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十七章:出乎意料(求推荐求收藏)

    姜云确认了半天后,发现这灵纹千真万确,随后便大笑了起来,给了凌安一个大大的拥抱,并祝贺道。

    “那里的话啊,你额头的灵纹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兄弟我真的是替你高兴。”

    “哇,那太谢谢你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把周围的人都撤了吧,让他们进来吃点喝点,反正再蹲那也没什么用了。”

    说话的同时,凌安还指了一下额头处的灵纹,姜云虽然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但可以看出,此时非常的不愉悦。

    村长柳申洪见到此状,三步并作两步的跨到了台上,确认了一番后,柳申洪欣慰的拍了拍凌安的肩膀。

    “好!是灵纹就好!”

    凌安其实也知道,柳申洪只是对事不对人,换做是谁摊上这件事,他都会如此对待,而且在他眼中,凌安村的利益高于一切,所以,凌安从来都没有记恨过柳申洪。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孟老便提升了一个声调,尤其是对着那些不怀好意的外村人说道。

    “大家也看到了,我孙子凌安并不是谣言中的妖兽一族,之所以会产生这个谣言,是在十年前,凌安融合灵兽后,灵纹的颜色并不纯正,所以便有了这个谣言。我们凌安村的人都知道,凌安是个孤儿,是在村门口捡到的,自幼便体弱多病,也都是靠着大家才活了下来,并一点点长大,所以,体质较差,是导致这灵纹并不纯正的主要原因。”

    孟老的前半段是说给凌安村村民听的,接下来的后半段,则是说给外村人听的,孟老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编道。

    “这十年呢,村民们为了照顾我和凌安,专门给我们建立一个庭院,用来让凌安修养身体,我年纪也大了,所以每天都会来人帮忙照看,经过这十年的修养,凌安终于是养好身体,灵纹颜色不纯正的问题,也随之得到了解决,所以,这个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请诸位此次回去后相互转告,我们凌安村,没有私藏妖兽师。”

    孟老这番发言,即给凌安村留足了面子,又将外村那霍乱之心给压了下去,当场便有几位外村人愤然离席。

    此时的台下一片掌声,这掌声更多的是给孟老的,此次过后,凌安村将不会再遭受其他村的诋毁,这也是柳申洪最想看到的局面。

    扬眉吐气过后,柳申洪接过话语权,继续进行着成人礼大典,见没有了好戏,台下外村人也渐渐都离开了宴席,这一次的狂欢,彻底属于了凌安村。

    十年了,凌安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出现在公共场合当中,上一次还是御兽仪式。柳沐缨全程笑的如花一般,这一次的成人礼大典,就连空气都是甜的,不过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姜云。

    成人礼大典圆满结束,但村里的人没有一个散去,全都继续把酒言欢,凌安和柳沐缨稍喝了两口,便将孟老送回了住处,随后两人也没有打算再回去,而是一人掂着一壶小酒,向庭院后方的小溪边漫步而去。

    明亮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颇有一股月下眷侣的意味,两人抿着小酒,散着小步,怡然自得,就连天雀也从柳沐缨的体内自动出来,在小溪中喝着水,舒展着腰身。

    “凌安哥哥,你是早就知道姜云在会场周围安排了人吗?”

    凌安脸色有些微红,但意识还非常的清醒,听到柳沐缨的问题后,笑了笑答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呢,是爷爷发现的,要不是爷爷和我一起去,我估计还真会被他给抓住。”

    柳沐缨一听,立刻着急的解释道。

    “凌安哥哥,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会在会场周围安排人抓你,如果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去的,而且我爹也没有告诉我这件事,回去我再找他算账。”

    凌安旋即揉了揉柳沐缨的脑袋。

    “傻丫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而且你爹应该不知道这件事,姜云是骗你的,会场周围的人,都是经常和姜云在一起的。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已经恢复正常,今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一听到恢复正常,柳沐缨立刻走到凌安面前,将手背在身后面对着凌安,一边倒退着走,一边好奇的问道。

    “说吧,从我早上走后,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速速详细的招来。”

    凌安仰起头灌了几口酒,支支吾吾的始终没有开口,这一下可急坏了柳沐缨。

    “怎么?还不能说吗?说,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你快说!”

