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二十六章:好色醉汉(求推荐求收藏)

    “你说他们啊,他们都是来参加这次学院选拔大赛的,好多人都是提前到,好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

    凌安一边点头一边环顾着四周,注意力全都在这些陌生人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侧边来人。

    只听见‘咣’的一声,凌安便和一个从巷子中蹿出来的大叔撞到了一起,顿时两人都抱着自己的额头,蹲在了地上,不停的揉搓着。

    “哎呦~~老子的头呦~~”

    凌安听到后立刻忍着痛站了起来,一把搀扶起大叔,毕竟是自己光顾着看陌生人,没有仔细看路,这才撞到了一起。

    “不好意思,实在抱歉,是我没有看路,撞到您实在对不起。”

    大叔揉着脑袋扬起了头,这一下凌安算是看到了这位大叔的全貌。

    一脸络腮胡,嘴中叼着一根草,左边的眉骨处还有一道疤痕,手中提着一个酒壶,浑身都散发着浓郁的酒味。

    这大叔虽然脸上有道疤痕,而且写满了沧桑,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浪人侠客的洒脱感,此时要是在披上一个披风,带个草帽,那肯定就是侠客的化身。

    望见赔礼道歉的凌安,这位大叔也没有太过计较,摆了摆手道。

    “不碍事小屁孩,下次走路看着点。”

    凌安又鞠了一躬后,立刻拉着柳沐缨离开了那里,可就在凌安刚走两步后,大叔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喂!那小屁孩,先别走!”

    凌安顿时叹了一口气,看来麻烦不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化解的,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的凌安,转过身来一脸微笑的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大叔。

    想想中不好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大叔只是举起了自己的酒壶,指着上面的一个大洞一脸委屈的说道。

    “我自己亲自酿的酒啊!小屁孩,你撞我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但是这酒你得赔!”

    越说感觉大叔越委屈,最后眼眶中都有些湿润了,这一情况顿时弄的凌安和柳沐缨一个大无语。

    没想到出了幽荧,竟然还能遇到一个如此嗜酒之人,而且感觉比幽荧还要严重。凌安正准备回话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幽荧的声音。

    “凌安,这个人不简单,实力很强。而且他的酒更加的不一般,我从来都没有闻过这么香醇的酒味,如果可以,你问他要上一壶我尝尝。”

    凌安的白眼瞬间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额~~~前面我还那么认真的听,结果你竟然是想要人家的酒?你说的实力很强,是酿酒的实力吧。再说了,你都没出来,你是怎么闻到这酒味的?”

    “你能闻到我就能闻到,而且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他酿酒实力...额他自身实力是非常的强。”

    看着幽荧那一见到好酒就找不到南北的样子,凌安也不再和幽荧搭话,笑着面向大叔说道。

    “您放心,您的酒我一定赔给您,只不过我们这的酒可能比不上您亲自酿的,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您随我来,我去给您买酒。”

    大叔瞬间喜笑颜开,一把搂住凌安道。

    “小兄弟,挺识货啊,你也能闻出来我的酒好啊,好多人一闻我这酒,都嫌太烈,掩鼻逃走,那都是他们不识货。”

    顿时,凌安从小屁孩变成了小兄弟,大叔也豪爽的将一条胳膊搭在凌安的肩上。

    “我和你说,我就喜欢喝这烈酒,其他卖的太淡了,喝着一点都不爽,不过看在你这么懂酒的份上,给我稍微买一坛就行了,这几天嘴淡的时候喝两口,等选拔结束,我再回去喝。”

    其实凌安还蛮喜欢这样洒脱的人,包括一旁的柳沐缨,也没有感觉到大叔有什么反感之处,反而感觉和幽荧一样,大大咧咧,有什么话就直说。

    比起那些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阴险小人,这样的人相处起来会更加的舒服。

    凌安见大叔如此洒脱,便趁机说道。

    “大叔,那不知道方不方便到时候去您那讨一口酒吃?”

    “干嘛到时候啊,现在我就给你。”

    说着,大叔便背过手去一掏,从衣衬中又拿出来了一个小酒壶,虽然有些恋恋不舍,但最后还是递给了凌安。

    凌安望着小酒壶,顿时一脸的哭笑不得,大叔似乎看出了凌安的表情,随后挠了挠头说道。

    “哎呀,出门在外,怎么可能不多带几壶,至于问你要,那不是因为怕不够喝嘛,而且我身上也没有带钱,你可是答应过我了啊,我的酒也给你一壶了,现在反悔可不行啊!”

