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人

第146章 诱饵招供待今朝(求推荐求收藏)

    吕彪轻咳一声,道:“我这次怕是被人当枪使了。”

    “怎么回事?”

    吕彪压低声音道:“我刚调任五军都督府不久,今天连夜被拽起来,说是要向怀木县送军情一封令牌一副,人手、妖血马都备齐,只差一个夜卫,然后便命我来找李清闲,进了屋才知道是个命术师。我这才回过味,真要是加急军情,哪轮得到我们,直接派中品修士用法宝飞过去就是了。”

    “有文书和五军都督府的大印吗?”

    “有,而且有掌卫使的。”吕彪说着从怀里取出文书,递出去。

    何磊运动真元,双目有光,仔细一看,点头道:“是真的……不过我做不得准,还要上司验令。”

    “最好快点,我怕太慢了,他们找到借口……”吕彪道。

    “这种层次的事,你我已经完全管不了了,听天由命吧。”何磊放下铜锤,走进屋子,看着穿戴整齐的李清闲道,“五军都督府加掌卫使大令,你只能听从,我能做的就是拖一拖时间,让周恨大人与周春风大人联系,看看周春风大人如何解决。”

    李清闲点点头,念头一转,道:“何哥,我用一下命术,你帮忙拦一下。”

    “好!吕彪子,不是兄弟为难你,先出去吧。”何磊道。

    吕彪点了一下头,走到房门外。

    “于平,你别动,我要通过对你观命望气,推演事态。”李清闲道。

    “好。”于平甚至有点高兴。

    晋升九品,望气术再度增强。

    李清闲望向于平头顶。

    白光之中,于平头顶……

    李清闲愣住。

    之前于平的气运是“墓”,但墓顶开裂,乃是墓之破土,代表转运。

    但现在,赫然浮现整整齐齐四种凶象。

    代表败的刀剑、代表死的枯骨,代表墓的坟头,以及代表绝的一片黑色虚空。

    命诀有云:败死墓绝四凶至,七日之内归西去。

    李清闲心中暗骂一声,抬头望向败死墓绝四象上空,并无气运图影。

    被更强大的力量遮掩。

    李清闲消耗气运鱼,一条,没用,两条,没用,三条……消耗整整五条,浮现命运图影。

    清晨,于平被安排给兵部送信,送完信往回走,一队人杀出,将他押进京营的军牢。

    中午,于平被绑在牢狱的刑架上,全身皮开肉绽,指甲掀开,十指碎裂,吐着血水道:“我招,但我要吃一顿好饭,杏花楼的鸭子、赵李记的熏鸡、王老太太的卤大肠……不给吃的我不招。”

    下午,丰盛的大菜摆在于平身前,于平颐指气使命令狱卒喂自己。

    风卷残云吃完所有大菜后,于平冲着刑讯官吐出一口浓痰,骂道:“老子吃完了,爽了!招尼玛招,老子于平,死也不会出卖兄弟!草……”

    第二天,被绑在刑架上的于平满身血污,有气无力笑了笑,慢慢闭上眼,脖子一歪,垂下头。

    狱卒拿出几张供词,抓着逝去的于平的拇指,沾着血,按在上面。

    李清闲深吸一口气。

    没想到,平时这么不靠谱的于平,关键时刻却这么讲义气。

    “于平,伱过来!”李清闲拉着于平走到墙角,右手一抬,念诵造水诀,一团球状水浮现在上空,右手一挥,那团水拍在于平脸上。

    还迷糊的于平猛地一个机灵,一边擦脸,一边惊叫。

    李清闲催发法力,手中黄色隔音符散发微光,飘在半空,外放淡白色的光罩,笼罩两人。

    “有大事,关乎你生死!”李清闲低喝道。

    于平瞬间精神,两眼锃亮。

    李清闲低声道:“我刚才使用命术推演出,你接下来会被唐恩炫抓进京营大牢,严刑拷打,让你出卖我。”

    “我于平是出卖兄弟的人么……那……我最后开口了吗?”于平心虚地望着李清闲。

    李清闲哭笑不得,随后面色一沉,道:“有些话我不能说透,你要想保命,只有招供!”

