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唐

第250章 美丽的吸引力(求推荐求收藏)

    国家民族的概念,其实对大部分的人来说太过遥远,能够有国家民族概念的人,其实是一小撮的人,大部分的人是跟着这一小撮的人活着的。

    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为什么他们没有这么高的认知?

    因为他们不觉得换了一个统治者,对他们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他们永远在最底层存活。

    除非,当他们以他们的身份生活的时候,会受到别人的歧视,他们才会慢慢发觉,有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强大的民族存在,对他们来说,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然而,在古代封建时期的中土,一直对他的底层老百姓,没有特别照顾。

    就算有照顾,他们的照顾,也只到地方仕绅。

    他们的照顾目标,永远不是最凄惨的一群人。

    但是他们到了少数民族区域,他们就是人才。

    或许也会受到奴役,但是有本事的人,就有向上攀爬的机会,人们也会对他们特别尊重。

    铁匠难得,所以范晶晶在设计物品的时候,更多的是用木工,只有在关键,无可取代的地方才会用铁器。

    有些时候不用太追求进步强度,因为在这个时期还是属于慢前进的时期。

    至于以后他们怎么改进,范晶晶也不想管太多,她只要让这个时代有些良好的推进,让人们有更多的食物可以吃,范晶晶就觉得对得起这个时代了,剩下的时间她应该增进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生活得更舒适。

    甚实,大唐,相对起来,让自己舒适生活的成本更低。

    因为人与人之间落差更大,上下阶级之间,有巨大的鸿沟,在下位者,就不会那么自以为是的来找你麻烦。

    而上位者,在范晶晶眼前虽然有几个人,但现阶段这些人还不想找范晶晶麻烦。

    范晶晶喜欢看服装杂志,相对的她也非常喜欢穿美美的衣服,天天能够换衣服是多么舒爽的事情。

    但是大唐的衣服成本真的太高了,跟粮食比起来,衣服可不是等价的产品。

    在科技时代,可以天天换衣服穿,穿一件,丢一件。

    衣服的布料花的钱其实不多,就算是让人家手工做,所谓的手工也不过是裁缝机自己剪裁。

    但是在这个时代,连一块布,都是一个非常奢侈的东西,必须用很多人力来织就。

    范晶晶也很担心,如果自己用了机械化生产,会让广大的妇女失去就业机会。

    因为有了机器生产,效率自然比人工更高。

    纺织机工业化发生,女人走向工业,也是女权运动兴起的契机。

    当然在传统的社会里面,人们如果是为自己而生产,他们不会在乎他们的成本,只要他们能够取得制造的最基本的原料,他们会用很多的时间来生产,然后一辈子可能只穿一件或者是两三件衣服,想要常常换衣服,对她们来说是不可能的。

    甚至有些地方的农家,布料所做的衣服,可能一家人只有一件,平常的时候他们根本都不会在外面活动,只有晚上会偷偷的跑出去,而晚上的蚊子是非常可怕的,也让地方各种瘟疫此起彼落,没有办法禁绝。

    即使范晶晶拥有很多先备资料,想要做服装设计的教学研究,却也有非常大的困难,但是她知道只要开始引导一样东西,剩下的就不需要他管了,因为时代会让讲究设计感的人们,脑中产生新的想法,做出最符合这个时代的衣服,范晶晶脑中的时代设计是科技时代的产品。

    但是科技时代的产品,在大唐,就算是奇装异服,真正的美丽的衣服必须在大唐人的眼中看起来是美丽的。而且必须符合这个时代的生产条件。

    后世的很多衣服的质料,并不是大唐时期就能够做出来的。

    做设计,反而不需要妳上班之后全心全力的用力做,除非妳有灵感。

    有灵感,没灵感,对一个人有非常大的差别。

    范晶晶为什么弄那么多戏剧,让娘娘们看,除了让她们可以享乐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触发娘娘们的灵感。

