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人

第四十章 开局一座小破屋(求推荐求收藏)

    无限接近但永远不能绝对正确,测不准,命无定数,是命术的根本大律之一。

    李清闲心里琢磨:“遇事不决,命术命学?”

    李清闲发现问题关键。

    根本大律,是指命术中不可改变的真理和不可动摇的规律。

    哪怕再强的命术师,使用望气术,眼中的气运也只是一片模模糊糊的气态物。

    至于命府命格,没有人能看到,只能硬推演。

    李清闲能看到。

    “这意味着自己粉碎了一条根本大律?”

    “不,是掌控一条根本大律!”

    李清闲心头火热。

    “命书也说,古老命术师认为命术师的修炼王道是观想命府,可命术师根本观想不出命府,所以改观想命器,我好像能……”

    意守灵台!

    雷龙火印高悬虚空,雷电腾跃,火焰滚滚。

    一缕缕淡白色的法力宛如飞蛇,以雷龙火印为核心,不断穿梭凝练。

    再进一步,意守命府!

    轰!

    李清闲只觉天地轰鸣,震耳欲聋。

    无尽的虚空深处,一点亮光骤然炸裂,喷出无穷无尽的瑰丽光芒,飞临诸天,流溢万世。

    仿若开天辟地,宇宙大爆发。

    刹那之后,流光收敛,汇聚,交织成一座……

    茅草屋。

    李清闲懵了。

    使劲意守命府。

    没错,一座小木屋,孤零零悬浮在漆黑虚空。

    黄木为墙,白茅草盖顶。

    这是命府?叶寒的命府不是金砖玉瓦、赤柱红梁、富丽堂皇吗?

    凭什么自己就是个破屋子?还不如立个坟头。

    李清闲突然沉默。

    死都死了,茅草屋好像就已经算不错了。

    总比开局一个坟头强。

    李清闲四处观察,发现自己的意念并不存在任何形态,像是一个小到肉眼看不到的点,能观看这里的一切,能四处移动。

    木门的小院中,铺着一层青色粗砺石板,小院的正中嵌着一坛黑石水池,一座一人高的灰白色假山屹立在水池中。

    假山孤峰奇秀,状貌锦绣,若是放大,必是一座文人骚客争相称赞的名山。

    水池白底黑乱纹,池水清澈见底。

    几条寸许长半透明的小白鱼缓缓游动。

    “这是……”李清闲盯着小白鱼,感受到气运气息。

    气运所化,数量也对得上。

    小院边的上空,悬浮一团白色的云朵,单人床大小。

    “这应该是命云,传说一些先天大贵之人,先天命星太强,在其成长之前无法入命府,便停留在命云之上。不过,命云上的先天命星也容易被夺。”

    李清闲“走”到小木屋前,木门缓缓向外打开。

    木屋内温暖明亮,木板墙壁纹理自然,硬黄土地面平整。

    门口向前三步远的地方,铺着丈许见方的白色石板,高出地面半寸,白色石板分成九个格子,整整齐齐的九宫格,方方正正。

    除了中间的格子,周边的八个格子组成八卦图案。

    乾在正上,坤在正下,先天八卦图。

    第一排三个格子各立着一根黑色石柱,第二横排空空如也,第三横排的中间格子也立着一根黑色石柱。

    石柱半人高,纯黑无杂色,朴实无华。

    李清闲根据学过的命术知识判断,白色石板的九宫格和八卦就是命地。

    命地上面的四根柱子,就是命柱。

    根据命术理论,命柱上应该悬浮命星……

    四根命柱之上,空空如也。

    李清闲沉默。

    说好的我李清闲命格大贵呢?

    说好的子午双包呢?又包没了?

    哪怕普通人,至少会一颗命星,影响整个人的一生。

    哪怕没有天命星,也有很多人能凝聚人命星。

    这里一无所有。

    李清闲很不满地瞪了一眼命柱,往木屋深处看。

    黑乎乎一片。

    李清闲不甘心,四处寻找。

    少数人不仅在命柱上有正常的命星,还有一些隐命星、伏命星。

    可惜,一无所获。

    自己果然是多数人,这是好事,变态才是少数人,李清闲默默安慰自己。

    “看完命府,下一步,我要做两件事。一是修炼命术,二是想办法弄到命星,放到我的命柱上,增强我的命格。”

    李清闲想到量命宗的《猎命诀》。

    这猎命诀的注解吹得天花乱坠,说是量命宗消耗全宗气运推演出的最强命术。

    然后……没人用。

    猎命诀要打造一杆“命运钓竿”,以命星为诱饵,钓走别人的命星,化为己用。

    命运钓竿以气运驱动,确定对方命星所在,然后甩钩垂钓。

    这一切都没有问题。

    问题在于,命术师“看不到”别人命府所在,更别说里面的命星,只能靠推演。

    但,命格测不准。

    每一次挥动命运钓竿需要一缕气运,由于无法精准找到命星位置,结果就是挥杆千次,钓星一尾。

    强大的命星有守护力量,挥杆万次也未必得到。

    弱小的命星钓之无用。

    量命宗赔得血本无归。

    直到量命宗树倒猢狲散,也没人能解决这门命术的缺陷。

    即便命术第一门派天命宗得到《猎命诀》后,也束之高阁。

    天命宗掌门评价猎命诀是“以金换铁”“量命宗之祸因”。

    “我可以试试!不过,我需要先获得第一颗命星。”

    想来想去,积累第一桶金,只有一个方法。

    买命。

    “买命要遵循一命还一命的根本大律,比较麻烦,有时间再说。”

    “说到一命还一命,不知道神霄雷种的事,是否结束。本质上,是我得了叶寒的命,可也是他先要了我的命,而且我按照他的方式,帮助了天霄派和姜幼妃,解决魔门众人,完成了他原本的使命,也算一命还一命。不过,命是最不公平的……”

    李清闲摇摇头,不再去想叶寒的事,继续琢磨命术。

    “所谓观命术也只是一种推演秘术,不能真正让命术师‘看到’命格。那我的观命术能不能看到?找谁实验呢?”

    李清闲灵机一动,退出观想命府。

    房外的月光淡淡的,照不透窗户。

    房间漆黑,于平的床上,又拱起一个小土包,细细的咀嚼声从中传出。

    “又趴在被窝里偷吃,就从你开始了!以后我多给你带点吃的,多命还一命,你赚大了……”李清闲暗笑,心中默念量命宗的“观命术”歌诀。

    “天地本一气,动静分阴阳。老少化四象,四象生五行。四时之运,相化而成;五行之命,生克而成……”

    足足默背了五六分钟,才默背完观命术,而后,李清闲观想命府,注视藏在被窝里的于平。

    李清闲只觉眉心轻轻一跳,似是小兔一跃,雷龙火印喷吐纯正法力,进入自身命府之中。

    命府吸收法力,演化为一种无形无质难以言明的气息,渗入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