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二十二章:领域觉醒(求推荐求收藏)

    不一会,凌安便提着两坛酒走了出来,一坛直接递给了幽荧,另一坛则放在了一边,望着那刚递过去的一坛酒,直接被幽荧仰起头一口气喝完,凌安顿时心如刀割。

    “大姐,慢着点喝啊,家里就剩这两坛了,这些还是爷爷备在家里的,照这样下去,我的私房钱也不够你造的呀。”

    幽荧扔掉了手中的空酒坛,转身便将仅剩的一坛也打开了,不过这一次幽荧没有一口气喝完,而是一口一口的慢慢喝着。

    “我怎么发现你还是个守财奴呢?不只是这几坛啊,今后老娘的酒都包在你身上了,就算是你的拜师费,我俩总不能当免费的苦劳力吧,和你的提升相比,这点酒钱算什么,你说是吧。”

    一句句话怼的凌安哑口无言,不过一旁的烛照却探出头,一脸的问号。

    “不是,那我呢?我又不喜欢喝酒,敢情我就不需要报酬呗?我免费赠送?不行,我也要...”

    正当烛照还准备继续说下去时,凌安一把将烛照抱起,捂住了他的嘴,对着幽荧说道。

    “可以,成交,烛照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把幽荧大人伺候开心了,比给你什么奖励都要好,对吧。”

    烛照开始琢磨起了这句话的逻辑,凌安哪敢给烛照反应的时间,抱着烛照就跑到了一旁相对宽阔的地方,催促着烛照赶紧开始。被一推二搡的烛照,也放弃了思考,凌安这次算是又省了一笔。

    “好吧,既然幽荧发话了,我现在就开始教你,在教你之前,我想先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你知道修炼的本质是什么吗?”

    这十年,孟老只想让凌安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加上那时还是妖纹,所以孟老没有传授凌安任何御兽方面的知识。所以这本质是什么凌安是完全不知。

    望着不停摇着头的凌安,烛照狠狠的叹了一口气,最后平静下来说道。

    “真是造孽啊,好吧,那我就和你说说。修炼的本质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汲取天地灵气为己所用。”

    总共十个字,凌安反复念了几遍后,虽然字面的意思都很清楚,但还是一脸的疑惑。

    “你说的这个十个字我都能明白,但好像又不太明白。”

    “那对了,这说明你还有救。本质本质,就是剥开所有的一切,最基础最原始的东西。举个例子吧,会挥拳吧,有的人挥拳只能打倒一颗小树,但有的人挥拳却能轰平一座山,本质都是挥拳,但差距就是那么的大。”

    凌安认真听着烛照讲的每一个字,这一点凌安能够体会的到,即使再简单的基础,经过长久的打磨,定会变得不一般,付出与收获在时间的长河中,总是成正比的。

    见凌安有所领会,烛照便继续说道。

    “同样的道理,汲取天地灵气每个人都会,只是程度的不同,天生汲取较多的,一般都称之为有天赋,汲取的不仅多而且还很勤奋,可以更加有效的为己所用的,一般称之为天才!”

    天赋可能与生俱来,但是天才,没有一个是不付出成倍汗水的。凌安的天赋并不高,只能用后天来弥补,可惜的是,这‘后天’的十年,也被白白浪费,一想到这,凌安便狠狠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也仅仅是一瞬,凌安再次扬起嘴角打起了精神,这心态,便是这十年的收获。

    “看来我落下来的不止一点半点啊,不过还好,我现在才十八,而不是八十才重获自由,一切都不算晚。”

    让烛照万般嫌弃的凌安,在不放弃这一点上,让烛照得到了认可。

    “不错,有这种心态就好,接下来让我看看你汲取天地灵气的程度有多少。闭上双眼,将意识沉入内心,摒弃外界的一切干扰,用心听自己脉搏的跳动以及呼吸的节奏...”