    “哎呦我的姑奶奶,我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是这个事情,他不能说你知道吗?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总之就是,在你走后,我遇到了一些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我就有了灵兽和灵纹,就是这样。”

    柳沐缨皱着眉头,完全无法置信。

    “你知道吗?咱俩可是订了娃娃亲的,今后我可是你的夫人,你知道欺骗夫人的下场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什么?!这个...今后你娶了我,你自然就知道了,反正是非常恐怖的,让你再也不敢欺骗我的严酷惩罚!”

    凌安无语到一脸的黑线,笑着摇了摇头道。

    “好,我的姑奶奶,不过你先说服你爹娘吧,估计他们光听到让我娶你这件事,就会拿着棍子不远万里的把我腿给打断。”

    “怎么会!十年前我娘都答应了。”

    “对呀,十年前,那时候你才八岁,你能知道什么。”

    柳沐缨瞬间停了下来,一脸严肃的望着差点迎面撞上来的凌安,掂着酒壶质问道。

    “说,你是不是反悔了,不想娶我了!”

    “怎么会,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愿意,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面对着柳沐缨的咄咄逼问,凌安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今自己除了爷爷什么都没有,而且还在庭院中浪费了十年,现在的柳沐缨可是天才之女,全村的希望,而自己却平凡到如同一粒尘埃,掉落到人群中都不会被发现的那种。

    如此不平等的地位和境遇,凌安实在是无法说出那句‘可以呀,我娶你’。就在凌安还在纠结怎么回答时,突然天雀仿佛受惊了一般回到了柳沐缨的体内,随后从两人身边缓缓地传来了烛照和幽荧的声音。

    “哎,老夫那颗尘封了几万年的青春之心啊,怎么在听到这两个小情侣的打情骂俏后,又开始躁动起来了呢?”

    “谁说不是呢,想当年老娘也是倾国倾城的存在,都不屑看这种场面,不过,这几万年过去了,还有点怀念呢。”

    烛照和幽荧的突然出现,让在场的凌安和柳沐缨都愣住了,尤其是柳沐缨,微微张着嘴巴傻傻的愣在原地望着眼前的两个萌物。

    “你们怎么出来了?不是说有人的时候你们不出来吗?”

    烛照轻轻一跃,便跳到了凌安的肩膀上,耸了耸肩望向了此时正凌空环绕在柳沐缨身边的幽荧。

    “老夫怎么知道,你问她喽,她要出来的,我就跟着一块出来了。”

    此时幽荧围着柳沐缨绕了几圈后,悠然的落到了柳沐缨的肩膀之上,高傲的说道。

    “可惜了,你已经融合了那么弱小的灵兽,而我也和那个臭小子融合了,不然,还真想和你融合在一起,你身上血脉的气味,可太让人着迷了。”

    凌安听完,立刻将楞在原地的柳沐缨拉了过来,并用自己的身体挡着。

    “幽荧!你想干什么!?”

    “哎呦~为了小情人,连大人都不叫了,改直呼其名了呀,也好,老娘也不喜欢你大人大人的叫着,都把我叫老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小情人,正相反,我非常喜欢她,如果不是先和你融合了,我肯定会和她融合的。”

    凌安正准备继续问下去时,身后的柳沐缨却将头悄悄的探了出来,见烛照和幽荧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看上去和凌安很熟的样子,便壮起胆来,小声的问道。

    “你们两个,是凌安哥哥的灵兽吗?”

    “很明显,我是妖兽。”

    “老夫是你哥哥的灵兽。”

    望着两只很萌的圣兽,却发着女王范和年迈老者的声音,形象和声音的完全不搭,惹得柳沐缨哈哈大笑了起来,即使感觉有威压的存在,但也实在是无法联系到这两个萌物之上。

    下一刻,震惊的表情就换到了烛照的脸上,只见柳沐缨走上前,一把将幽荧抱了起来,不停的用脸蹭着幽荧那毛茸茸的身体,烛照见状,惊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随后立刻转身,背对着两人,嘴中还在不停的念道着。

    “凌安,你小情人是真胆大啊,敢这么亵渎幽荧大人,我和幽荧相处了上万年了,上一次这么对幽荧的人,现在坟前的树估计都已经参天了,我劝你也赶紧转过来啊,当心殃及池鱼。”

    其实凌安对于烛照和幽荧的认知,并没有太深,毕竟也是今天才相见,虽然意识当中有两圣兽的信息,但也是浮于表面,只知道两圣兽非常的厉害,至于厉害到什么程度,至今还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

    听完烛照的碎碎念后,凌安一脸的疑惑,随后拍了拍烛照,用手指着前方问道。

    “烛照大哥,这?有什么恐怖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