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十六章:谁敢再说是妖兽师(求推荐求收藏)

    凌安将孟老送回到院内后,微微仰头看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太阳,着急忙慌道。

    “爷爷,您休息会,我不陪你了啊,沐缨还等着我去看她的成人礼仪式呢,我先去了啊。”

    孟老同样看了一眼天色,随后召出了灵羊,俯身坐在了上面。

    “等等,爷爷陪你一起去。”

    “你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又去?”

    孟老仰天长笑,捋了捋自己的胡须道。

    “那能一样吗?刚才的典礼又没有我孙子参加,现在也要去参加了,我这个做爷爷的,怎么能不去呢?快上来,现在去还能赶上。”

    灵羊也是兴奋不已,还没等凌安走过来,自己便先跑到了凌安身边,跪坐在了地上,等待着出发。

    此时的成人礼大典已经进入到了最后一个环节,作为全村最优秀的柳沐缨和姜云最后压轴上场。一上台后,柳沐缨便不停的扫视着台下,想要努力的在某个角落找到凌安的身影,可惜寻找了半天,依旧没有看到任何踪影。

    两人站定,姜云也同样俯视了一番,随后将头凑到柳沐缨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怎么?在找凌安呢?”

    柳沐缨斜视了一眼姜云,并没有搭话,但谁知姜云却继续说道。

    “我也想他能来呢,毕竟他可是我的发小,这么重要的事情,能有他一起来见证,我也很开心。但是,我好像听说,因为这次大典来了许多外村的人,所以这个会场周围秘密安排了许多人,以防发生什么岔子。比如,防止妖兽一族的人偷偷溜进来什么的。”

    还没等姜云说完,柳沐缨便突然扭过头来,狠狠的盯着姜云小声且凌厉的说道。

    “我说你们怎么把凌安庭院周围的人都给撤了,原来是想引他就范,我们都是从小长到大的,你都忘了吗?是不是他只要一来被抓住,你们就又有理由处置他了!!?”

    姜云并没有被惹怒,反而是面带笑容的说道。

    “沐缨,你误会我了,我们几个情同手足,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你要知道,你父亲才是村长啊,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偏偏在这个时候才告诉我!?”

    “哎,我哪知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我还以为你想通了,故意引他来的呢,其实也好,毕竟他是妖兽一族,你们是不可能的,虽然他是我手足兄弟,但是你也知道我,我是一心为了咱们村,为了我们灵兽一族,所以...哎,我是真不想啊。”

    望着姜云的嘴脸,柳沐缨转身便想下台去通知凌安,但却被一旁的姜云一把抓住。

    “怎么?想把你父亲的脸都丢尽?还是说让我们村今后成为其它村的笑柄,如果这些你都不在乎,只在乎你的凌安,那你现在就离开这个台子吧。”

    说完,姜云才将手松开,柳沐缨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就在准备有下一步动作之时,柳申洪一步跃了过来,用手紧紧的握着柳沐缨的手腕,一边面对着台下的人微笑着,一边小声呵斥道。

    “我不知道你们俩说了啥,你又准备要干嘛,但是我警告你,这个时候你要是有什么幺蛾子,我定不饶你,走。”

    柳申洪完全没有给柳沐缨说话的机会,硬抓着手腕便向台前走去,此时台下摆满了酒桌宴席,村民以及外村人员都挤坐在一起,就在伴乐响起后,柳申洪也笑嘻嘻的冲着台下的村民们宣讲道。

    “此次成人礼大典已经接近尾声,这两位之所以最后上来,是因为我要着重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拉着的这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是在下的犬女柳沐缨,旁边这位是姜力坤的独子,也是我们村的天才少年姜云,年仅十八岁,就已到达黄阶九段,即将突破至玄阶。而且他的灵兽幽山蟒也属极品,将来定能进入五大学院,前途不可限量啊。”

    于此同时,姜云将自己一人高的幽山蟒召了出来,引得众人一片欢呼,就在柳申洪准备继续介绍柳沐缨时,突然场下有个外村人高呼道。

    “柳村长,你们村不是还有个叫凌安的小伙子吗,怎么到最后了他还没有来!”

    “就是,他该不会真如传言所说,是妖兽一族吧,私藏妖兽一族,那可是重罪啊!”

    外村人你一言我一语,凌安村人被怼的是敢怒不敢言,就在柳申洪准备想方设法解释时,从人群后面传来了孟老了声音。

    “还没结束呢?!是在等老朽和老朽的孙子凌安吗?”