    凌安缓缓闭上眼睛放空了一切,随着烛照的指挥一步步照做了起来。慢慢的,周围安静了下来,就连过耳的风声也都逐渐消失,直到最后感觉进入到一个无声的空间,这里一片死寂、虚无。

    烛照见凌安已隔绝了外界的声音,随后便改用意识继续传授着。

    “现在由内而外,用全身感受周围那游离的天地灵气,尝试将这些天地灵气吸入体内,然后使其通灌全身,不要让其游离出体外。”

    凌安在这一片虚无之中漂浮着,在意识中感受到烛照的话语后,开始由内而外想要破除这死寂去感受外界的天地灵气,可谁知,凌安越是想要破除这死寂,结果却陷入的越深,直到最后自己也被这死寂所完全吞没。

    无!包括声音,包括感知,包括世间万物的一切,甚至包括凌安自己,一切都是无的状态。

    这里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滴微光滴落了下来,在一处平面绽起微波,这微波越扩越大,但最终还是消散开来。

    紧接着第二滴微光也凭空出现滴落了下来,微波再次绽放扩展开来,这一次,凌安终于感知到了自己,自己便在这扩展开来的微波之中。

    随后一滴一滴的微光逐渐汇成了一道水柱流向平面,凌安似乎看见了自己站在这微波之中,但好像每一处都有自己的存在,每一处也都没有自己的存在。仿佛自己可以在这微波的任何地方。

    周围依旧是黑暗和死寂,不知为何,凌安仿佛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一切,虽然感知的范围不是很大,但即使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还是能够感受到此时烛照正在自己的右前方皱着眉头望着自己,随后这感知中还出现了幽荧的身影,这感觉非常奇特,甚至难以名状,凌安就这么一直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中。

    从第三者的角度看,此时的凌安如同丢失了魂魄一般,两眼空洞无神,身体周围还隐隐约约的散发着肉眼见不到的波纹,这一场景让烛照也顿时皱起了眉头,一旁喝酒的幽荧也迅速起身,来到了凌安面前。

    “你给他教什么了?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烛照一脸的严肃,没有丝毫玩闹的表情望着眼前的凌安。

    “幽荧,还记不记得当初咱们俩与世间万兽为敌之时,遇到的一个拥有自身领域之人。”

    “你说的是?!...兽之领域?!!难道?凌安也拥有自己的领域?!”

    烛照并没有打扰这种状态下的凌安,只是围绕着他不停的踱着步,观察着凌安。

    “你对领域可能并不太了解,因为领域只有极小的概率出现在我们灵兽身上,与拥有领域的灵兽融合共生后,也只有极小的概率会继承到御兽师身上,所以拥有这领域能力的御兽师,罕见度堪比拥有圣妖血脉之人。”

    幽荧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

    “可是你也没有领域啊,也没有办法继承给凌安,他怎么可能会有领域?”

    “我也还在确认,但他这种状态,确实非常像领域觉醒时的状态。等他从这种状态出来,一试便知他是否拥有领域。”

    幽荧身为妖兽,对于这领域只有耳闻和烛照一起见过一次,至于其本身并不了解,加上这拥有领域之人并不常见,所以也就没有听烛照提起过,这一次也算是长了见识。

    凌安在这波纹之中,不仅可以感知到烛照和幽荧的一举一动,就连他们的对话也凭空出现在了脑海中,这还不同于意识交流,仿佛在这波纹所覆盖之处,自己能够知晓万物。

    渐渐的,凌安将感知力从烛照和幽荧身上转移到了周围的环境中,顿时,凌安发现四周全都漂浮着如烟般的丝缕,这丝缕飘忽不定、若隐若现。凌安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只是将感知力放在了这丝缕之上,随后这丝缕便开始向自身飘来,一股股暖流缓缓涌入体内,汇聚在了脚下的微光波纹之中。

    此时凌安的脚下如同一片波纹四起的水面,水面之上万物皆可知。

    “这难道就是烛照说的天地灵气吗?”

    凌安蹲在自己的空间当中,想要用手捧起脚下的微光,但根本无法触摸到,反倒是用意识触碰到这微光之时,这些如水的微光开始慢慢汇聚到凌安的周围。

    微光越汇越多,起初还是星星亮点,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耀眼的光源。此时站在凌安身边的烛照和幽荧,突然感觉一股能量窜入体内,同时凌安身体周围的一切,也同样能够清楚的感知到。

    感受到这一变化后,烛照扬起嘴角,脸上说不出的兴奋。

    “没错,这就是领域!”

    望着一脸兴奋的烛照,幽荧也开始闭上眼感受了起来,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似乎意识和周围融合在了一起,周围的花草树木仿佛都可以是自己,这也是幽荧第一次感受到领域的奇特。

    凌安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沉浸了许久,慢慢的,凌安将自己的意识开始由内而外的发散,就在意识飘离这波纹后,周围的黑暗逐渐有光渗透了进来,耳边的风声也渐渐响起,再然后听觉、嗅觉、触觉都恢复了过来,现在的凌安,已经完全从领域觉醒状态中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