出的声响,悬崖下一块看似重达几千斤的巨石慢慢移到了一旁,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不知究竟通向何处,居然一眼望不到头,随着飘出来的阴风都透着一丝诡异,令人不寒而栗!

    老酒鬼雷动天瞬间明白,为何刚刚四个白衣女子会毫无征兆的跳那段突兀的舞蹈,原来是为了让众人分神,以免记住开启机关的步伐,想到此老酒鬼雷动天不由露出一丝苦笑,不过也着实佩服想到此等机谋之人,的确深谙人心,一个小小的声东击西之计,居然能运用的如此出神入化,这个人即使是自己的敌人,老酒鬼雷动天也不得不生出敬佩之意!

    白衣男子一挥手当先走入了黑黝黝的山洞,四个白衣女子紧随其后进了山洞,华东来冲着手下使了个眼色,便也进了山洞,余下人赶着马车陆陆续续的进了山洞!

    老酒鬼雷动天身体动弹不得,自然只能听之任之,随着众人进了山洞,只觉得山洞里虽有些阴冷,空气却很清新,没有半点腐败的味道,只有洞口射入的微光,朦朦胧胧根本看不清山洞里的景象!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绞索的声音,洞口的巨石又回到了原位,洞中立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只闻众人低沉的呼吸声,突然被笼罩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即使如老酒鬼雷动天这般看淡生死之人,心头也不免生出几分无形的压力,仿佛是落入茫茫的大海中,四周都是漫无边际的海水,整个人就像一颗浮萍无依无靠,有的只是挥散不去的孤独与绝望,那种感觉简直比死还令人恐惧!

    黑暗中,老酒鬼雷动天突然觉得有人解开了他的穴道,往他手中塞了一团东西,黑暗之中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老酒鬼雷动天差点叫出声来,好在那人立时掩住了老酒鬼雷动天的嘴巴!

    就在这时,洞中突然亮了起来,数十个蒙着脸的白衣女子举着火把立在洞的两侧,几十步之间便有一个白衣女子持着火把,老酒鬼雷动天立时惊觉,依旧做出一副动弹不得的模样,暗地里却将那团东西塞入了袖口中,仔细查看周围的人,却怎么也找不出刚刚给他解开穴道的那个人!

    只因此即除了华东来外,初次进入这山洞中之人,无不被眼前壮丽的景象惊呆,山洞明显是人工开凿而成,底部铺着几乎一般大小的青色山石,笔直的通向远处,虽不知究竟有多长,但一眼望去已非常壮观,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财物!

    洞顶虽不算太高,但至少也得有一丈左右,洞内足够宽阔,足以令两辆马车并骥而行,丝毫不会有拥挤之感!

    洞顶方方正正,刻着各种珍禽异兽奇花异草,有些甚至是传说中的东西,比如那长着三只脚的金蝉,还有奇大无比的怪鱼,各种世间未曾见过的古怪生物数不尽数……

    不过无论是珍禽异兽,还是奇花异草,都刻得栩栩如生,尤其在火光的映照下,仿佛一个个都活了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的众人,仿佛在嘲笑这些人的渺小!

    洞壁则是打磨光滑的青色山石,虽在火光的映衬下,却仍透着一丝清冷,冷的就像一座巨大的坟墓,不会令人感到半分温暖,只有挥之不去的彻骨冰寒!

    白衣男子一言不发当先而行,步伐不紧不慢,犹如一个古墓中的厉鬼,自带几分森森鬼气,仿佛走的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就是燃烧的火光也不能缓解他内心深处的阴冷!

    每当众人经过后,火把立时熄灭,将无尽的黑暗留在身后,老酒鬼雷动天无意间看了一眼举着火把的白衣女子,发觉白衣女子的眼睛竟然只剩下两个惨不忍睹的窟窿,看来应是被人活生生的剜去了眼珠,瞬间怒火充满老酒鬼雷动天的胸口,恨不得立时要了白衣男子这群残忍至极的混蛋的性命,尤其那些白衣女子如行尸走肉般默默跟在众人身后,更是令老酒鬼雷动天心如刀绞,差一点就没忍住出手,好在一时的激愤并未彻底冲昏老酒鬼雷动天的头脑,只片刻间他便冷静了下来,清楚此时出手非但于事无补,还可能永远见不到罪魁祸首,当下在心底暗暗发誓,但有一口气在,绝不会放过诸葛帮这些禽兽不如的畜生,否则宁可一死以谢天下,也再无脸活在世间!

    就这样,众人鸦雀无声的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石室,石室中堆满了金银珠宝,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只不过看来这些东西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金银珠宝,有些金银珠宝居然随意散落在地上,任其在地上落满灰尘!

    老酒鬼雷动天一生行侠仗义,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常常还会因没有酒钱而四处蹭酒喝,但见了这些金银珠宝却无半分贪念,唯一的念头就是那些白衣女子之所以会被剜去双眼,定是因这里居然藏着这么多值钱的东西!

    老酒鬼雷动天不贪图这些身外之物,其他人的目光却都变得贪婪起来,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就连华东来都在极力掩饰眼中的贪婪!

    白衣男子头都未回,但自众人急促的呼吸声已猜出了几分,当下轻笑着道:“各位,勿要心急!只需尽心辅佐帮主,日后帮主大事得成,这些东西自然都是你们的了!”

    众人急促的呼吸声似乎立刻平缓了不少,继续跟着白衣男子穿过这间装满金银珠宝的巨大石室,只不过有些人脚步明显慢了许多,看来仍是难以割舍来自那些金银珠宝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