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魔教教主,开局镇压圣女

第16章、神威震慑(求推荐求收藏)

    “天境宝器?真有那么不堪?”

    “妙妙师姐手中宝剑,莫非是本教圣器天魔剑?”

    “天魔剑威力无穷,唯有天境强者方可驾驭几分,以妙妙师姐修为,这可能吗?”

    ……

    全场暴骇,难以置信。

    其实苏妙妙也是一脸惊惑,知道师尊所赠剑器不凡,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恐怖,直接就废了天器屠龙刀。

    “难道这是天魔剑?”苏妙妙的手哆嗦起来。

    天魔剑?

    魔教众长老也是满脸惊异的瞪着玲珑圣女,要不要玩那么大?

    玲珑圣女却是目光呆滞,心惊肉跳,苏妙妙手中宝剑能够轻而易举的废掉天器,必有圣器之威。

    可天魔教仅有的一件圣器天魔剑,那可一直都由玲珑圣女掌管。

    玲珑圣女直咽了口水,一脸震惊的盯着叶天:“教主,别跟我说这是圣器?”

    “羡慕了吧,要是把我伺候好了,说不定也能送你一件圣器。”叶天狡黠一笑。

    “你…真可恶!”

    玲珑圣女羞怒难当,这三日侍女是跑不掉了。

    可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叶天的身份,能够随手送出圣器,就是圣殿也没有那么豪阔。

    难怪叶天信心十足,就是她也非常忌惮苏妙妙手中利剑。

    “不可能!”

    天风双目赤红,披头散发。

    作为万人吹捧的魔道奇才,如今不仅惨败于苏妙妙剑下,就连宗主亲赐的镇宗宝刀也被废了,无疑是奇耻大辱。

    痛快!

    看到天风这般狼狈,魔教众弟子也甚是解气。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说得正是天冥师徒。

    天冥恼怒成羞,大发雷霆:“你们魔教可真是卑鄙,只是小辈间比武切磋,竟然连圣器都动用了,莫非这是要致老夫弟子于死地!”

    “咳咳,天冥长老,做人要厚道,明明说好以拳脚论功夫,是你爱徒先动用天器吧?”叶天嘲讽道:“都说人要脸,树要皮,长老不会连最后一张脸都不要了吧?”

    “你…”

    天冥气得面红耳赤,自知理亏,冷哼道:“很好!你们天魔教真是令老夫大开眼界!今日之耻,他日必定百倍奉还!告辞!”

    说着,天冥正要领着不争气的爱徒离去。

    “且慢!”叶天喊住。

    “教主还有何事?”天冥阴沉着脸。

    “长老是不是忘了件事,竟然你爱徒输了,是不是得爬着出去?都说天魔宗享誉天下,不会不守信用吧?”叶天笑眯眯说道。

    爬?

    天冥师徒面色难堪,现在已经够丢脸了,要是再让天风爬着出去,以后天魔宗还何以立足于天下?

    “叶教主!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别欺人太甚!”天冥沉怒道。

    “你们天魔宗都敢在本教当着本尊的面欺负我家徒弟,更是厚脸无耻的招揽我家徒弟!孰是孰非,天下自有公道!”叶天漠然道。

    “叶教主,此次的确是我们失礼在先,老夫深感歉意,还望叶教主宽宏大量,高抬贵手!”天冥强忍怒火。

    “教主,天下魔道是一家,莫伤和气…”沧澜轻声提醒。

    叶天直接无视,语气威沉的说道:“长老的道歉本尊收下了,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要是连一个小辈都敢在本尊面前放肆,那本尊岂不得遭天下人耻笑?”

    天冥怒火滚滚,冷视着玲珑圣女:“圣女,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魔教上下,一切以教主为尊!”玲珑圣女淡然道。

    “圣女可要考虑清楚,天魔教能有今日地位,可是天龙老教主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圣女可千万别做糊涂事!”天冥言语带着警告。

    “听长老的意思,是在威胁本教?”

