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二十一章:安然无恙(求推荐求收藏)

    姜云猛地一回头,发现凌安此时正站在自己的身后,除了之前受的伤,整个人毫发无损,这让姜云根本无法接受,想要再次进攻时,却发现自己早已脱力,就连身上的蛇鳞都自动退去,幽山蟒也回到了体内。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的实力黄阶之内根本无人能敌,而且这最后一击,就算是玄阶一段的人,也不一定能活下来,你怎么可能!”

    “我怎么可能活下来是吗?看来你并不是想要调查我的灵纹啊,你只是单纯的想要杀我啊?”

    说着,姜云准备拼尽最后一点力气进行反击,但谁知却被凌安一把提起,如同提小鸡仔般,按在树干之上。

    和颓废的姜云相比,凌安整个人活力焕发,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此时姜云没有看到的是,一对翅膀形状的黑色纹络,布满了凌安的后背,好在有衣物的遮挡,这才让其没有发现。

    控制住姜云后,幽荧迅速从凌安体内出来,就在姜云还没来得及惊讶之时,一团幽冥之火出现在了幽荧的指尖,只见幽荧在姜云的额头处轻轻一点,这团幽冥之火便迅速进入姜云体内,随后姜云的惨叫声便响彻了起来。

    柳沐缨闻声赶来,望着此时正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姜云,一脸疑惑的问道。

    “姜云这是怎么了?”

    “没事,他染上了一丝堕魂之气,我这幽冥之火可以将其燃烬,祛除这堕魂之气后,他就能恢复正常了。”

    凌安给柳沐缨做了一番解释后,柳沐缨这才明白了什么是堕魂之气。不过让人不解的是,姜云的实力有些超出了黄阶的水平,而且感觉也是刚刚掌握,并没有特别的熟练与扎实。

    望着一缕黑烟从姜云的额头处缓缓升起,最后消散开来,姜云这才停止了挣扎,昏厥了过去。幽荧围着姜云绕了一圈后,蹲坐在地上解释道。

    “他和你一样,实力也是揠苗助长的,非常的不熟练,能够使用共生技和进入灵体形态,却还在用拳打脚踢的方式进攻,这就足以证明我说的是对的了。不过有一点我非常的好奇,是谁给他浸染的堕魂之气呢?”

    如果连幽荧都不知道,那凌安和柳沐缨就更别提了,随后凌安也顺势蹲了下来,望了一眼幽荧道。

    “你沉睡了那么久,当世的事情很多不知道太正常不过了,先不用考虑这些,后面我们肯定要把这些事情都搞清楚,不过,刚才姜云晕之前好像看到你了,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不会,堕魂之气在清除后,被清除者前一个时辰的记忆也会随之清除,所以不用担心,等他醒来,就连你俩切磋的事情他都会忘记的。倒是你,这一次感受到差距了吗?”

    说着,凌安站起身来,一拳轰在身后的树上,碗口粗的树应声倒地,随便一跳也近三米的高度,还在继续尝试时,幽荧便将自己的力量收了回来,这一下让凌安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柳沐缨顿时捂着嘴偷笑了起来,随后拍了拍凌安的肩膀。

    “你呀,我刚才都看到了,徒有一身本事却毫无章法,从今往后你也自由了,明天开始,我每天都来找你一起修行,争取把你这几年落下来的都补上。”

    凌安爽快的点了点头,随后依旧沉浸在幽荧的力量当中,幽荧似乎看了出来,旋即对着凌安开口道。

    “是不是借用了我的力量,特别的爽?”

    “那肯定啊,如果一开始就借用了你的力量,我肯定不会输姜云多少,而且你的力量让我感觉整个人焕然一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爽感。”

    “错,这样的提升反而会害了你,基础不夯实、自身不过硬,即使有了我的力量,你也会像姜云一样都浮于表面,越是这样你就会越依赖于我,你今后就和沐缨一起修行,我会时不时的指导一二,等你补上了这十年的修为,直到我满意,到那时再让你随意使用我和烛照的力量。”

    凌安望着真心为自己好的幽荧,一时间眼眶都有些湿润,除了爷爷和柳沐缨,凌安在幽荧身上也感受到了那份真挚的关怀。

    “放心吧,我凌安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次凌安是下定了决心,这十年被荒废了过去,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乃至余生,绝不会再荒废一秒钟。

    凌安稍微收拾了一下杂乱的树林,扛起姜云便将其放到了自己家庭院门口前的藤椅之上,随后将柳沐缨送回家后,凌安也结束了一天的行程,躺在床上的凌安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仿佛像做梦一般,那么的虚幻和不真实。

