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人

第125章 阳光男孩拿来吧你(求推荐求收藏)

    阳光男孩绕着木桌走了一会儿,望向最后的六个夜卫:“你们说说,我选哪个?”

    无人开口。

    “在这种关头,还不给我建议?母上,他们可以给建议吧?”

    “当然可以。”诡母声音柔和。

    此刻已经恢复为十五六岁身体的阳光男孩走到夜卫面前,像将军检阅士兵一样,从一字排开的夜卫面前走过,和每个人四目相对。

    无人说话。

    “你们啊,良心都坏了。”阳光男孩抱怨道,皱着脸。

    六個夜卫有的叹息,有的羞愧,有的面无表情。

    阳光男孩又绕着桌子走了一圈,望向六个夜卫问:“真不给我点建议?”

    六人还是不答话,听书的只是摇摇头。

    阳光男孩再次走到六个人面前,和之前一样,一边走,一边盯着面前人的双眼。

    走到最后好运生面前,露出鄙夷之色,一副好像在说你真没用的样子。

    好运生没好气回瞪阳光男孩,这种时候,自己能有什么……办……法?

    就在好运生分神的一刹那,阳光男孩突然伸出双手,左手抓住好运生的左手腕,右手抓住黑龙衔黑宝石乾坤戒。

    “我抓这个!”

    阳光男孩一边说着一边用力一撸。

    听书的一看,就要阻止,这种法器可不是普通之物,必然与好运生命血相连,根本取不下来,强夺必遭命格反噬。

    好运生在经历短暂的慌乱后,瞬间平静,嘴角浮现一抹掩饰不住的讥笑。

    两人四目相视。

    刹那间,乾坤戒龙口张开,脱离,在中指留下一圈白痕。

    阳光男孩迅速将乾坤戒戴在自己左手中指,

    好运生看到似曾相识的一幕,乾坤戒套在中指上,龙口咬合。

    咔哒一声脆响。

    乾坤戒易主。

    一声巨响,响彻天际。

    燕州广通府。

    无数人抬头望天。

    群星漫天之下,晴空惊雷,白晃晃雷海覆压百里,层层叠叠雷霆自下而上闪击,照亮夜空。

    漆黑夜晚之中,虚空现日,一轮昏黄大日自西而东升起,悬浮雷海之中。

    雷海倒悬,落日逆升,浩瀚气息笼罩广通府。

    好运生身体一颤,惊骇欲绝。

    阳光男孩一大声道:“就在此时!吃货,剑给校尉!”

    吃货急忙打开锦盒,将神纹飞剑塞给校尉。

    校尉只看到阳光男孩侧身移动,好运生伸手去夺戒指,伸到一半,额头犹如凭空遭遇重击,头颅猛地向后一仰,口鼻蹿血,身体软软倒下。

    校尉本能伸手拦住好运生。

    在好运生口鼻蹿血的一刹那,黑帷幔后突然传来刺耳又痛苦的尖叫声。

    黑帷幔剧烈抖动。

    “啊……”

    阳光男孩身形一颤,左鼻孔流出丝丝鲜血,大声道:“保护我,我来解决!校尉,你答应过我!”

    说完,盘坐在地,意守命府。

    夜卫一拥而上,护住阳光男孩。

    校尉一声轻叹,将好运生放在地上,抓起神纹飞剑,一个箭步抢在所有人前面。

    校尉的身后是其余夜卫,身前是紫葡萄纹黑色帷幔,以及帷幔后不断摇晃的巨大人类坐姿身影。

    命府之中,阳光男孩抬头望天。

    白腻腻的人形盘坐轮廓剧烈抖动,那轮廓分出的四支白光链条,依旧连接命府,但正在剧烈抖动,表面浮现细碎裂痕。

    命府之外,一条气运长桥破碎虚空,开启虚空之门,连通好运生的命府。

    在那虚空之门的门口,站着一个黄色符人。

    那个黄色符人,赫然是当时阳光男孩制作的两个符人之一,铁甲符人。

    铁甲之上,以法力书写“叶寒”二字。

    铁甲符人背靠好运生命府,面朝天空诡母命格。

    阳光男孩高诵分命术法诀:“天理生时,清浊两分;乾生万物,坤载众生;阳化命数,阴作气运……阴借阳身,乾坤倒转!疾!”

    曾经承受誓言的钓饵命星一个接一个破碎,连破四个。

    阳光男孩一指,全身法力喷涌,眼看就要被榨成人干,一条气运鱼飞出,代替法力,钻进那铁甲符人身体。

    嗡……

    一声宏大的巨响宛如万海潮生,汹涌澎湃,

    铁甲符人头顶,浮现一座虚幻透明的好运生命府。

    金碧辉煌,宛若金銮。

    同样群星庇护,同样命云命星堆叠,同样存在日月升恒、毒潭潜龙与万磨成器,同样的命神天祸。

    这小小的铁甲符人,具肩担万山之势,负气吞四海之雄。

    铁甲符人头顶金光冲霄,那宛若金銮殿般华丽的命府扶摇直上,划开虚空,如披星河,直直撞向诡母命格。

    诡母头顶,黄鸟啼鸣,双目闪金,为之引路。

    诡母命格疯狂挣扎,但怎奈光链与阳光男孩的命格相连,挣脱不得。

    在好运生的虚幻命府撞击诡母的一刹那,大斩理剑飞起。

    黑体金纹,横向一斩,转动一圈。

    咔嚓……

    三声脆响同时响起。

    三条光链断裂,只留一条。

    天上光团暴起,神华裂空,无量量神光与浩瀚威力席卷一切。

    命府重重一震。

    阳光男孩只觉意念被滚滚气浪掀飞,眼前一黑。

    诡母厅堂,门槛内。

    倒在地上的好运生哇地吐出一口血,眼前只看到一个肥硕的白色巨人轮廓,余光落在阳光男孩左手中指的乾坤戒上,再次昏过去。

    阳光男孩同样嘴角流血,身体倾倒,被听书的与吃货扶住。

    黑帷幔宛若起风的海面,波浪涌动。

    向嬷嬷与王老实呆立当场,一动不动。

    噗……

    黑帷幔后的丈许巨影身体重重一颤,一口灰黄烟雾喷在黑帷幔正中。

    诡母刺耳尖锐的声音传遍大厅:“你们两个在看什么,还不杀了他们!”

    那个温柔和蔼的声音消失不见。

    向嬷嬷与王老实相视一眼,又看了看刚刚睁开眼的阳光男孩,再看了一眼黑帷幔后的诡母,向一旁的方桌走去。

    向嬷嬷手持黑白菜刀,一刀一刀剁砍槐树断枝,鲜血迸溅。

    王老实握着白布木棒,棒头落在槐树断枝上,一下一下砸着。

    两人面无表情,宛若傀儡机械地动着。

    “我儿叶寒呢?我儿叶寒呢?谁偷走我的儿?儿啊,听听娘的拨浪鼓……听听娘的拨浪鼓……”

    啵隆啵隆……啵隆啵隆……

    阳光男孩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向前走。

    其余人拼命阻拦,竟毫无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