    “不,只是奉劝!”

    “那本尊就告诉你们,从今日开始,谁敢欺我天魔教,十倍还之!”叶天霸气十足的回怼道:“要是长老不舍得爱徒受委屈,那也可以陪着爱徒一起爬出去!”

    牛哔!

    全场暴汗,教主这是要跟天魔宗开撕了吗?

    天冥气得快爆炸了,干脆直接放下狠话:“你们天魔教真是好大的威风,今日老夫还真堂堂正正带天风走出去,老夫倒要看看谁敢阻拦!”

    话毕,一股强大气势瞬间席卷全场。

    天境强者,颇具威慑。

    魔教上下,冷汗淋淋,瑟瑟发抖。

    玲珑圣女也是神情凝重,若是一再逼迫,就得直接跟天魔宗开战了。

    毕竟玲珑圣女尚未了解叶天的身份,更不知叶天的意图,她所要承受的心理压力非常巨大。

    吓唬我?

    叶天冷眉斜挑,话一横:“跟本尊嚣张?那本尊就告诉你,我们天魔教不是你们说来就来,想走就走!”

    猛地,神威怒放。

    天冥正欲叫嚣,突然一股恐怖无形的威能镇压而来。

    “呃!”

    天冥形神重沉,如身负大山,动弹不得。

    恐怖!

    天冥苍容蜡白,感觉整颗心神几欲破碎。

    这威势,绝对超越天境。

    而且,这股威势绝对不是来自于玲珑圣女。

    天!

    天冥虚汗直流,传闻中的废材,没想竟是个硬茬子。

    当然,天冥作为天魔宗长老,也是有恃无恐。

    “叶教主好威风,难道还敢当众行凶不成?”天冥火冒三丈。

    “长老若想以身试犯,本尊可以成全你!”叶天再度施威。

    笑话!

    就连兽皇都得臣服于叶天神威,如今神威获得极大加成,就是直接灭了天冥也行。

    好汉不吃眼前亏,见叶天凶神恶煞,天冥怂了。

    “爬!爬出去!”天冥咬牙道。

    “爬?”

    天风一愣。

    方才还霸气十足的师尊,怎么突然间认怂了?

    “没听清楚吗?给我爬!”天冥斥喝。

    “师尊!事关弟子一生名誉与前程,弟子绝不能屈于耻辱!”天风哭丧着脸。

    “滚!”

    天冥没处撒气,一脚踹飞天风:“给我麻溜溜的爬!”

    不是天冥想让天风爬,而是再不爬的话,怕是连自己老命都得搭进去了。

    “师尊…”

    天风欲哭无泪。

    惧于天冥威严,天风只能忍辱负重,愤怒爬行。

    “叶教主!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天冥极力克制怒火。

    “恩,表现还行。”

    “那就多谢叶教主盛情款待,他日必当再行拜访!”

    “本教一向好客,随时欢迎!”

    “叶教主!后会有期!”

    天冥冷冷一笑,一手拎着天风离去。

    “神马情况?天冥长老竟然认怂了?”

    “教主威武!教主霸气!”

    “从今日开始,我们天魔教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

    魔教上下,一片崇拜欢呼。

    魔教众长老困惑不已,天冥突如其来态度大转变,这是忌惮叶天还是玲珑圣女?

    对于叶天这位新教主,不得重新审视。

    玲珑圣女也是一脸迷惑,传音问:“教主,你到底对天冥做了什么?”

    “可能是被我给唬住了吧?”

    “是吗?”

    “那还能是什么?”叶天伸了伸懒腰,狡黠道:“没想到当教主那么累,整得都有些腰膝酸软了,是得找个人好好伺候了。”

    玲珑圣女面红耳赤,知道叶天话中含义,紧咬玉齿:“别得意,下次我一定赢你!”

    “等你能赢我的时候,反而不是件好事了。”叶天讪讪一笑。

    “……”

    玲珑圣女无言以对,只是心里对叶天的来历更加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