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二十三章:天赋异禀?(求推荐求收藏)

    刚从觉醒状态退出来,凌安顿时感觉体内有一股能量在疯狂的膨胀,而且感觉随时会将自己的身体给撑破。

    望着有些异样的凌安,烛照立刻蹿到了凌安的肩膀之上,随后散发出自己的烛照之力,附着在凌安的身体上,这烛照之力与凌安体内的能量在疯狂的对抗,不过对抗了几回合后,还是烛照之力占据了上风。

    凌安体内的能量得以安抚之后,烛照和凌安全都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而一旁的幽荧,虽然脸上有明显的笑容,但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烛照,没想到你现在这么不行,就压制了一下凌安体内的能量,看把你累成什么样了。”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知道刚才凌安体内汲取了多少天地灵气吗?要不是我修为高,估计他早就暴毙了。”

    幽荧瞥了一眼烛照,仰起头灌了一口酒后,也不再管两人,自己走到藤椅旁躺了上去。

    “既然没事了,那你们继续吧。”

    “姑奶奶,你是个恶魔吧?!都这样了,还要继续。”

    “好呀,那就放弃吧,要不然你现在就把凌安弄死,我们再换厉害的人融合。”

    ......

    望着不停斗嘴的烛照和幽荧,凌安能看的出来,两人脸上都挂着微笑,与其说是斗嘴,倒不如说是打情骂俏。

    凌安也不再管烛照和幽荧,稍作休息后,便再次闭上眼想要进入到刚才的那种状态,可这一次不管凌安怎么做,无论如何都进入不了刚才的那种状态,现在唯一能够感受到的便是,整个身体感觉有用不完的劲。

    “喂~你们俩谁能理理我,喂~烛照大哥?喂~幽荧大人?”

    喊了半天,烛照终于气哄哄的扭过头来,用一脸吵输的表情望着凌安。

    “干嘛?”

    凌安关注的点并不在烛照的表情上,而是自己现在的状态,随后只见凌安站起身来,一边活动着,一边问着一旁的烛照。

    “我现在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这种感觉很像幽荧借助我幽荧之力时的状态,而且我刚才按照你说的闭上眼后,感觉好像做了个梦,梦里奇奇怪怪的,那种感觉我现在想进入却再也进不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烛照收拾起了情绪,绕着凌安走了一圈说道。

    “你的问题我等会再回答你,你先按照我说的做。”

    “还按照你说的做?不会又让我进入到别的什么状态中去吧?”

    “哪那么多废话,快按照我说的做。这次不用闭眼,但是要找到刚才你汲取天地灵气的那种感觉,之后再以你为圆心,将刚汲取到的天地灵气释放出去。你就把自己当成一个驿站,汇聚到你这里再发散出去。”

    凌安点了点头努力的照做了起来,虽然烛照说的有些抽象,但凌安的悟性还算不错,也都算是理解了,随后努力回想着刚才的那种感觉。

    静下心来,凌安再次感受到了空气中那暖暖的丝缕,不过这一次凌安想要将这丝缕汲取到体内,却十分的困难,半天过去,就只进入了稀薄的一点点。

    虽然只有稀薄的一点点,但凌安还是完全按照烛照所说的在做,这一点点天地灵气刚进入体内,便被凌安以自己为圆心释放了出去。

    不过这释放出去的天地灵气,还没跑出一臂的距离,就消散在空中不见了。

    “烛照,我按照你说的做了,感觉是成功了,但是好像又没有成功。”

    烛照幸喜的纵身一跃,趴到了凌安的胸口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别说话,继续刚才的动作,我仔细感受一下。”

    望着像变态一样的烛照,凌安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重复了起来。

    方法还是和刚才一样,凌安再次汲取了一点天地灵气又再一次释放了出去,如此重复了大约四五次后,烛照终于一脸兴奋的从凌安身上跳了下来,手脚并用的跑到幽荧身边,不停的晃着幽荧说道。

    “幽荧,我确定了!而且是百分之百确定,凌安他确实拥有领域,虽然这领域的范围才不到一臂的距离,但却是货真价实的!”

    “好的,我知道了。”

    幽荧那冷静的态度让烛照瞬间楞在了原地。

    “没了?这么大的事,就这反应?”

    “半臂距离的领域,你还想要我有什么反应?就这不错了,今后你就抱着凌安战斗吧。”

    凌安此时也是一脸的懵,望着烛照和幽荧说着根本听不懂的话,忍不走上前去,质问烛照道。

    “不是,你们谁能和我解释解释?”