    凌安顿时笑出了声来。

    “放心吧大叔,我答应您的,一定给您买。”

    说着,凌安便将手中的小酒壶打开放到了自己的鼻前。顿时一股强烈的刺鼻味迎面扑来,要不是凌安强忍着,估计自己也会立刻逃离开来。

    可这一闻,却美了幽荧了。

    “这酒味,简直人间极品啊!凌安,你不用给给我买酒了,我就要这一壶酒,你给我收藏好,要是敢洒出来一滴,我今天半夜就出来掐死你。”

    凌安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可在大叔的眼里,感觉凌安是馋这酒馋的都开始咽口水了,这一下可算是合了大叔的意。

    “哈哈哈哈,小兄弟,知己啊!有机会咱们一定得好好喝个酒!能懂我酒的人,你是第一个啊!哈哈哈!”

    越说,大叔的手臂楼的越紧,直到最后疼的凌安直接挣脱开来,一脸尴尬的附和道。

    “一定...一定...”

    望着眼前的一切,知道真相的柳沐缨一直捂着嘴偷笑不止,这个插曲,甚是欢乐。

    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凌安和柳沐缨带着大叔来到了一个经常去的酒馆,给大叔买了一个新酒壶,并且打满了这里最好的酒。

    大叔打开酒盖闻了闻,一副很不满意的表情,不过也别无他法,正在大叔准备仰头尝一口时,突然看见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走了进来,大叔二话不说,提着酒壶便凑上前去,搭讪了起来。

    那眉飞色舞的表情,瞬间将侠客的风范一扫而光,刚才的好感随之散落一地,柳沐缨甚至对着大叔都翻起了白眼,不屑一顾。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结束了这次搭讪,大叔微笑着摸着自己的脸颊回到了凌安身边,仰起头尝了一口手中的酒。

    咂吧了两口后,发现凌安两人的神态似乎都有些不太对劲,还没等开口,凌安便鞠了一躬说道。

    “酒已经赔给您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鞠完躬后凌安直接转身离开了酒馆,柳沐缨甚至都没有理会大叔,直接走了出去。

    大叔见状,三步并做两步追了出去,拦住两人一脸微笑的说道。

    “别呀,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识货的酒友,咱们再聊聊呗。”

    话刚说完,大叔本来停留在凌安身上的眼神,瞬间被路过的一个美貌女子吸引了过去,等再转过头来时,凌安和柳沐缨早已走到了前方。

    “别呀!!等等我!知己!酒友!!”

    大叔的速度也是够快,两三步便再一次将凌安和柳沐缨截停了下来。此时凌安也没有隐藏什么,直接说道。

    “不好意思大叔,刚才还觉得您浑身侠客风范呢,但是您的言行举止,我觉得我就此别过吧,谢谢您的酒。”

    “别呀小兄弟,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世上唯有美酒和美女不可辜负,而且我也只是欣赏而已,别无他意。”

    凌安听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柳沐缨,柳沐缨此时气的脸都圆鼓鼓的,大叔看见,立刻开口道。

    “我对乳臭未干的丫头不感兴趣。”

    “你!!!”

    见柳沐缨气的差点动手,凌安立刻拉起柳沐缨的手,离开了现场,这一次,大叔竟然没有再跟上来,远远的望去才发现,这大叔又搭讪上了一位美女。

    终于脱离了是非之地后,柳沐缨那想要玩耍的心情瞬间全无,气鼓鼓的蹲在地上生着闷气。

    凌安买了两串糖葫芦,陪着柳沐缨蹲坐在地上,安慰道。

    “好啦,已经摆脱好色酒鬼大叔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了,等会我带你去吃更好吃的东西。”

    本以为柳沐缨是因为大叔好色的行为,同作为女生而生气,但谁知柳沐缨直接开口道。

    “太过分了!我不美吗?凌安你说,我美不美?他竟然见到我没有一丝想搭讪的欲望,还说我是乳臭未干的丫头,太过分了!”

    吃进嘴里的糖葫芦瞬间被凌安笑喷了出来,想了半天,着实让人想不到柳沐缨生气的点竟然在这里。

    不管是什么原因,凌安还是在努力的哄着柳沐缨,哄了有几个时辰,这时,体内的幽荧却待不住了,在凌安的意识中喊道。

    “你俩要打情骂俏话,咱们就回去,别在这人多的地方待了行吗?”

    幽荧心里在想什么凌安一清二楚。

    “幽荧,我看你不是想回去,你是想喝这个酒了吧。”

    说着凌安拿起大叔给的酒在自己面前晃了晃,这一下可算是彻底勾起了幽荧的酒虫。

    “你小子知道还问,这样,我看你们俩也不想回去,人太多我也不能出去,你赶紧喝两口,这酒一进入你身体,我就把它汲取过来,和我自己喝是一样的,你不会有任何感觉,也不会醉,快点,老娘快馋死了。”

    还能这样?凌安一脸不可置信的打开酒壶,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凌安强忍着这气味扬起头灌了两口,就当这酒刚进入嘴中后,仿佛雾化了一般,直接消失不见了。

    除了嘴中有一丝丝的酒味,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感觉,但此时的幽荧却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