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上古前传 第三章:万古归尘(求推荐求收藏)

    “神王!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为什么还要和我们两个解除融合?!!没有我们两个,你拿什么和他们对抗!!”

    “幽荧说的没错,既然我们都经历了那么多了,为什么偏要在这个时候抛弃我们,自己一个人去白白送死。”

    男子闭上了充满鲜血的双眼,嘴角微微上扬道。

    “我说了,我不想再失去更多,而且,谁说没了你们俩,我就不能与他们一战了。”

    说完,男子用生体内仅存的烛照之力和幽荧之力引渡着漫天的天雷,最后慢慢的汇聚于自己身上。

    但这天雷能量巨大,根本不是凡人能够承受住的,烛照和幽荧刚想上去帮忙,却被这巨大的能量击退了回来。

    八人望着眼前引渡天雷的男子,依旧满脸的不屑,甚至还继续讥讽道。

    “好一个有情有义的神王啊,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与烛照和幽荧解除,还以自身引渡天雷,你是觉得用这天雷之力,就能同时击败我们八人吗?哈哈哈,笑话!!”

    “你可知道,我们为了这玄灵诸神阵,花费了多大的代价,光是在这周围布阵就布了九九八十一天。”

    “而且想要开启这玄灵诸神阵,必须要大量的兽灵之血,这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们三个杀了那么多,估计这玄灵诸神阵也无法开启,你这是自掘坟墓,和我们无关。”

    面对着众人的讥讽,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早在意料之中的表情。随后也没有回话,继续引渡着天雷,此时只有相处最久的烛照发现了异样,一脸震惊的问道。

    “神王?!!你该不会??!”

    男子只是笑了笑,继续用身体承受这天雷之力。就在男子整个身躯都快接近透明之色时,男子猛地将手中的天雷发散了出去,随后整个玄灵诸神阵便被这天雷笼罩了起来。

    此时男子才深呼了一口气,只是这口气中,夹杂的全是鲜血,以及部分破碎了的内脏。

    “没错,是你想的那个样,借用你们两人的力量引来天地之力,这就已经成功一半了,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便能完成。”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在这布下玄灵诸神阵了!这一切是不是都在你的计划之内?!!”

    男子封住全身血脉,吊着最后一口气缓缓说道。

    “还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没错,我早就知道了,所以将计就计。自从我们走上这条路,我就知道紧靠我们是无法完成的,两族彼此的成见,已如大山般沉重,任凭谁都无法撼动,不经如此,撼动着还会被这山压死。”

    “自从我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的被害死之后,我想了很久很久,想要改变这世间的一切,我已经是做不到了,我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是,让这个世间休息休息,这一切,就交给后人吧。”

    说完,男子从体内逼出一团泛着金色微光的混沌之气,交到了烛照手上。

    “把这团神王之魂带给我儿子吧,这也是我给他最后的礼物,你和幽荧赶快离开吧。”

    望着依旧恋恋不舍的烛照和幽荧,男子伸手一挥,将烛照和幽荧逼出了这玄灵诸神阵。

    周围的八人望着这如牢笼般的天雷,心中顿感不妙,可惜一切为时已晚,就在他们准备即可解决掉男子之时,突然男子解开全身血脉,燃烧起了自己的生命,将自己作为阵眼,再次引渡天雷,让天雷贯穿玄灵诸神阵的每个角落。

    刹那间,整个玄灵诸神阵如同穿满线的藕片一般,被天雷完全覆盖。

    “神王!!你疯了吗?你这样下去,会被这天雷的力量撑爆的!!”

    “神王!!住手吧,你即使这样,也不可能摧毁玄灵诸神阵的,一切都是徒劳。”

    ......

