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绾宁

第1616章 向明王请罪!(求推荐求收藏)

    看到那只直直抓向双眼的小手,那一瞬间招启还以为自个儿的双眼不保,肯定要瞎了!

    哪知,圆宝的右手虽对准了他的双眼,却并未当真抓向双眼!

    只见他小手极快地往上一抬,重重地一掌拍在了招启的额头上!

    招启只觉得额头一凉——这种凉意,很快就蔓延至全身,甚至是脚指头!

    那凉意,仿佛是将他置身于满是冰块的潭水之中,眨眼间就能将他骨头都给冻僵似的。招启招架不住,下意识闷哼一声!

    但很快,额头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感!

    额头像是被人用尖刀划开似的,连头骨都剧烈的疼了起来!

    “啊……”

    招启忍受不住,高大的身子晃悠了一下。

    “忍着!”

    耳边传来圆宝稚嫩、却又坚定有力的声音。

    招启便不敢再动了,双手背在身后死死地抓着桌沿,咬紧牙关强忍着这剧痛!

    很快,那疼痛感便被灼热给取代了——就好像有人拿烧红的烙铁,在他额头上烙了一下,疼得他满头大汗,浑身轻!颤。

    随着圆宝一声“嗬”,招启只觉得像是被人抽走了全身力气似的,双腿一软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额头上的灼热感,已经传遍全身。

    方才周身的凉意,也被这股子灼热给驱散了。

    他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仿佛整个人坐在阳光下,晒着太阳。

    暖和,却不灼烫。

    方才在冷热交替下,眼下骤然恢复到正常,招启坐在地上,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呼。”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觉得眼下神清气爽,周身舒服极了!

    看着他的神色,就知道他眼下有多舒畅!

    再看圆宝……

    只见他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条乌漆嘛黑的虫子。

    那虫子约莫有五公分那么长,又圆又粗,头上还长着角,周身披着鳞甲、散发着一股子恶臭!

    也不知这虫子,圆宝是如何从招启额头上取出来的。

    因为太过震惊,云绾宁和墨晔没忍住站起身,目光错愕地看向圆宝手中的虫子……

    再看看招启,额头完好无损,压根儿没有受伤的痕迹!

    “这……”

    云绾宁赶紧来到圆宝身边,“儿啊,这就是他体内的蛊虫?!”

    “但听他方才的意思,好像不只是一条虫子才对啊?”

    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的“儿啊”,圆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副“大人有大量”,不与她一般见识的模样,轻哼一声。

    “这种蛊虫,叫做尸虫。”

    “尸虫?!”

    云绾宁眉头紧皱,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这味道,的确难闻!

    “他之所以一身死气,便是因为这尸虫作祟。”

    圆宝拎着尸虫,孩子气地在手中甩了几圈,甩的那尸虫晕头转向,软趴趴的耷拉在他手心。

    他这才继续说道,“起初的确是不只有一条尸虫。但是这种虫子是强者为王!谁能生存到最后,便是王者了。”

    那么其他的虫子,自然是被这条虫子……吞下去了。

    因此,它才能快速生长!

    “一如我当初。”

    圆宝突然又说了一句。

    云绾宁和墨晔明白他的意思——当初毛毛便也是“强者为王”,从无数蛊虫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了“蛊王”!

    不过,他们两口子明白他意思,招启不明白啊。

    此刻,他看向圆宝的眼神已经多了几分古怪。

    圆宝转头看了招启一眼,又看着手中的尸虫,冷哼一声,“在我面前,你就是个弟弟!”

    只见他小手一捏,不知是用了内力还是什么。

    总之,只听“呲”的一声,仿佛是气球被放了气似的。

    他小手中升腾起一丝丝黑烟,浓郁的恶臭味立刻传遍整个房中!

    招启已经控制不住又想吐了!

    云绾宁也有些忍不住,立刻掏出了一瓶……空气清新剂。

    这边一通滋,那边一顿喷,整个殿内瞬间弥漫着一股子清香味,将方才的恶臭味驱赶的一干二净!

    招启再一次被震惊到了!

    他惊愕地看着云绾宁手中的空气清新剂,不明白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眨眼间就能将这殿内的恶臭味驱散的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的,还是一股子沁人心脾的香味?

    不只是这位明王妃厉害,这小殿下同样厉害啊!

    别看他小小年纪,居然一出手就直接将他体内那什么尸虫给消灭掉了?!

    圆宝嫌弃地在招启肩膀上擦了擦手,“难怪你总是瞧着病恹恹的,原来是被这玩意儿给缠上了。眼下你觉得如何?”

    这时,他小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刚进门时的样子。

    从擦手的动作来看……

    云绾宁也知道,圆宝已经“回来”了。

    眼前的小崽崽是她的儿子不错,并非毛毛。

    起初,对于毛毛附身圆宝,云绾宁多多少少有些抗拒。

    毕竟,为人母,没有谁会希望自己儿子的身体,还有另外一个灵魂共享。

    尤其这灵魂,还不是人类!

    云绾宁心里也会膈应!

    但瞧着圆宝与毛毛相处愉快,而且毛毛数次保护圆宝……甚至,一般情况下它都不会出现。

    云绾宁便也放下心了。

    儿子有洁癖,她是知道的。

    因此,云绾宁赶紧吩咐如墨打水来,给圆宝净手。

    招启不确定眼下是什么情况。

    不过他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骨,眼中是压制不住的狂喜与激动,“太神奇了!小殿下果真厉害!我,我居然没有先前半点不适的症状了!”

    “先前我总感觉,背上像是驮了一座小山,整日里压得我喘不过去。”

    “眼下果真一身轻松!”

    再看他的脸色,也好转多了。

    虽说仍有些苍白,但已经隐约白里透着红,不见先前的蜡黄与病态。

    看来,招启之所以变成这样,的确是因为那蛊虫了。

    云绾宁给圆宝净了手,这才牵着他重新坐下。

    墨晔与招启,已经继续方才的话题。

    “那人给我灌下尸虫后,他们就要挟着让南宫啸将他们送出了北郡境外。从那以后我便感觉这幅身子不是我自己的了,还经常做些违背我本心的事。”

    说着,招启抬眼看向墨晔,脸色有些愧疚,“说起来,我还要向明王请罪呢。”

    “请罪?”

    墨晔眼神冷了一分,“请什么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