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人

第126章 定古真士笔谈两世(求推荐求收藏)

    阳光男孩忙道:“母上,你别慌,你我命血相连,我在这里!不信你感觉一下,我们是否命血相连?是好运生从中作梗,坏你我命血。”

    拨浪鼓应声而止。

    黑帷幔后面的诡母呆了一下,喜极而泣,哭着道:“我的儿,我的儿,娘还以为你跑了。让娘好好看看……”

    说着,整整六条白胖胖、软绵绵的大粗手臂宛若巨蟒探出黑帷幔,徐徐延长,向阳光男孩伸来。

    与先前不同的是,每条手臂表面开裂,流淌灰黄雾气。

    校尉望向阳光男孩,阳光男孩道:“诡不现世,万法不染;诡连现世,千般能伤。吾等所见,皆为真实!你们杀不了诡,但可伤其现世身!记住,不要冲进黑色帷幔里。”

    突然,阳光男孩身体一颤,大喊道:“母上,我因名字选了叶寒,命格被好运生控制,请母上消减好运生命格,夺回我的身体。我正在胡言乱语,控制不住我的身体了。”

    阳光男孩说着,抚摸手中乾坤戒,收走自己的东西,然后查看里面的东西,暗骂一声好运生,阅读里面那本《定古斋笔记》,快速翻找有用的内容。

    校尉一马当先道:“跟我一起,挡住诡母!”

    他将真元灌注神纹飞剑,剑尖窜出两尺长的白色剑气,以剑为刀,施展夜卫军中的“斩夜刀法”。

    八品武修的剑气连闪,那六只手齐腕断裂,掉在地上。

    六只大白手化作灰黄液体,腐蚀地面,滋滋作响,冒出白烟。

    “我的手……”诡母的声音听不到任何痛苦,只是充满愤怒,她的手臂在半空宛如六条白蟒乱抖,慢慢生出新的大白手。

    校尉只觉腹部剧痛,低头一看,那血莲变大一圈,怀里的木符人断了一条腿,一叶艾草枯黄。

    他扭头看了一眼昏死的好运生,又看了一眼闭目盘坐的阳光男孩,深吸一口气,低喝道:“这诡母的手臂毫无章法,并非修士,只是蕴含诡力,所有人避开血液。另外,伤它会加重中诡。事已至此,唯有前行!我一人斩四条手臂,伱们均分其余两条手臂!”

    其他四个夜卫一合计,听书的与吃货对付一条手臂,双刀客与耍枪的对付最后的手臂。

    六条手臂长好,吃货正要挥动熟铜棍砸,听书的伸手拦住他,抓起阳光男孩赠送的一张一成法力雷符,缠在黑铁飞镖上,猛地甩出。

    雷符落在大白手上,轰地一声炸开,噼里啪啦乱响着,逆手臂而上,烧焦半条手臂。

    其余人挥舞兵器,砍断白手。

    “还我儿来……”诡母仿佛感受不到丝毫疼痛,手臂继续蠕动,长出五只新手。

    那只被雷符电焦的手,还在不断蠕动,远远比其他手恢复慢。

    “还有吗?”校尉大喜。

    “很多!”听书的立刻将雷符分给其他人,其他人如法炮制,使用飞镖或近身将雷符拍在诡母手臂上。

    阳光男孩突然取出一大叠雷符放在地上,同时惊呼道:“该死的好运生,又控制我身体,你们不准拿这些雷符!”

    听书的不客气拿走,分给其他人。

    “你们这些混蛋,母上,你小心。”阳光男孩嘴里关切,同时分心阅读那本命书。

    “放心,我儿,他们伤不到娘。娘只是……你能不能杀了那好运生?”

    阳光男孩无奈道:“我身体被他控制,一旦起杀心,我活不了。”

    “唉,我可怜的儿……”

    阳光男孩又意守命府。

    天空的诡母命格竟然如同被切碎的肥肉块,白花花的,四处飘散,慢慢向中心蠕动凝聚。

    那根光链依旧存在,诡母与诡婴命格依旧相连。

    另一边,铁甲符人站在好运生命府边缘,无穷无尽的金光从好运生的命府喷发,照耀诡母命格,隔断诡母命格形成的肥肉碎块。

    突然,气运长桥轻轻一震,表面急速开裂,随时可能崩溃。

    阳光男孩伸手一指,一条气运鱼跃出,加固气运长桥。

    随后,阳光男孩灵机一动,念诵猎命诀。

    “生死夭寿曰命,盛衰穷通曰运……”

    念诵第一遍,命运钓竿飞起,钓钩不断掠过白花花的肥肉快,每次掠过都能撕裂一点小肥肉。

    念诵第二遍,量运尺飞起,不去管大肥肉,猛地拍击小肥肉,拍得更碎。

    念诵第三遍,定命秤飞起,秤砣呼呼飞舞,砸碎小肥肉。

    那些最小的肥肉在好运生命府金光的照耀下,慢慢融化,消散不见。

    阳光男孩看了一眼命星山上的大斩理剑,命令三件命器不断攻击,自己退出命府,继续翻阅那本命书。

    《定古斋笔记》是天命宗弃徒定古真士所书,内容零散但博大精深。

    定古真士曾经遇到过一次诡母,但并非这个诡母,里面记录了他所能记起的所有内容。

    只不过定古真士当年并非解诡者,解诡后,部分记忆被诡力侵蚀,只能记住部分过程,许多内容是他的推断。

    阳光男孩先是快速看了一遍诡母相关的内容,第二遍仔细阅读。

    除了少数几个细节,大多数与好运生说的一样,定古真士推断出两条解诡手段。

    身为命术师和两次中诡者,阳光男孩一眼看出,这定古真士完全忘记了具体细节。

    这乾坤戒异常神奇,仿佛搜索神器,只要心念一动,里面的书籍便能翻到相关页面。

    很快,阳光男孩找到一处好运生没有说的细节,恰巧涉及大斩理剑。

    随着不断了解有关大斩理剑的内容,阳光男孩心中叹息,好运生哪怕提前一天分享这本笔记,解诡之旅也会顺利许多。

    可惜,太晚了,里面有三道法诀增强大斩理剑,自己根本来不及修炼,更别说使用。

    笔记里的定古真士说,天命宗认为没有人能彻底斩杀诡,大斩理剑所谓的灭诡,只不过是斩灭诡的“现世”,而诡的根本在“诡世”,天命宗认为诡世的诡永恒不灭。

    所有被斩灭的诡,再无法进入现世,也相当于被斩灭。

    大诡玄妙异常,捉摸不定,但普通诡总有迹可循,部分诡会将自己的力量寄托在某种现世物上。

    所以,找到现世物,斩灭诡与现世物之间的联系,也是一种解诡法。

    在这段内容中,定古真士加了一句,他猜测诡母的最佳解诡法很可能就是斩现世物解诡法。

    看到这些内容,阳光男孩松了一口气。

    终于找到。

    在诏狱西院的时候,也有人说起过这個解诡法,只不过当时并不适合黄泉诡地。

    阳光男孩抬头看了一眼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