    八人的脸上,其实早已挂满了不安之色,面对如此大的阵仗,如果不是依靠这禁忌法阵,估计八人早就命丧黄泉。

    但男子却一脸微笑,用尽力气说道。

    “玄灵诸神阵,乃禁忌法阵,发动该法阵需要八位拥有圣妖之力之人,其中两人作为阵眼,六人作为阵脚,引天地之灵气,祭兽灵之鲜血,同时献祭自身寿命,经历九九八十一天,此阵方成。”

    听到男子如此了解这玄灵诸神阵,八人的脸瞬间煞白,就这还没完,男子继续说道。

    “开启此阵者,在阵内可与万物共生共存,而且开启者可在阵内共用其力量,你们八人在此阵内,是无处不在又处处都在,一人不死,便所有人不死,如果公用其力与一人之上,其威力可以诸神灭天,我说的,一点没错吧。”

    八人顿时感觉进入到了男子的圈套之中,没有一秒的犹豫,八人一同闪现到男子面前,八个拳头瞬间贯穿了男子身体。

    可这依旧是在男子的圈套之中,男子用仅存的意识引来一束天雷,将八人的手臂与自己的身躯牢牢的捆在了一起。

    “没想到吧,这玄灵诸神阵,我比你们还要熟悉。”

    八人望着被困住的手臂,想要挣脱却无论如何也使不出力气,甚至有人气急败坏到,不停的用另一只手击打着男子毫无血色的面庞。

    “神王!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就算知道这阵法,又能怎么样?玄武!速速回体!!”

    八只圣妖之兽迅速回到各自御兽师和妖兽师的体内,但不知为何,男子轻轻一推,这八只圣妖之兽又都从各自体内排挤了出来。

    这一下八人彻底暴走了,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眼前,一股绝望而带有死亡的气息瞬间充满天空。

    “你们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从我妻子死的那一刻,这个世间,就该休息了。”

    男子也不再管八人,用最后的生命之力,疯狂的将这天雷之力灌入玄灵诸神阵之中。

    “你们得到的阵法并不完整,其实这个阵有三个阵眼,而那第三个阵眼,便是我。我是没有办法将你们八人杀死,但这玄灵诸神阵可以。”

    “不管什么法阵,它所承受的能量都是有限的,这个禁忌法阵也不例外,看见这漫天的天雷吗?我们都该休息了,给我们的后人,留一个纯净的天空吧。”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黄龙、应龙、螣蛇、勾陈,你们八位各自离去吧,妖兽灵兽本都无罪,这个世间还需要你们去守护,切记,不要再盲目跟从。”

    鲜血与内脏碎片彻底堵住了男子的咽喉,再也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望着融入天雷之力的法阵,变得愈发的耀眼,眼看就要被撑破之时,八人那绝望的咒骂声以及各种反击络绎不绝。

    作为第三阵眼的男子,此时牢牢封锁住了八人,纵使他们使出通天之术,在这阵中也回天乏术。

    最后一束天雷缓慢的融入了法阵之中。

    刹那间,一束光冲破天际,冲散了漫天乌云。天空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湛蓝,一切都仿佛是新的一样。

    神王城,只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方圆百里之内,再也没有任何的生灵,一切都不复存在。

    不知在某处深林,烛照和幽荧拖着残破的身躯,用仅存的意识,翻开了一处用岩石挡住的洞口,狭小的洞口里面放着一个竹篮,竹篮里安静的熟睡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

    烛照和幽荧将怀中的神王之魂放在了婴儿身上,渐渐的这神王之魂变成了一个硬壳,将婴儿包裹了起来。

    “咱俩,也该休息休息了。”

    烛照和幽荧将各自仅剩的力量注入到这硬壳之中后,随着微风,也飘散开来。

    沧海桑田,时间终会填补一切的创伤,神王城也变成了浓郁的森林,圣妖之兽也不曾再见,曾经的所有,都会在时间的长河中,被冲刷成上古传说。

    “这是谁家的娃娃呀,怎么刚出生就扔到这荒郊野外了,哎~可怜的娃,不怕,爷爷带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