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唐

第654章 理所当然(求推荐求收藏)

    范家庄园的人,早就想要多办几场庆祝活动,可以把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与富足,成就公开出去,让外面的人知道。

    酒香还怕巷子深,大部分的大唐人都是过着自己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只在一个小小的范围里面流通。

    能够知道的事情,只有生活周边发生的八卦,从一个八卦他们可以讲好几遍讲很久,甚至讲几十年都还在讲,毕竟他们日常接受的新消息实在太少了,所以值得讲的消息就会反复,再反复几十年都有人说。

    这些人,没有机会接触到范家庄园。

    范家庄园也离他们太遥远,不能够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

    但是如果他们跟范家庄园有所接触,他们的生活并不是只有增加花费,还能够节省更多的时间来赚更多的钱改变自己的日子。

    范家庄园的产品对人的帮助,就是让人们的生活更为轻松,让人们的生活更为轻松,也就是说可以空余更多的时间来做利用,不管是要利用来赚钱或者是旅游休闲,都是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好。

    所以这一次的活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公开发表会,孙二郎在南方所做的公开发表会,效果非常的好,虽然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生意,但是一样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

    范家庄园的产品用生活出发,所以只要用范家庄园的产品,生活就会不断的减少时间的消耗,而这些消耗的减少,对人来说就能够用来在发展自我发展.

    在其他方面,很多人对这方面有认识,对于范家产庄园的产品就迫切的想要购入,甚至想要模仿,在这个时代还没有智慧产权的观念,他们认为是好东西就必须模仿,并且让自己可以使用并且分享给其他人。

    更何况如果东西简单可以自己做,而不需要花钱购买,不是可以更节省金钱吗?

    更何况范晶晶办的活动,在大部分时候并不是只有范家庄园的人能够参加。

    范家庄园的人,只不过能够享受比别人更好的吃喝,在这一天每一个人都可以无限的吃到饱,这是很多人平常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不是不愿意,而是舍不得,他们已经享受过太久的贫乏之苦。

    总会想要多留一点食物,所以每一次的浪费总是觉得很不应该。

    但是范家庄园举办大宴会的时候,不但大家都可以放假休息,还可以一起组织活动跟很多人交流,平常接触不到的人在这一个时刻都可以交流,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交易的好机会,也就是谈对象的好机会。当然吃吃喝喝更避免不了。

    他们最期待的就是没有谈对象的人就能够吃吃喝喝,在这一天他们可以放开自己的肚子来吃,虽然吃的是范家庄员工家的公款,但是公款的也是他们的钱,所支出的部分也是他们的钱。

    他们知道范家庄园保留一部分的薪水,并没有发下来,这部分的薪水就是在这个时候使用的,甚至大部分的时间,这些钱都还会再继续投资来产生更多的收益。不管如何范家庄园的维护都是由这笔钱来支出的。

    这笔钱的存在简直是万用的钱财,也认知到如果团体要一起做事,不能够每一次都谈着如何从自己的口袋掏钱,因为这样太麻烦了,有一笔公款存在可以让整个团体的事业进步更大,而掌管公款的人必须要值得信任,要不然每一个人光是怀疑来怀疑去就会浪费很多的精力。

    科技时代很多社区交的钱都让人们交的很不甘愿,就是因为这笔钱的支出很多时候用不到自己的身上,甚至有些人就利用这个机会跟外面的厂商谈好价格,并且把一些钱回馈给自己来获得更多的收益。

    所以这些钱有一部分等于是对他们的贿赂了,因此很多人对于掌管公款的人有非常大的怀疑心里,也因此长久以往再也没有人肯出任公款的管理者。

    因为将公款管理者,简直会里外不是人,就算他没有做坏事也被怀疑,做坏事对他来说这是非常委屈的事情。

    范晶晶在刚开始实施这一个策略的时候,就非常注重公开透明,并且把每一次的怀疑都充分的说明,并且选择适当的人并来负责这一方面的事情,甚至在大部分的时候公款的支出都是由范琪直接掌管的。

    范琪就代表了她自己,如果范琪犯错了,那就代表范晶晶犯错。

    对所有范家庄园的人来说,他们觉得所有的钱谁都不能够贪,但是有一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他们的钱收回去,那就是范家庄园的庄主,因为范家庄园给他们的钱真是超乎想象,如果他们要收一部分回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留下来的也非常够他们吃喝玩乐了。

    朝廷严格说起来也是帮天下管理钱财的人,只不过他们在管理的时候并不是以人民公仆的身份,而是以天老子的身份来管理的,甚至即使你要饿死,你也必须把皇帝的这一笔钱缴出来,这是政治的正确,如果你做了政治不正确的事情,那么很抱歉,你可能会被处罚,甚至会失去生命,所以在整个被收纳钱财的过程之中,每一个人都非常的委屈。

    如果能够因为缴了钱让自己觉得日子过得比较好,而且比较安稳,那他们也觉得心甘情愿。

    但是大部分时候,他们被人家把钱收走,却没有发觉自己的生活能够变得更好,大部分的时候他是孤家寡人,收钱的时候才看得到另外一个人,但是收钱对他来说是损失,而不是获得小便宜,要是每一天都能够获得一些小便宜。

    对他们来说算起来也就平衡了,但是这些小便宜都被朝廷的官员以及地方的官员所收去了,因为他们必须要有钱才能够做事,而这些钱是他们的薪资。

    可怕的时候是他们收的钱,并不是只有当年规定要缴的钱,收钱的人有时候会伸出他们的魔爪,多收一些钱,当成他们自己的补给,毕竟朝廷老是要钱,他们工作也要钱,但是他们工作的钱朝廷不给,地方官不给,必须要靠他们自己捞,所以他们行使权利的时候趁机捞钱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