    半天过后,烛照这才缓缓的仰起头,对凌安说道。

    “我这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呃,我先听好的吧。”

    烛照咳了两声,随后郑重其事的说道。

    “恭喜你,你拥有十分罕见的一种能力,名为领域,这就代表,你非同寻常。”

    “真的吗?哈哈哈哈,我就说嘛,我的人生注定了就是不平凡,那坏消息呢?”

    烛照瞬间阴下脸来,没好气的说道。

    “坏消息就是,你的非同寻常,是非同寻常的差,我从来没见过汲取天地灵气这么差的人,你要是排第一,没人敢排第二。”

    凌安虽然被烛照不停的说着,但凌安却没有丝毫的沮丧,能够重获自由,加上这上天的眷顾,剩下的就只有努力这一件事了。

    望着凌安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烛照也摇摇头叹息了一下,随后便将领域这一独特技能详细的给凌安讲述了一下。

    虽然听到有些云里雾里的,但从烛照的描述中不能听出,这领域十分的厉害,只不过现在自己还无法发挥其最大的作用而已。

    正当凌安还在努力尝试着汲取更多的天地灵气时,柳沐缨突然一脸兴奋的从村里的方向跑来。

    这一路小跑,累的柳沐缨跑到凌安身边后喘了好一阵。

    “发生什么了?这么晚才来,还这么急急忙忙的。”

    柳沐缨缓了两口气,兴奋的说道。

    “凌安哥哥,你知道吗?今年的学院选拔赛,要在咱们这举办了!”

    “要在咱们村举办了吗?什么时候?”

    “一个月后。”

    一听到一个月后,凌安本来还有点小激动的心情,瞬间被扑灭,一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自己准备的。

    “怎么这快,一般不都会提前一年通知吗?”

    “我也不知道,本来今年是轮不到我们的,但好像听说,他们昨天晚上连夜商讨过后,决定破例将今年的选拔赛放到咱们这举办。”

    听完柳沐缨的话,凌安似乎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昨天刚证实完自己不是妖纹,今天就宣布学院选拔大会由凌安村举办,不管怎么去想,这好像都有些太过突然。

    这举办学院选拔并不是一件小事,其中还有许多繁杂的事情,在提供比赛场地的同时,还要保障学院人员以及其他来参加选拔人员的衣食住行,这么大的工程量,可不是一个月就能搞定的。

    凌安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向柳沐缨继续问道。

    “你有没有从你爹爹那打听到什么消息?这个事情你爹爹同意了吗?”

    “你以为我为什么来这么晚,刚才我就去找我爹爹了,你爷爷也在,他们都同意了,而且我看他们都很开心的样子,不像是有什么难办的地方。”

    柳沐缨说完后,立刻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上面写着‘参’字的令牌,伸手扔给了凌安。

    “凌安哥哥,你也不用跑了,参赛令牌我已经给你拿过来了。”

    望着手中那枚古朴的令牌,凌安既高兴又忐忑,高兴地是,终于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参加选拔了,忐忑的是,每次选拔都极为苛刻,自己现在和别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想要在一个月内就提上来,有点天方夜谭。

    一旁的烛照纵身一跃跳到了凌安的肩膀上,望了一眼凌安手中的令牌后,向柳沐缨问道。

    “你们说的这个学院选拔是个什么事情?”

    柳沐缨望着烛照认真的解释道。

    “学院选拔简单点说,就是把有天赋的人集中到一起,然后教授御兽的本领。”

    烛照挠了挠头,笑了一下道。

    “这不就是拜师学艺吗,我们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学院这么一说,全都是自己找宗门去拜师,你们现在这倒是稀奇啊,还有专门弄个拜师的。”

    柳沐缨自然知道烛照和幽荧的常识还停留在上古时期,所以耐心的讲解道。

    “我们现在和你们那个时候当然是不一样的,现在这一切都非常正规化了,有专门教授御兽本领的学院,学成后才会进入你所说的宗门,这样可以更好的筛选有天赋的御兽师。”

    烛照在凌安的肩膀上,不停的点着头。

    “明白了明白了,这有点意思啊,现在的宗门到是省事了,想当年我们那会,为了进入一个宗门,身家性命都赌进去也不一定能成,凌安,你到时候进入了,可要好好修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