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

第206章 取信于人(求推荐求收藏)

  寇青岚拉着乔昭穿过竹林,快跑到亭子时猛然停下来,松开乔昭的手,整理了一下鬓发与衣衫,这才施施然往前走去,还不忘说一句:“黎三姑娘,走吧。”

  乔昭瞧着好笑,但兄长中毒的事宛若一块巨石压在她心上,令她笑不出来,只得默默跟上。

  “你们可算回来了,黎三妹妹,咱们来下棋。”苏洛衣一见到乔昭,眼睛一亮。

  朱颜瞪她一眼,用团扇敲敲石桌道:“咱们这盘棋还没下完呢。”

  因二人玩笑惯了,苏洛衣说话很随意:“反正胜负已经定了,快快把位置让出来。”

  朱颜一听不由恼了,问乔昭:“黎三姑娘,你看这局棋胜负定了吗?”

  乔昭笑笑:“谁胜谁负还要看怎么下。”

  寇梓墨吩咐丫鬟给乔昭端来冰碗,笑道:“你们两个就不要闹了,让黎三姑娘先吃了冰碗再说。”

  几人下棋、闲聊,很快消磨到近中午时分,寇梓墨开口留饭,许惊鸿淡淡婉拒:“我看这天色说不准要落雨,还是早些回去吧,正好我还有别的事儿。”

  苏洛衣与朱颜一听,亦跟着附和。

  寇梓墨再三挽留后,送几人往门口走去。

  朱颜与苏洛衣各自上了马车,许惊鸿落后一步,回眸看了一眼。

  寇青岚正拉着黎三姑娘说着告别的话。

  许惊鸿收回目光,面无表情上了车,心道:今天这一场小聚,寇家姐妹分明是冲着黎三姑娘来的,她们几人全是陪衬。不管寇家姐妹有何目的,有她们在场耽误了事,便成了讨人嫌的。

  她许惊鸿可没这么不识趣。

  眼看着许惊鸿三人纷纷上了马车,寇青岚摆出来的笑脸立刻收了起来,一副和乔昭根本不熟的样子,退到寇梓墨身边。

  “黎三姑娘,如何了?”寇梓墨知道母亲一向盯得紧,在这人来人往的门口根本不敢多提乔墨,借着送乔昭上马车的机会压低声音问道。

  乔昭长话短说:“需要先把火毒拔除,用药才有效果。我已经替他施了一次针,三天后还需要再次施针。”

  “还要再次施针?”

  “是啊,要一点点拔除火毒,对身体的伤害才会最小。”

  一听是为了降低对身体的伤害,寇梓墨立刻不再犹豫,低声道:“那等三日后我再请黎三姑娘过来。”

  乔昭轻轻点头,低头上了马车。

  寇梓墨立在原地,目送马车缓缓离去。

  寇青岚走过来,嘀咕道:“大姐,你真相信黎三姑娘会医术?就不怕她图谋不轨啊?”

  寇梓墨垂眸,轻叹了口气:“她能图谋什么呢?”

  “图谋表哥啊!”寇青岚脱口而出。

  寇梓墨羞红了脸,嗔怒瞪妹妹一眼:“休得乱说!”

  “大姐你别不信,我亲眼瞧着呢,她一见到表哥就扑过去抓着表哥的手不放,拉都拉不开。不信你问晚晚,小孩子总不会撒谎的。”

  “黎三姑娘应该是给表哥把脉呢。”

  寇青岚跺跺脚:“大姐,黎三姑娘莫非会灌迷魂汤不成?怎么把你们一个个都给迷惑了?你知道吗,她居然跟我说,今晚我会来月事。这种荒唐话她都能说得出来,可见是个不靠谱的。”

  “黎三姑娘还说了这话?”

  “是呢。”寇青岚撇撇嘴,“本来我只是有些怀疑,一听了她这话,立刻明白她是吹牛了。”

  “二妹不要急于下决定,是不是吹牛,等晚上便知道了。”

  “大姐,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寇梓墨转身往回走,轻叹道:“不,我只是觉得,表哥的状况再坏也不过如此了,就算黎三姑娘有什么图谋,只要她能把表哥脸上烧伤改善些许,我也认了。”

  “那,那要是她图谋的是表哥的人呢?”

  寇梓墨身子一颤,继而露出浅淡的笑容:“那我也不后悔。”

  乔昭回到西府,把晨光叫住。

  “姑娘有事找我啊?”

  乔昭点点头,沉吟一下问道:“晨光,你以前一直跟在邵将军身边吗?”

  晨光顿时来了精神。

  咦,三姑娘居然打听将军的情况,这是不是说明三姑娘终于对他们将军大人上心了?

  “是的。”

  “那……我想问你些事。”

  小车夫一听,心情格外激动,立刻拍着胸脯道:“三姑娘想问我们将军大人什么事尽管问,小的什么都知道,就算不知道,也包打听!”

  一贯淡然的乔姑娘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要问邵明渊的事了?而且,“包打听”是什么玩意儿?

  “三姑娘?”察觉乔昭脸色有些不对劲,晨光困惑眨眨眼。

  乔昭沉着脸道:“你误会了,我是想问问你的事儿。”

  晨光吃了一惊。

  打听他的事儿?莫非三姑娘没看上他家将军大人,而是看上了他?

  这样不好吧,他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乔昭挑挑眉。

  总觉得她的车夫表情太丰富了,不知道心里在乱想些什么。

  乔昭干脆直言:“你擅长审讯吗?”

  “啊?”晨光一愣,见乔昭神色认真,勉强点头,“还行。”

  这虽不是他的专长,但作为将军大人的亲卫,可是什么都训练过的。

  “那擅长刺杀吗?”

  小车夫听得一愣一愣的:“还行。”

  “那擅长摆脱追捕吗?”

  “还,还行。”小车夫快哭了。

  三姑娘,您到底想干嘛就直说吧,再这样下去他的小心脏要受不了了!

  “哦,我知道了。那没事了,你下去吧。”

  什么?问了半天,就这样?

  小车夫一步三回头,见乔昭毫无反应,险些真哭了。

  这不是浪费感情吗,白让他提心吊胆了!

  等晨光走了,乔昭回屋倚在了美人榻上,回想着今日在寇尚书府的点点滴滴,叹了口气。

  想来青岚表妹今晚来了月事后,两位表妹会认可她的医术。这样的话,哪怕青岚表妹对她今天的言行有所不满,给大哥施针的事应该就不会有变故了。

  很快入夜。

  寇尚书府中,寇青岚沐浴更衣,一身清爽去了寇梓墨闺房。

  “大姐,我就说黎三姑娘是胡说八道吧——”这话才说出口,寇青岚顿觉小腹一阵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