    思维要不断的产生变化,才会带给人更多的触发。

    人如果坐在一个地方永远只能看同样的风景,其实不太容易有灵感。

    而设计的达人,会紧抓住每个变化,很多东西都能触发灵感。

    看戏剧,尤其是不是重复性的戏剧,往往就会给人一种新的感受,新的心得,新的想法。

    而有新的感受的时候,对设计师来说才是灵感的来源。

    一个人的灵感,会触发另一个人的灵感,或许看到设计出的衣服,也能给剧本的创作者更多的灵感。

    娘娘们,现在还没有想太多,只是好奇的参观学堂,心里或许也有一些特殊的想法,想到普通人都能读书识字,他们读书识字,好像也没有传说那么难,心里产生了一点求知的慾望,又被生生的压下。

    现在,她们知道,图书馆里还有很多故事书,要是她们能识字,就能够在故事海里徜徉。

    最后被拉进设计教室,其他的孩子们也全部被拉过来,开始上课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范晶晶对她们准备做什么事情,只知道这些这堂课是针对她们的。

    在这里是她们表现的机会。

    有些娘娘她们并没有孩子,看到孩子们都被送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也觉得非常的莫名其妙。

    当范晶晶开始在台上,跟她们上起跟之前完全不同的课程之后,她们慢慢的被吸引了。

    范晶晶虽然对于艺术设计没有什么太大的天份,但是她学得杂,她会一个最简单的素描。

    素描也不需要用太高级的材料,只要烧出一些炭笔,就能够用碳笔在纸上画出一些树苗。

    何况纸张已经不只是宣纸,造纸作坊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经营,范晶晶早就做出一些比较厚的宣纸,能够用来绘画,虽然不是绘画的专用纸,绘画的专用纸还需要再改进,但是已经够厚实了,至少不会炭笔一落笔,整个纸就破掉。

    对女人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美丽。

    女人的美丽,是用什么组成的?

    简单来说,就是身材,美容,服装,珠宝,精神。

    就算她不想要讨好谁,拥有美丽的容颜,甚至拥有美丽的衣服,发光的材料,都是为了让自己更美丽,全部都是重要的。

    而且娘娘们的确是闲,想要做什么事情也受限于宫廷的经费,还有她们活动的空间。

    教学到一半,确认娘娘们的确对服装设计产生了兴趣,想要设计一些衣服,让宫女里的织衣,专门去做。

    要是自己能设计漂亮的衣服,也能够换一件比较漂亮的衣服穿,甚至这件衣服可以在她手中亲手做成,只要拿一些布料就可以了,多多少少耗一点时间。

    在大唐,女红技术,谁都有一点本事,做得好或做不好的差别而已。

    不管是等级高的人或者是等级低的人,都是能够缝点衣服,倒是男人,没有教会他们这个技巧。

    女人的差别,只是在她们手上要缝制的衣服,衣料是什么质料,还有脑中能够做出来的衣服是什么样的样式。

    对于没有见过漂亮衣服的人,她心里没有什么幻想,也就谈不上什么设计,往往只能够做简单的衣服。

    一般的织工,其实也是普通人,只不过有些织工,她在皇家里任职,天天看着美丽的衣服,所以有比较多的灵感,偶尔也会创新一下,让娘娘穿上最漂亮的衣服。

    但是对于在农家的妇女来说,做了一件衣服,虽然也是为家里的人,也想要做好一点,但是她很忙,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她手中的衣服,只能够想尽办法做好,大部分时间,她们都必须尽量做得简单一点,才能够把自己的时间,节省下来,用来做其他能够挣钱的活。

    因为挣钱或者是得到更多粮食才是活下去的根本,身上的衣服虽然也很重要,但是能够保暖就好了,所以民间的百姓的衣服,大班的样式都也差不多,能够简单的就简单,有一些花样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她们也想要更美丽,但是在田间里做活,怎么追求美丽呢?