    一听到凌安二字,所有人纷纷向后望去。姜云此时嘴角微扬,看了一眼身旁的柳沐缨念道。

    “好戏要来喽。”

    只见此时凌安搀扶着孟老,一步一步的向着台前走去,好在凌安头绑布带,没有引的本村人哗然而起,但不明情况的外村人却一头雾水,不止为何有这等反应。

    台上的姜云望见孟老一同前来,脸上虽然有所惊讶,但还是笑了起来。

    “呵呵,看来,这罪要同连了。”

    一旁的柳沐缨疯狂的使着眼色,凌安虽然全部都接收到了,但最后还是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继续扶着孟老向前走去。

    这一下,台上的柳申洪却站不住了,立刻松开了柳沐缨的手腕,一个箭步跃到了孟老面前,用仅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孟老,您什么意思,虽然我同意了让凌安可以在村里自由活动,但是您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您怎么还带着他来了?这里还有那么多别村的人,他们有的都听到了一些凌安的谣言,再加上这布带一遮,不就等于承认了嘛?万一有个闪失露出了妖纹,都时候不给别的村一个说法,您觉得咱们村的地位还能保住吗?孟老!!”

    看得出来,此时的柳申洪已经有些慌神了,最后孟老两个字竟然喊了出来。但此时的孟老却依旧满脸洋溢着慈祥的微笑,那种笑容,就连柳申洪都很久没有见过了。

    “放心吧申洪,我什么时候做过有损凌安村的事情,我现在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凌安,同样是为了凌安村,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别的村对于咱们村的质疑,为你接下来的打算铺路。走,凌安,我们上台。”

    孟老此时也不再管柳申洪是怎样的表情,带着凌安便向台上走去,虽然孟老如今已不再是村长,但威望依旧还在,其余人也不敢有什么阻拦,就这样,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孟老和凌安两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台上。

    见凌安过来,柳沐缨立刻上前搀扶住了孟老,同时一脸责备的望向了凌安。

    “你怎么这么明目张胆?!还带着孟爷爷,他们给你下了一个套,就等着你来呢,你乘机就溜走,实在不行劫持我也行,不管怎么样,保命最重要!!”

    凌安将孟老扶到台子中央,随后对着柳沐缨宠溺的笑道。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我如约而至,这一次不仅如约而至,我还要陪你一起完成这成人礼仪式。”

    “你疯了吧?找机会赶紧走,还有你额头上的布带千万别弄掉了啊。”

    凌安笑了笑并没有再继续解释,如今不管怎么解释都显得太过苍白,只有行动,才能证明一切。

    站在台子中央的孟老台了抬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随后用成稳的语气说道。

    “诸位凌安村村民、各村尊友,我这次之所以带着凌安前来呢,就是想借着这成人礼大典澄清一个谣言,想必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那就是谣传我家凌安是妖兽一族,额头处有妖纹呈现,也因此,我村错失了去年举办学院选拔大典的机会,我本以为这谣言最终会消失,但没想到的是,谣言愈演愈烈,所以,这一次我特地带着凌安,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说着,孟老对着凌安使了一个眼色,凌安点了点头,伸手就准备取下额头处的布带,就这一举动,顿时让凌安村众人以及柳申洪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旁的姜云一脸愁云的等待着结果,柳沐缨则紧紧的抓着凌安的手,最后直接闭上了双眼。

    布带飘落,凌安的额头也显露了出来,此时没有任何的纹络出现,就在下一刻,一叶红色灵纹缓缓的出现在了凌安的额头处,那红色,是如此的鲜亮,也是这红色,洗刷了凌安这十年的屈辱。

    就在这红色灵纹显露出来后,整个台下的人先是为之一惊,随后各种声音便哗然而起,有真心为了凌安而高兴的,有依旧疑惑和身边人交流的,还有别村的人因为没有看到想要的结果而捶胸顿足的,一时间千姿百态,哗乱不堪。

    一旁的柳沐缨此时已经傻了眼,上午去时,凌安的额头处还是暗黑妖纹,仅仅半天时间,这暗黑妖纹便转眼成了赤红灵纹,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柳沐缨眼中含着泪水,不停的捶打着凌安,略带哭腔的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为什么都不提前和我说一下,害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你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我怎么办。”

    如果不是台下有人,估计柳沐缨此时就已经扑倒凌安的怀里了。

    “事发突然,等后面有机会,我肯定会和你讲清楚的。”

    凌安摸了摸柳沐缨的头,安慰了一番后,又将眼角泪水给擦拭干净。而此时一旁的姜云,对于眼前的一切无比的错愕,只见姜云两步跨了过来,站到凌安面前,仔细的盯着凌安额头处的灵纹。

    “怎么了,我的好兄弟,我的额头上是有灰吗?还是你觉得我额头上不应该是灵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