    “我于平不是那样的人……”于平道。

    李清闲摇头道:“你是诱饵,你的供词,是诱饵,懂吗?接下来,你要按照我的做。你会被人抓走,他们会先审问你,你拒不回答,然后他们会上轻刑,你一定要表现出疼得受不了的样子。你觉得差不多了,就说招,但前提是要吃的。吃完后,他们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有些不确定的模糊回答就行,因为暗中可能有鸣谎虫。”

    “我知道怎么对付鸣谎虫,韩哥老早就教过。”于平笑道。

    “接下来,他们主要问两件事,一件事,就是我们甲九队之前的灰色收入,这里面的事,你如实交代,不用撒谎,哪怕我们因此下狱,也要说,这样才能取信他们,因为他们很可能早就知道。之后,他们会问酒坊的事,酒坊你要记住,说两個重点。一个重点是,酒坊肯定能赚大钱。”

    “你这么说,他岂不是更要抢你的股份?”

    “我怕他不抢!第二点,你要装作不太懂的样子,说烈酒还能用于军中,但你不清楚怎么用,但觉得我好像很看重,好像也能赚大钱。”

    “不用装,我是真不懂,但这话我会说。”于平道。

    “好,现在重复一下!”

    于平磕磕绊绊重复一遍,李清闲纠正他的错误,让他再说一遍,第二次他说的好了许多。

    这时候,周恨与韩安博走进来,李清闲让两人进入隔音范围,复述刚才的事。

    韩安博则道:“你不用管我,他们拿不住我。”

    李清闲想要对韩安博观命望气,可听到韩安博这么说,又觉得他的确不会有事,于是道:“行,我相信韩哥。接下来,我得去一趟郑队家里和姨妈家里,唐恩炫必然对郑队动手,也很可能会对我家人动手。”

    韩安博道:“在没解决你之前,他不会对你家人动手,不过,你回去一趟,用观命术看看也行……”

    哪知周恨道:“家里有人替你照看,不用担心。”

    李清闲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恨,点点头,没说什么。

    韩安博也诧异地看了一眼周恨,继续道:“他们必然会抓郑队,像拷问于平那样。我这就亲自去找郑队,让他也和于平一样当诱饵,假装招供。不过……我会换一套说辞。”

    李清闲看了一眼韩安博的小眼睛,默默点了一下头。

    “你呢?”李清闲又问。

    韩安博微微一笑,道:“只要我有所准备,别说唐恩炫,就算他爹要动手,也拿我不住。你就放心吧,我会一直在外面,暗中探查唐恩炫。不出意外,唐恩炫会在你回来的时候,正式发难。以郑队和于平的口供当证据,拿两人的命要挟你,或者调查点别的什么,逼你让出酒坊的股份与乾坤镯。”

    听到酒坊股份二字,周恨猛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李清闲,难道当时他就在算计这一天?怎么可能!

    李清闲道:“小周叔,我这一路应该没事,能平安回返,麻烦你照看他们,有你发话,就算出了意外,唐恩炫也不会逼死他们。”

    “不行。我必须护着你,这个没得商量。”周恨道。

    李清闲皱起眉头。

    韩安博道:“如果于平和郑队不招,可能会死,但若是招了,活着的价值更大。换我是唐恩炫,他们俩招了,必会带他们俩与你见面,留作铁证。唐恩炫这次动用这么大的关系,直接从五军都督府下令,必不会莽撞行事,反而会步步算计。越是精密的谋算,越不想出意外。我可以肯定,你活着,我们都不会出事。你,才是一切的关键。”

    李清闲脑海浮现韩安博过去种种,最终点点头,道:“好,韩哥,这次靠你了!”

    “你韩哥很靠谱。”韩安博语气坚定。

    屋外突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有人大喊:“吕彪,你等什么呢?都什么时候了还磨蹭,我带着将军的令牌来,再不出发,就地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