    美丽是一种极为奢侈的事情,她们唯一的美丽就只有青春年华。

    她们的如果在青春年华的时候,还能够勉强吃饱饭,就能够有一个美丽的青春。

    但是对她们来说,她们的青春非常的短暂,在田里做工几年青春就不见了。

    有事情做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在转眼之间,设计课也进行的非常好了,只不过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娘娘们就实作了十几件作品,范晶晶找来魏小然四女,来做点评。

    她们算是见识比较多的大唐女子,刚好对大唐美学有点概念。

    至少,范晶晶觉得她们的衣服,都配得不错,代表有一点美感。

    美,是超越时代的一个条件。

    娘娘们手中能够画出衣服,就算长春皇后她也偶尔画出一两件,不过在更深入的学习,她就没有空了,毕竟长孙皇后就算是在范家庄园的游乐区,她也必须管宫内的事情,可不能够放着宫内不管,有时候还必须回宫里去看看,时间是比较忙碌的。

    对她来说,晚上的戏剧反而是她放不下的事情,常常忙完了还要回来看戏剧。

    范晶晶也很鸡贼,晚上的剧码,往往是连续剧。

    为了看戏,过夜的时候,长孙皇后常常是范家庄园游乐区过夜,结果是皇帝老子本来必须跟长孙皇后过夜的时间,也找不到长孙皇后。

    结果皇帝就跑来范家庄园的游乐区,发觉范家庄园的游乐区整顿的非常的好,虽然没有皇家园林那样的富丽堂皇,但是一步一景,满庭都是赏心悦目的风景。

    要不是办公的时候不能够把全部的人拉过来,皇帝李世民还真的不想回去了。

    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就算太极殿是再好的地方,人也会受不了。

    何况李世民在当皇帝之前,可是上能骑马下能挥笔的人,也是属于风流才子的一员,也喜欢到处晃荡骑马抓鸡。

    现在当了皇帝,整天只能坐在皇宫里面,很少出宫来,到范家庄园的游乐区,他整个身心都舒缓了下来,甚至也跟着长孙皇后去看了几场戏剧。

    “她们这么久没有回来,有没有想念朕?”

    “她们现在每天伴着美丽的衣服,根本懒得想皇上了,皇上再不出现,她们都要忘记皇上是什么样子,不过后宫里倒是比较少闹腾了。”

    “这样导是一些好事,不过朕倒是想她们了。

    也有许久不见了。

    感觉范家庄园游乐区能够养人,她们在这个地方却比在宫里更为靓丽,让人心动了。”

    “她们让皇上你心动了,那臣妾有没有跟着让你心动?”

    “唷唷唷,我不就是为了妳过来的吗?还吃醋了。”

    “臣妾可不敢吃其他人的醋,还必须安排其他人跟皇上好好的游玩,我不能够一个人占有你的时间,在你不在的时候,后宫的娘娘是和平相处的,但是一旦你出现,不知道还会产生什么样的纷争。

    后宫就是多了一个男人才会有纷争。”

    长孙皇后看皇帝的子孙根都快浮出水面,也是有点无奈,在这方面,他似乎没有满足的时候。

    “后宫里不就我一个男人吗?难道你们还能够跟侍卫做什么事情,依规定,他们不会一个人出现在你们身边。”

    李世民狐疑的问道。

    其实对男人来说,最喜欢的就是权力和女人,而身边有很多女人的时候,这些女人就成为了一个摆饰品,想玩的时候玩一下,不想玩的时候就推到旁边去,男人喜欢的人跟其他的女人对他来说那就是两个世界不同的人种。

    而被他玩过的女人,甚至连普通的人民百姓都算不上。

    普通人民百姓,虽然李世民非常的陌生,但是对李世民来说,这些人生产制造出来的粮食是奉献给他的。

    一旦人民百姓过得太过痛苦而没有办法制造出粮食,他就没有收入,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