    曾经因为妖纹煎熬了十年,如今一朝便改变了所有,而且还是如此离谱的经历,如果不是在意识中还能够与幽荧交流的话,估计凌安都会觉,今天一天都是在梦境当中。

    这一夜凌安睡的很香,没有因为再梦到兽潮而惊醒,也不再为了第二天偷跑出去而彻夜难眠,这一觉凌安直接睡到了大天亮。

    清晨,树林中的空气十分的清新,凌安伸了个懒腰后,发现爷爷早已离开了家门,不知道又去忙什么了,和往常一样,爷爷依旧给凌安留了几个热腾腾的红薯。

    稍作洗漱后,凌安拿着一块红薯推开门走了出去,一进入庭院,便望见此时还在藤椅上睡的四仰八叉的姜云,凌安慢悠悠的一边吃着红薯,一边向姜云走去。

    “喂,姜云大兄弟,喂!天才少年!醒醒啊,太阳晒屁股喽。”

    被凌安不停摇晃的姜云,终于睁开了迷离的双眼,一睁眼看到凌安后,吓的姜云一个鲤鱼打挺惊坐了起来,随后便警惕的望着周围的一切。

    “怎么?你专门监视我用的藤椅,现在坐上去也不舒服了吗?”

    凌安一边说着,一边依旧在悠哉悠哉的吃着手中的红薯,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丝毫没有发生一样。姜云不停摇晃着脑袋,回忆着昨天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想,只记得当时离开了大典会场去找凌安,再之后的事情就完全不记得了。

    姜云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脑门想要想起来些什么,但都无济于事,凌安像是看戏一般看着眼前的姜云,随后调侃道。

    “丢东西了吗?那你可得好好找找啊,别讹我头上了啊。”

    姜云实在是想不起来,便有些愤怒道。

    “说,是不是你给我下了什么药?还是我离开大典会场后你偷袭了我?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在你这醒来。”

    “大哥,我就说你别讹人啊,我哪知道你到底怎么了,我可是个良家妇男,天一黑我就回来了,昨天晚上我就在院子里坐着,就看见你喝醉了踉踉跄跄的走到我们家庭院前,扑腾一下就坐在了藤椅上,我还以为这是你喝多后的癖好呢,也没敢打扰,就让你睡到了现在。”

    姜云面对凌安的调侃,想要出手,但突然感觉体内好像缺了点什么,闭上眼睛感知了一番后,姜云也不再顾眼前的凌安,转身便向家的的方向跑去,临走时还不忘放下狠话。

    “我昨天肯定不会喝晕了睡在你门口,你肯定有什么隐瞒了我,我和你的事没完,走着瞧。”

    望着姜云离去的背影,凌安将最后一口红薯放入嘴中,不停的挥着手高声呼喊道。

    “好的您呐,我等着您哈~”

    等到姜云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幽荧和烛照也从凌安的体内蹿了出来,烛照一脸享受的躺在藤椅之上,幽荧则站在凌安身边,一同望着远去的姜云。

    凌安收起了刚才嬉皮笑脸的表情,一脸认真的对着幽荧说道。

    “幽荧,他应该是发现体内的堕魂之气不见了,才这么急匆匆的回去的,要不要跟上去,说不定能知道是谁给他浸染的堕魂之气。”

    “不用,就算我们现在去了,发现了是谁,但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只会是羊入虎口,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提升自己的实力。”

    凌安脸上再次挂上了微笑,用力的舒展了一下筋骨,随后便对着幽荧伸了伸手道。

    “来吧,怎么训练?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幽荧并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而是走到了烛照身边,用尾巴拍了拍烛照,高傲的说道。

    “你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该你出点力了,去教教他吐纳天地灵气,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烛照睁开了眼睛,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便将藤椅让给了幽荧,随后慢悠悠的走到了凌安的面前。

    “说实话,要不是幽荧亲自说了,我都懒得教你,都十八了,体内没有存储一点天地灵气不说,就连吐纳都不会,我咋就和你融合了呢?当时一定是刚苏醒,脑子还迷糊呢,要是现在,老夫铁定不会和你融合,还有...”

    听到烛照这唠叨的毛病又犯了,幽荧直接大吼道。

    “哪那么多废话,你到底教不教?还有凌安,昨天的酒还有没有了,再给我拿点过来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将幽荧的酒瘾给勾了起来,现在幽荧一提到酒,两眼都直冒光,凌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就向屋内走去。

    “没想到你还是个酒蒙子,等我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