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人

第115章 好运生用毒计(求推荐求收藏)

    命府的星空上,多出一片腻腻的白光,好似一团堆叠的发光白肉,看不到形貌。

    白光表面外放出四条光链,分别勾住命府四方。

    “这诡婴果然不好当!不过,你一个诡母,跟我一个命术师命格相连……”

    阳光男孩再次陷入深思。

    直到深夜,王老实与向嬷嬷带着夜卫队伍重新回返,其中一大半的人衣衫破碎,身上挂彩。

    每个人面色阴沉。

    阳光男孩立刻数人数。

    临走前,除了自己是十四個人。

    现在,外面站着十二个人。

    听书的与吃货都在。

    所有人都远离好运生,只有校尉与他隔着一丈远。

    好运生一脸满不在乎,手里捏着三根艾草,轻轻甩动。

    阳光男孩扭头望向黑色帷幔,笑眯眯道:“母上,我想在院子里走走。”

    “你还小,不能乱跑。等穿上虎头帽和虎头鞋,再出去不迟。”诡母道。

    “好的,我听母上的。”

    “乖孩子,我的儿真乖巧,比外面的人省心多了。”

    王老实走到门槛外停下,向嬷嬷走进来,对诡母施礼道:“主母,西瓜埋好,虎皮猎来,明早就能给小主人戴上虎头帽、穿上虎头鞋。”

    “你去保生娘娘面前,取一根保生针,为孩子通一通耳朵,以后出去的时候,他会安全一些。”

    “是的,主母。”

    向嬷嬷转身离开。

    阳光男孩扭头看了一眼好运生,却发现好运生竟然在笑。

    阳光男孩暗道不好,望向听书的。

    听书的想了想,抬起食指,点在自己左耳耳垂,又点在自己右耳耳垂,露出痛苦的模样。

    阳光男孩瞬间明白,原来是这么通耳朵。

    阳光男孩心中琢磨,这通耳朵,怕是很可能对诡婴好,但对自己好不好,那就不一定了。

    “母上,我健健康康的,马上就能下地走路,就不用通耳朵了吧,不能总麻烦保生娘娘,我们不如直接准备祭祀庆生娘娘。”阳光男孩道。

    “我的儿啊,你有所不知。这保生针蕴含保生娘娘的力量,扎了你的耳朵,你便能听到更多的声音,若是遇到祸事,能更早知晓。伱放心,娘不会害你。”

    “谢谢母上,都听母上的。”阳光男孩心知无法改变。

    “我的儿真乖,我都要等不及给你定名抓周了。”诡母的声音愈加慈祥。

    阳光男孩听到“定名抓周”,没来由心中一寒。

    不多时,向嬷嬷捧着一根三寸长的银针走进来,递给诡母。

    诡母左手托着阳光男孩,右手捏起银针,柔声道:“我的儿,通耳朵会有些疼,疼过了就好了,不要怕。”

    “好的,母上。”阳光男孩咬着牙,做好准备。

    就见诡母对准阳光男孩的左耳垂猛地一刺,刺穿后,血液尽数被银针吸收,银针则涌出淡黄雾气,进入伤口。

    婴孩皮肉娇嫩,阳光男孩身体一抽,强忍疼痛,用力咬着牙。

    “我的儿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诡母说完,又是一针。

    阳光男孩闷哼一声,口中嘶嘶作响,只得强忍。

    “好了,好了,通完了,不疼了。”诡母的声音充满慈祥。

    就在这时,好运生突然跪在地上,对着诡母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道:“启禀主母大人,近来有些不太平,若是只是通耳朵,未必能保护好小主人,我看,不如更周全一些,通了小主人的眼睛。”

    “你……”听书的满面怒色。

    吃货瞪着好运生,死死握着虎头熟铜棍。

    其余夜卫面露愤恨之色,连校尉都皱起眉头。

    阳光男孩忙道:“母上,我还小,就算要通眼睛,过些日子再通就是了。”

    听书的急忙跪在地上,学着阳光男孩的样子磕了一个头,大声道:“启禀主母,小主人若入九品开了灵眼,倒也无妨。看他未开灵眼,一旦扎下去,即便愈合,余生无望开灵眼,请主母三思。”

    阳光男孩恍然大悟。

    这好运生第一目标是弄瞎自己,就算弄不瞎,诡力一冲,一辈子也别想开灵眼。没了灵眼的命术师,实力必然大打折扣,典型连环毒计。

    不过,自己已经半开灵眼。

    外面的好运生叫道:“通眼睛越早越好,若伤了眼睛,小主人反而不敢走远,一直留在您身边。”

    “一直留在我身边?好!”

    阳光男孩只觉两眼连续一凉,随后剧烈的疼痛爆发。

    众人惊骇地看到,小小的婴孩双目流血,染红面庞,与通耳朵全然不同。

    听书的与吃货睚眦欲裂,听书的牢牢抓住吃货的手,生怕他挥棒打过去。

    校尉深深看了好运生一眼,后退半步。

    阳光男孩只觉双眼钻进两团烈火,顺着血管燃烧全身。

    “疼啊……疼啊……好运生你在害我……”阳光男孩这一次没有假装,是真疼入骨髓。

    诡母一边轻轻拍打阳光男孩,一边心疼地安慰:“傻孩子,这不是扎的疼,是娘娘的力量进入你的身体,是为你好。”

    阳光男孩漆黑的眼前突然浮现一头金龙,高悬夜空,万星垂照。

    那金龙的颜色正在迅速变化,由金色向灰黄色转变。

    金龙的双眼原本金灿灿的,而今边缘却环着一圈灰黄色。

    这黄龙,比之前的金龙粗了整整一圈,更具威势。

    刹那后,双眼与龙眼重叠。

    龙眼所见的世界,与见龙激发的时候几乎相同,天地无物,皆化气流。

    但现在,气流中多了之前没有的色彩。

    灰黄色。

    咦?眼睛不疼了?

    阳光男孩顿时想起听书的话,如果自己没有灵眼,很可能直接被扎瞎,但好运生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半开灵眼,形成见龙雏形。

    若灵眼长成,见龙怕是会对抗诡力,可见龙未成熟,竟吞噬诡力。

    这保生针扎进去,诡的力量哺育见龙,让金龙更加成熟,转化为黄龙。

    “似乎这灵眼见龙,可以改名为‘见诡’……算了,还是叫‘诡龙’吧。”

    阳光男孩心脏重重一跳,稍稍转头,闭着眼“望”向黑帷幔之后。

    人形灰黄的气流若隐若现,自下而上流淌,一丈高下,轮廓宛若巨人盘坐。

    阳光男孩本应害怕诡母,可差点咧嘴笑出来,连天命仪都没办法窥探诡,自己竟然能看到模糊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