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

第343章 丽嫔告状(求推荐求收藏)

    小丫鬟皱着眉,忧愁得不加掩饰。

    乔昭莫名生了几分羡慕,弯唇道:“难道我去别的地方就不需要车夫了?”

    冰绿这才松了口气。

    没过几日,江堂那边也得到了李神医不幸遇难的消息。

    这些日子一直被女儿追着问李神医的下落,江堂也没隐瞒,直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江诗冉。

    江诗冉听了愣了好久,喃喃道:“这么说,真真的脸没救了?不行,我要进宫一趟。”

    眼见女儿风风火火走了,江堂摇摇头。

    这个丫头啊,总是这么急性子。

    真真公主寝宫。

    听闻江诗冉来了,真真公主摸了摸遮脸的轻纱,面无表情道:“跟江大姑娘说,我睡着呢。”

    宫婢芳兰出去传话,江诗冉自是想不到真真公主只是不想见她,纹丝未动坐着道:“那我就在这里等公主醒来吧,我有要紧事跟她说。”

    “不知江大姑娘有什么要紧事,可否交代给奴婢?这样等殿下一醒来,奴婢就可以第一时间禀告殿下。”芳兰恭敬问道。

    公主殿下因为江大姑娘带来的药脸上更严重,心中存了气恼不愿见人,身为公主的贴身宫婢,她却不得不为公主着想。这位江大姑娘虽然没有公主的尊荣,却是得罪不得的。

    “是我之前答应帮她打听的事,等公主醒了你跟她这么说就可以。”

    芳兰回到内殿立刻禀告给真真公主,真真公主一听,急忙把江诗冉请了进来。

    “真真,你不是在睡吗?”

    真真公主克制着内心的激动,解释道:“原本是在睡着,有些口渴起来喝水才知道你来了。我已经狠狠训过芳兰,你来了竟不知立刻叫醒我。”

    江诗冉不以为意摆摆手:“你身子不好,多休息是应当的,我等一会儿没什么要紧的。”

    真真公主亲自斟了一杯茶递给江诗冉,垂眸掩去内心的急切:“诗冉,李神医是不是有消息了?”

    江诗冉把茶杯放到一旁;“嗯,我爹查到了李神医的消息。”

    “李神医现在何处?”

    江诗冉叹口气:“我爹接到消息说,李神医出海遇到飓风,遇难了——”

    真真公主如遭雷击,呆坐着一动不动。

    “真真,你没事吧?”江诗冉伸手推推真真公主,真真公主却毫无反应。

    “真真,你不要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我——”真真公主看江诗冉一眼,直挺挺栽了下去。

    “真真——”江诗冉尖叫一声。

    宫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歇在此处的丽嫔匆匆赶来,急声问道:“公主怎么了?”

    江诗冉懊恼道:“真真好像是受不住刺激,昏倒了。”

    “快去请太医。”丽嫔吩咐一声,焦急地来回踱步,视线扫到江诗冉就恼得不行,偏偏不好表现出来。

    “江姑娘先回去吧。”

    江诗冉摇摇头:“我等着真真醒来。”

    丽嫔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江姑娘知不知道公主受了什么刺激?上次江姑娘走后,真真也是哭了一整夜。”

    丽嫔语气虽柔和,江诗冉听了还是觉得委屈,在丽嫔的注视下忿忿道:“还不是被黎三害的!”

    “黎三?”

    “就是翰林院黎修撰的女儿,府上行三。”

    丽嫔美眸一闪:“那位黎姑娘我知道的,是不是家住杏子胡同?”

    那次大雨真真伤了腿,那位黎三姑娘还帮过忙的。

    “对,就是她!”

    “这和那位黎三姑娘有什么关系?”

    “真真没跟娘娘说吗?她的脸更严重了,就是因为黎三的药!”

    “竟有此事?江姑娘仔细讲给我听!”丽嫔立刻沉下脸来。

    对锦鳞卫指挥使江堂的女儿她要客客气气的,难道对一个小小翰林修撰的女儿还要客气吗?

    “李神医是黎三的干爷爷,黎三就打着李神医的名号招摇撞骗。我去替真真讨药,她给了我一盒药,说是李神医制的,结果真真用了后脸不但没见好,反而更严重了。我本来要去找她算账的,真真不愿多事才没和她计较。”

    “真是岂有此理!”丽嫔气得狠狠一拍椅子扶手。

    等太医看过后,真真公主缓缓睁开眼,看到丽嫔与江诗冉二人,不由别过头去,泪水簌簌落下来。

    “真真,你别哭啊。”丽嫔心疼不已,掏出手绢给真真公主拭泪。

    “母妃,您不必管我了,我这个样子活着也没趣儿。”

    丽嫔听了这话吓个半死,紧紧抓着真真公主的手道:“真真,母妃就你一个女儿,你可不要吓我。你别灰心,总会有办法的。”

    真真公主心灰意冷摇摇头:“那么多大夫都看过了,没有办法了。”

    “还有李神医啊,太后不是亲口说了,那位李神医能妙手回春的,已经派人去打探李神医的消息了。”

    “李神医遇难了。”真真公主心若死灰道,说完转过身去一动不动。

    丽嫔吃了一惊,不由看向江诗冉。

    江诗冉咬着唇点点头:“我爹刚得到的消息。”

    丽嫔只觉眼前一黑,忙扶住椅子扶手,缓了好一会儿道:“真真,天无绝人之路,你是皇家的公主,就不信普天之下找不出个能给你看病的大夫来!”

    丽嫔站起来:“芳兰,照顾好公主,公主有什么事唯你是问!”

    芳兰立刻应诺。

    丽嫔对江诗冉使了个眼色。

    江诗冉虽单纯直率,却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再刺激好友,起身跟着丽嫔走出去。

    “江姑娘可否随我一同去见太后?那个黎三害得公主雪上加霜,不能就这么算了。”

    若是李神医还在,哪怕不在京城,对李神医的干孙女太后定然会给几分脸面,她也不会不识趣凑上去说,可现在李神医不在了,她不能让女儿白受罪!

    “好,我跟娘娘一起去!”江诗冉略加思索便答应下来。

    父亲不知被黎三灌了什么迷魂汤,明明黎三做了那么多可恶的事,还打过她一巴掌,却不许她出气,真是憋屈死了。现在好了,是丽嫔要找黎三麻烦,可不是她不听话。

    慈宁宫中,一名宫人走到杨太后面前:“太后,丽嫔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