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第1418章 棒球手的算计(求推荐求收藏)

3月7日,星期日,那霸市,都市酒店那霸广场店,餐厅包间。

    对于本山正治的自首,柯南很难受,那边的计划都准备好了,这边却自首了,真是一点劲都提不上来了。

    园子很兴奋拉着兰和美黛子聊天,女高中生侦探这下终于名副其实了。

    毛利也很高兴,能势利三可是大名人,借他的名声,自己这次可要大大的出名了。

    看着毛利美滋滋的喝着小酒,山崎知道毛利在想什么,不过对此,山崎持保留意见。

    上个委托人人见竹彦是重伤,虽说是因为毛利才活了下来,但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现在又把一个委托人送去做牢了,接下来真的会有正当的生意?

    好吧,像这种拿毛利大叔当挡箭牌,当不在场证明的委托,大叔想必不会反对,反会说,多多益善。……

    下午,把本山正治送去警察署后,毛利一行人踏上了归途。

    在那霸空港乘坐极速航空的航班回到羽田空港,转乘极速航空的巴士回到米花广场。……

    兰、柯南、园子、山崎、美黛子去给妃英理送棒球签名,毛利一个人走了。

    兰本来是喊毛利一起去的,但是毛利装着没听到,自顾自的走了。……

    傍晚前,宫本家。

    听美黛子说了这又碰上的事件,宫本美子忍不住感慨道:“这个叫本山的家伙,好心机,真是够毒辣的。”

    “是啊,”美黛子说道,“他利用航班的时间差,拿毛利大叔当挡箭牌,杀了多年,呃,已经不是好友了。”

    山崎对宫本美子问道:“我想您一定是看到别的了吧?”

    美黛子不解的问道:“还有什么?”

    “我有一点猜测,”宫本美子笑道,“不过从本山先生自首的迹象表明,很可能是真的。”

    “自首有什么问题?”美黛子说道,“我们都抓到他的把柄了,他不自首都不行。”

    “不,航班问题不是致命的把柄,”山崎说道,“那只能证明本山先生他有杀人时间,离证明他杀人,还远得很。”

    宫本美子笑着问道:“看来对于本山先生自首,你也有些想不通,是吧?”

    “是的。说起来,我对于本山先生就这样自首,有些疑惑,太轻易了。”山崎说道,“因为能证明本山先生是凶手唯一的证据,应该就是本山先生行凶时,脚上穿的鞋子,但是本山先生至少有五分钟的时间处理,警方应该找不到本山先生杀人的证据。”

    美黛子问道:“五分钟时间够干嘛?”

    山崎说道:“在鞋子上浇上汽油放把火,要不了三分钟,上面就不会有任何证据。”

    “呃,”美黛子眨了眨眼睛,“好吧,确实可以。”

    “在我看来,本山先生行的是苦肉计。”宫本美子笑道,“自损三百,杀敌一万。”

    “苦肉计?”美黛子问道,“为什么?”

    “为了坐实能势先生的罪过。”宫本美子说道,“如果本山先生只是在被你们揭穿时间陷阱的时候,担心被警察抓住而不得不自首,那只能说他是歪打正着;如果本山先生在自首当时有过灵光一闪,那可以说他是个人才;而如果他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这家伙绝对是一个鬼才。”

    “妈妈,您就不要卖关子了啦。”美黛子问道,“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都说了,本山先生就是为了坐实能势先生的罪过。”宫本美子笑道,“本山先生在用行动证明,他说的都是真话。”

    “啊,我明白了。”山崎笑了起来。

    “明白什么了?快说。”美黛子说道。

    “本山先生说了能势先生两点罪过,一是用心机毁了信任他的同伴一生,二是参与赌球打假球。”山崎说道,“不管是沾上哪一条,能势先生这一辈子辛苦建立起来的名声就毁了,不仅是能势先生本人,能势先生的球队,能势先生的家庭,都会受到影响。”

    “果然好毒辣。”美黛子笑道,“正宗的杀人不见血。”接着问道,“不过,妈妈,这是真的吗?”

    “不知道啊。”宫本美子笑道,“要看调查结果,如果证据很多,那本山先生的自首,就是担心之下的歪打正着;如果只有一些证据,那本山先生的自首,可能是灵光一闪;如果找不到确切证据,那本山先生的自首,就是事先安排的一环,而他找小五郎,或许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因为由一位名侦探揭穿他的阴谋,更有说服力。”

    “原来如此,”美黛子说道,“不过,他有这么厉害吗?看不出来。”

    “你们记住,把对手当天才比把对手当蠢材好。”宫本美子笑道,“不考虑失败感,与天才过招,你会变得更聪明,与蠢材过招,你只会变得更蠢。”

    “知道了。”山崎和美黛子应道。

    “好,时间差不多了,开饭吧。”宫本美子笑道。……

    后来,冲绳警方根据本山正治所说,找到了一双被火烧得焦黑的鞋子。

    本山正治因杀人自首,被判了四年。

    对于能势利三参与赌球打假球的证据已经不可考,但是根据税务部门对于能势利三财产的细致调查,发现能势利三确实有一些不明财产。

    对于一个棒球名人来说,这个财产总的数额不多不少,数百多万日元,实在不好判断,能势利三是不是真的有参与赌球打假球。

    不过,媒体,特别是小报,他们不管,反正怎么吸引眼球怎么说,一时之间就把能势利三从神坛打入了地狱。……

    3月8日,星期一,上午,美好心情,宫本美子办公室。

    炚姬送上了今天的文件资料,“夫人,有一件事情,九州新干线已经通了半截,上面的意思是,我们只能二选一,要么保留原来铁道,要么买下九州新干线,把原来铁道转为第三方。”

