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唐

第648章 礼仪(求推荐求收藏)

    唐僧皇后问了很多范晶晶对李承乾的观感,但是始终最后的结论她并没有说出来。

    范晶晶也觉得非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皇后在考虑什么东西,在她看起来,跟李承乾凑成一对是一件非常离谱的事情,只要是一个成年人都不会这么做。

    虽然她有意识到李承乾对她的感情,但是这种感情是没有办法表面化的,只能够说是一个青春懵懂的时节,常常会萌发的感情。

    长孙皇后在凑什么热闹呢?

    其实皇家生那么多小孩,皇太子玩点婚姻也不是什么大事。

    更重要的是要让李承乾还能够活过成年,如果李承乾没有办法安安稳稳的当太子,而唐太宗李世民又是一个长寿的皇帝,就会造成其他的事情发生,在皇家从来没有稳定不变的事。

    长孙皇后没有提李承乾的事情,但是她却提了另外一件事情。

    “如今妳也是个伯爵大人,我们一直忽略了妳的行为举止,一直是不符合官场的标准。

    这一次出席大点可以看得出来妳非常的别扭,因为其他的事情妳也只能够照做,偏偏妳的性别却是女性而不是男性。

    有些动作模仿起来就非常的古怪。礼部也必须为妳专门设计一套合乎女性的礼仪标准,而且设计了还必须要让你遵守,要不然也就白设计了。”

    长孙皇后的话让范晶晶开始产生警惕,长孙皇后说这一番话一定是有后续的。

    “我一定会用心学习的。”

    “范家庄园都是平民,虽然有一些勋贵子弟会去范家庄园教授,他们对于属于你的这套礼仪也不熟悉。

    礼部的官员都是男性,也不太适合教授,所以本宫决定让妳留在皇宫里,亲自教导。”

    “皇宫里?”

    范晶晶的心里一直颤抖着,她可不想要进攻,要是进了去皇宫出不去怎么办?

    “放心,妳是属于朝廷的大臣,自然不会进入内宫,而是属于外庭,内宫和外廷之间有些地方是我们可以出入的,所以我们帮妳安排了一个住宿地点,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听说妳对住宿的地点不是特别的挑剔,现在皇宫的水利工程已经完工。

    有电力也有水力,应该能够满足妳日常生活的需要。

    之前我们一直没有提这方面的事情,那是因为我们知道在皇宫住宿对妳来说不是特别的舒服,我们也不想要虐待勋贵。”

    听长孙皇后讲完这一串话,范晶晶的头脑要发晕,天知道皇帝他们一家子到底多久之前就决定要陷害她。

    “放心,因为没有事先通知,这次我只是告知妳在十天之内找一个适当的时间来找我报到,就可以了。

    妳四个孩子,如果不放心,可以带过来。几个孩子也需要学一些皇宫宫殿礼仪。

    范家庄园,非常缺乏这方面的礼仪标准。

    何况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妳无时无刻不在他们身边,让妳离开他们身边也不太好。

    这个孩子你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所以范家庄园妳也可以带一些人过来,不过这些人不方便是男孩,最好是找女孩,或者妇人。”

    范晶晶想在皇宫过好日子自然得带人来,还不是带一个两个可能要带一大票,反正这些人应该也是归皇宫的,自己就可以省很多的饭钱了,范晶晶只好努力的把事情往好的地方想。

    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范晶晶也已经不敢想了,天知道皇帝皇后怎么会想要教她宫廷规矩,难道她平时的规矩真的非常的差,本来她以为以自己的气质,在大堂可以降服非常多的人,毕竟她们再有礼仪,但是比不上自己的气质,在这方面他是很有自信的,她认为美丽的女人,有各方面的美丽,但是在气质方面一项,她可以拔得头筹。

    但是显然规矩就是规矩,礼部所订下的规矩才是典范。

    她再有礼貌,再亲切可爱,都没有办法抵得过礼部的规矩,礼部肯替她特别奠定新的规矩,已经是额外开恩了。

    范晶晶一想到礼仪的相关规矩,她就头皮发麻,后世西式礼仪中式礼仪,就已经是让范晶晶头脑都记不住,但是最后她可以用自己的美貌,还有仪态,来无视这些礼仪,用自己的礼仪来维持场面的发展。

    甚至礼仪规范,都会修正自己的礼仪,向范晶晶靠拢,很显然长孙皇后再告诉范晶晶一件事,这天下是大唐李家的天下,拟定规矩的是还没有范晶晶拟定的地方。

    如果有科学的规矩需要拟定,那么把科学规矩呈现过来皇宫,由皇宫来颁布。

    范晶晶摇摇头,皇帝和皇后不知道科学规矩不因人而定,也不是谁能颁布的问题。

    科学是天地之间原本就存在的大道理,人们在不断的研讨中发现这些道理,也在不断的修正,以贴近这些大道理的存在。

    对于这些敬天法神的古代人来说,的确没有办法跟他们讲科学的道理,因为对他们来说,天底下的事情都是上天所赐予的,而皇帝就是天子的存在,如果说谁代表上天那当然就是皇帝了。

    说到底,范晶晶发觉自己多了一件麻烦事,就是她必须跟皇宫里的礼仪师学习皇宫的礼仪。

    问题是她觉得学习的这些礼仪,,除了来宫廷用得上之外,在其他时候,她似乎都用不上。

    但是对于皇后的说法,范晶晶没有切身利益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够乖乖的遵守,因为如果什么东西都要跟古代人研究讨论,估计范晶晶也只能够举手投降。

    什么人是众数,范晶晶觉得自己绝对是少数。

    范晶晶原本就不是一个话唠,也也是能够跟别人辩论的长才,跟人家辩论的时候,讲究的是技巧,而不是真正的讲究真理。

    真理一定会辩变越明吗?

    范晶晶不觉得,因为谁拥有比较高的地位,就容易让另外一个人遵守她的道理。

    更何况范晶晶能够理解长孙皇后的逻辑,因为妳身为大唐的官员,自然必须知道大唐的礼仪,不懂得大唐的礼仪,在出席重大场合的时候,本身就容易形成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