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

第513章 留下(求推荐求收藏)

    江远朝是江堂最喜爱的义子,还是他的准女婿,倘若邵明渊现在对他痛下杀手,那就和江堂彻底闹翻了。

    明康帝现在用着邵明渊,一时半会儿或许不会对他出手,可有江堂时不时上眼药,兔死狗烹是早晚的事。

    乔昭知道邵明渊气得厉害,却不能由着他发泄。

    她喊了这一声,邵明渊与江远朝一同看过来。

    乔昭快步走过去,立在邵明渊身边,对江远朝笑了笑:“江大人还是留下的好。”

    这话意有所指,江远朝自是听了出来,眸光微闪望向乔昭:“你希望我留下?”

    邵明渊眉头一皱。

    江远朝对昭昭的态度、语气有些奇怪,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让他本能感到不快。

    “江大人有没有觉得这里不舒服?”望了院子中黑压压的人群一眼,乔昭收回视线,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腹部某处。

    江远朝一怔,下意识抬手按向那处,忽觉一阵痛袭来。

    那痛好似把肠子扯了起来,虽只是一瞬间,却让他疼得冷汗冒了出来。

    他眉眼平静看向乔昭,问:“是那碗汤?”

    乔昭没有否认。

    但凡有一丝希望,她就不会坐以待毙,那碗火腿鲜笋汤的毒是她下的。

    江远朝自嘲笑了笑:“黎姑娘好本事。”

    他以为她对他尚有一丝柔软,谁知她却冷硬如刀,利用一切机会置他于死地。

    如果她只是黎昭,这样对他无可厚非。

    如果她是乔姑娘——

    只要这么一想,江远朝便觉心里的疼比腹部的绞痛还要剧烈,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少女淡淡的声音响起:“江大人中的是七日断肠散,七日后没有解药便会肠穿肚烂而死。除了我,这世上再无人有解药。为了江大人身体着想,江大人留下来陪我们可好?”

    江远朝手捂腹部,看着乔昭露出一丝惨笑:“你说好便好。”

    “大人——”江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江远朝面色难看,一脸忧心喊了一声。

    江远朝对着院子抬了抬手,院子中出现的人如落潮般四散退下,仿佛从未出现过。

    邵明渊盯着那些人的动作若有所思。

    那些人的行事风格,与锦鳞卫不大一样。

    他心里存了这个念头,拉起乔昭的手:“江大人好好休息吧,本侯有事与黎姑娘说。”

    江远朝看了乔昭一眼,见她如此顺从任由男子握着手,再想到那声“庭泉”,嘴角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

    他想起来了,数月前冠军侯亡妻出殡,她一路追着出殡的队伍跑,眼巴巴望着乔家大公子边跑边哭。

    那时候他就心生诧异,忍不住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乔家大公子长得俊秀。

    当时他便知道这个小姑娘没有说实话,却想不通缘由,现在他是不是可以确定,因为她就是乔姑娘,所以才有那些反常的行为。

    可是她为什么会与冠军侯在一起?难道说她半点不介意冠军侯的那一箭?

    随着邵明渊带着乔昭走向别的房间,江远朝斜靠着墙壁闭了闭眼。

    她能原谅取走她性命的人,却对他无情至斯,教他如何能承受?

    “大人——”

    江远朝睁了眼,深深的痛楚被平静的目光悄悄遮掩,淡淡道:“别烦我,滚出去。”

    江鹤满腹委屈滚出去坐到了门口的台阶上叹气去了。

    邵明渊带着乔昭进了另一间屋子,直接把她抱住了,整个人都在发抖,头埋在她颈间久久没有说话。

    最后乔昭轻轻推了推他:“庭泉,没事了。”

    邵明渊抬头,却猛然看到少女白皙的脖颈间那一抹青痕,眼神瞬间结了冰:“他干的?”

    乔昭下意识抬手去摸脖颈,衣袖下滑露出一截皓腕,手腕上同样有着紫青的痕迹。

    邵明渊拉起乔昭的手,低头在她手腕处小心翼翼亲吻,心一抽一抽地疼。

    只要一想到他视若珍宝的女孩险些遇难,他就恨不得扎自己两刀才能缓解那巨大的恐慌。

    灼热的泪滴在乔昭手腕上,她吃了一惊,喃喃道:“庭泉,你哭啦?”

    邵明渊抬眼,布满血丝的眸中蕴含着清澈的泪。

    他抬手擦擦,声音沙哑:“没哭,不知道为什么就流出来了。”

    他抓起乔昭的手放在唇边摩挲:“昭昭,都是我无能,让你又遇到危险。”

    乔昭主动伸出手环住男人的腰,低叹道:“傻瓜,只有神仙才是万能的。你别自责,谁能想到江远朝会早早盯上了咱们呢?”

    她有预感,将来恐怕少不了江远朝的纠缠,可是事已至此,她并不后悔。

    如果那时没有对江远朝暗示她的真正身份,此刻她早已又死了一次。

    “你是怎么找过来的?”靠在男人宽阔的胸膛里,乔昭只觉无比心安。

    “办完了事,马不停蹄赶到与你们约好的地方,发现你们没来,觉得有些不对劲,又返回来找,看到了晨光留下来的特殊记号,又发现了打斗的现场,于是顺着留下的痕迹找了过来,恰好发现那个锦鳞卫去抓药,就跟过来了。”

    乔昭紧了紧双手。

    邵明渊说得轻描淡写,她却知道他承受了多少煎熬。

    返回福星城办事,又匆匆赶到他们约好的地方,然后再折回来找他们,这样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些,换做其他人早已没有体力与精力支撑了。

    “江远朝是不是想对你下杀手?”邵明渊依然无法控制从骨子里升腾而起的恐惧,颤声问道。

    乔昭轻轻点头:“他要带走邢御史,大概是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杀了我和晨光,你就不知道是谁干的了。”

    邵明渊浑身一僵,好一会儿声音嘶哑道:“我早晚会宰了他!”

    乔昭摇了摇头:“算了,那样就与江堂成了死敌,麻烦更多。”

    “好,我听你的。”邵明渊说了这话,沉默许久,最终没有问江远朝为何会留下乔昭性命。

    他是男人,自是能感觉出来江远朝对昭昭有了男女之情,他如何忍心问出这话让昭昭难堪呢?

    至于那个觊觎他媳妇的男人,他早晚会和他算这笔账!

    “庭泉,你的事情办好了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大神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