    “当然是两个都要。”宫本美子笑道,“凭竞争,我把票价降一半,不赶时间的人,都不会选择坐新干线。”

    “夫人,这样不好吧,两败俱伤。”炚姬说道,“当然,坐车的人会受益,但他们不会记我们的好,毕竟坐县级区间电车的人,是日勤的比例不多。”

    宫本美子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和孝子谈过,”炚姬说道,“我们原来的铁路上有各种配套的设施,电力系统、站厦系统、接驳中转系统,而新干线,六大财团本着与我们竞争的理念,建立了站厦系统、接驳中转系统,还有独立的电力系统,建筑标准类似,但电力系统,特别是电力设备的标准有异,所以我们最好保留原来的铁路。”

    宫本美子问道:“那么,怎么处理竞争关系呢?”

    “做好我们自己。”炚姬说道,“适当降低票价,以整体实力取胜,等待时机,毕竟他们这次借着修新干线的名义,花的都是国家的钱,以后就没这种好事了。”

    宫本美子问道:“最拖累铁路会社利润的是地税,新干线要是申请免去这部分税怎么办?”

    “他们能申请,我们也可以。”炚姬说道。

    “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们在政治方面差太多了。”宫本美子笑道。

    炚姬说道:“如果不公平,那可以起诉他们。”

    “浪费时间。”宫本美子说道,然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先按孝子说的办,你再让孝子找木曜部的智囊团商量一下,然后写一个报告给我。”

    “好的。”炚姬说道。

    “对了,”宫本美子笑着问道,“公开拍卖的事情,上面怎么说?”

    “没有消息。”炚姬说道,“想来是上面有心,但六大财团用了拖字法。”

    “还是只能从市场上着手啊。”宫本美子叹道,接着说道,“就这样吧。”

    “那我先出去了。”炚姬说道。……

    3月9日,星期二。

    道场宣和与八须贺由加里,在巽壮平律师的帮助下,经过裁判廷的判决,一个无罪释放,一个执行犹豫,双双没有进监狱。

    面对记者,八须贺由加里爆出了自己将和道场宣和结婚的事情。……

    晚上,美黛酒家。

    山崎接到快斗的电话,询问关于道场宣和与八须贺由加里事件的事情。

    “听说,毛利大叔也参与了他们的事件,你应该知道详细的情况吧?”快斗问道,“说来听听。”

    “咨询费。”山崎说道。

    “不用那么认真吧?”快斗没好气的问道。

    “就算是毛利侦探事务所的事情,也是要收费的。”山崎笑道,“大叔现在可是一堆债务在身。”

    “好吧,好吧,”快斗问道,“要多少?”

    山崎问道:“就看你要做什么了?”

    “我看了一下,道场宣和的会社,”快斗说道,“他的业绩支撑是下一个游戏的订单,如果这方面出问题,他的会社就会资金链断裂。”

    山崎问道:“你想收购他的会社?”

    “那个新建的大厦不错。”快斗笑道。

    山崎说道:“按说这种事情,应该是按百分之比算的。”

    “想都别想,”快斗牙痛的说道,“那样的话,我要付几百万日元,不如自己去裁判廷偷看卷宗了。”

    “那么,五十万日元。”山崎笑道。

    “三十万日元。”快斗说道。

    “成交。”山崎笑道,然后把道场宣和与八须贺由加里的事件的客观事实,详细的告诉了快斗。

    “原来是这样。”快斗摸着下巴说道,“现在八须贺由加里说她将与道场宣和两人结婚,那么,我要是说,道场宣和是以结婚为条件,让八须贺由加里顶罪的,也是说的通了,正好一个是社长,一个是前台的小姐,地位本就悬殊,一定能让那些小报兴奋起来。”

    “你这一手,够狠。”山崎笑道。

    “反正我不相信这两个人是无辜的,就当上天借我的手报复他们了。”快斗笑道。

    “我只是提供信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么办是你的事情,”山崎说道,“总之,别太过了。”

    “知道。”快斗笑道,“那就这样了,你慢慢上工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后来,小道报纸上风传,道场宣和是以结婚为条件,让八须贺由加里顶罪的。

    虽然道场宣和起诉了他们并赢了官司,但是道场宣和本就表现的没有情义,这就让人们开始不信任道场宣和,这体现在游戏光盘的订单上。

    没有订单就没有资金来源,预好的大量生产变成积压,加上债务问题,道场宣和最后不得不把会社打包卖给快斗的积德集团。

    同时,八须贺由加里就与道场宣和离了婚。

    之后,两人也就没有再被媒体关注过。……

    3月11日,星期四。

    早报的头版上刊登了有关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地铁爆炸事件的新闻,近两百人死亡,超过二千人受伤。……

    晚报的头版上刊登了有关四菱自动车再次出现丑闻的事情。……

    3月12日,星期五,美好心情,宫本美子办公室。

    炚姬送上了一份文件,“夫人,这是铃木财团送来的,关于收购四菱自动车的事情,想听听您的意见。”

    “我就不看了。”宫本美子笑道,“你就简单说一下吧。”

    炚姬说道:“四菱自动车会分成两部分,一是四菱自动车本身,二是四菱商用车,也就是卡车巴士,铃木财团参股前者百分之三十五,参股后者百分之五十一。”

    “我觉得挺好,就这么回他们吧。”宫本美子说道,“告诉他们,技术其实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得过且过的人。”

    “好的,夫人。”炚姬笑道,“那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