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十二章:“死敌”?(求推荐求收藏)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村长搂着凌安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但是凌安却有些迷惑,在八岁的凌安意识中,还没有对死亡有太深的理解,不过看到爷爷这般模样,凌安还是十分体贴的安慰道。

    “爷爷,没事的,下次我争取早点回来,不让爷爷担心。”

    “好,好,我的孙子是最乖的,我们回家吧。”

    凌安望着被毁的村庄,虽然心里非常难过,但好在爷爷在,小伙伴以及疼爱自己的村民们都在,难过的情绪瞬间便被冲淡了许多。

    望着从远处和村长一起走过来的凌安,人群中的柳沐缨疯狂的对着凌安挥舞着双手,凌安看到无恙的柳沐缨,兴奋的拉着村长快步的向前跑去。

    就在凌安即将跑到柳沐缨身边时,柳申洪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突然眉头紧锁,下一秒立刻站了出来挡在了自己女儿面前,同时将古猿召唤了出来,对着凌安做出了进攻姿势。

    不只是凌安本人,就连村长都感到有些诧异,正准备询问原因时,其他村民也如同柳申洪一般做出了同样的反应和动作。

    “凌安,你站住!!在往前走一步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凌安望着此等架势,顿时吓得站在了原地,不敢再有半点动作,村长见状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

    “村长,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注意你孙子的灵纹,不,应该称之为妖纹!!”

    这一点村长确实没有丝毫的注意,之前望见凌安活着回来,就已经激动不堪,根本没有注意到凌安的额头,这时村长稍微收了一下情绪,走到凌安面前,仔细的看了一眼额头处。

    那里,不是红色的灵纹,而是,暗黑色的妖纹!!

    这种情况是谁都不想见到的,包括村长自己,养育了八年之久的孙子,竟然是妖兽一族,这种打击不亚于当时听到凌安死了的讯息。

    面对着所有人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凌安仿佛丢失了自己的依靠,如一叶浮萍般在若大的湖面孤零零的飘摇着。

    “村长!我们相信你也不清楚凌安竟然是个妖兽师,而且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对于妖兽师应该处以怎样的极刑,不过念在凌安在村中生活了八年,就给他一个痛快吧!!”

    “没错!!妖兽师罪大恶极,坚决不能放过!!”

    “我觉得兽潮就是凌安引起的!他一个妖兽师在灵兽群中,肯定会让灵兽产生恐乱,没错,一定是他!我们的村子也因他被毁!!”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恨不得即刻便将凌安口诛笔伐了。凌安强忍着委屈向身边的一个有水的小坑中望去,这一次凌安便将自己额头处的暗黑色妖纹看的一清二楚,随后凌安开始不停的擦拭着额头的妖纹,想要将其擦掉一般。

    柳沐缨的母亲想要替凌安辩护,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来,柳沐缨从父亲身后蹿出,想要到凌安身边,可惜还没走出一步,便被柳申洪一把拽了回来。

    凌安虽然小,还不懂得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但凌安懂的,这些人,已经不是曾经那些疼爱自己的人了。眼前的这一切,正如一把尖刀,在凌安的心上不停的划着伤痕。

    村长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凌安的暗黑妖纹,随后缓缓站起身来,将凌安护在了身后。

    “大家先稍安勿躁,刚才我仔细看了一下,凌安额头处的妖纹并不是全黑,里面还带有些许红色,所以并不能因为这个,就断定凌安是妖兽一族。妖兽浑身会散发极阴之气,而我们的灵兽则散发着日月精华之气。所以不管是妖兽还是灵兽,我们让凌安召唤出来,便能真相大白。”

    所有人念在旧情,并没有着急动手,并且同意了村长的建议,可就当大家催促着凌安召唤时,凌安却面无表情的说道。

    “爷爷,我没有融合灵兽。”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无比,没有融合,那额头处的妖纹又是从何而来,众人不信,强逼着凌安进行召唤,可是试了许多次,确实没有召唤出任何东西来。

    一时间众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村长借此站了出来,并郑重其事的说道。

    “既然现在无法确认凌安是妖兽一族,所以就不能以妖兽师来处理凌安。况且大家都是看着凌安长大的,凌安是什么样的品性,想必大家都非常清楚,退一万步说,即使凌安是妖兽一族,他又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就一定要处以极刑吗?”

    村长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灵兽与妖兽之间的恩怨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以至于产生执念,与固化思维,难道妖兽一定都是坏的吗?我们早该破除这份隔阂,重归上古时期,灵兽与妖兽和睦共存的繁荣盛世。”

    “放屁!!妖兽师有放过我们吗!!村长!你难道忘记了吗!?三十年前我们刚来到这临安村时,遭遇到了那群妖兽师们,他们烧杀抢掠,我们凌安村因此牺牲了多少人?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咱们村至于落败到如此地步吗?你可怜他们,他们什么时候可怜过我们!!”

    “你确保他现在不会干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大了你还能保证吗?他终究是妖兽一族,以除后患绝不会错!!”

    曾经痛苦的回忆再次被勾起,经历过那次洗劫的人,全都愤愤不平,难以同意村长的观点。

    面对部分村民的苦苦相逼,原本满脸惧色的凌安,仿佛想开了些什么,那稚嫩而恐惧的脸上,突然挂上了灿烂的笑容,那是一种无所谓、玩世不恭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些曾经对自己呵护照顾的人,此时因为一个所谓的妖纹,就变的如死敌一般,凌安却笑了起来。

    与其说凌安想开了,到不如说,凌安将原来的自己埋到了心底最深处。

    村长劝说了许久,最终还是没能改变众人的意思,就连凌安都已经放弃了,可谁知村长直接向前跨了一步,随后双膝跪地,毅然决然的望着众人。

    “诸位,念在我莫苍松为凌安村鞍前马后这么多年的份上,今日可否放我孙儿一马,我愿即刻卸去村长一职,一直陪同我孙儿至成年,不离开半步。期间如果我孙儿有任何伤天害理之行为,我定亲自铲除祸害,并以死谢罪!”

    说完,村长对着众村民连叩三首,此时一旁的凌安再也仍受不住这般委屈,最后还是一边拽着爷爷,一边放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爷...爷爷...你...你起来,你快起来...呜呜呜...”

    “凌安,过来跪下!!向大家保证今后绝不做有悖天理之事。”

    别人怎么说,凌安不会理会,但爷爷说的话,却一定是要遵循。凌安一边抽泣着一边双膝跪地,而后也随同爷爷对着众人连叩三首。

    望着做到如此地步的村长和凌安,众人也都沉默不语,最后还是柳申洪开口道。

    “行了,既然村长都这么保证了,那我们就按照村长说的来,如今的当务之急是重建凌安村,现在换村长太过紧迫,就先让孟老继续连任,等村庄重建后再讨论也不迟,大家意见如何。”

    所有人都表示了同意,但对于凌安的提防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就连柳沐缨想要上前到凌安身边,都被柳申洪禁止了。

    这件事情至此算是告一段落,所有人开始忙碌着搭建零时居住的小木棚,解决当晚的居住问题,凌安和孟老也加入到了其中,虽然众人的芥蒂始终没有放下,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大家也都暂时任由凌安自由活动了。

    直到夜晚,凌安额头上的妖纹还一直显露着,并没有隐藏起来,这件事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孟老也无法解释。

    忙碌了一天,凌安和孟老疲惫不堪的躺在拿几块碎木搭建的小木棚中。这晚天上的星星非常的多,而且特别明亮,凌安笑嘻嘻的躺在爷爷身边,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天上的星星。

    孟老心疼的看了一眼凌安,而后关切的问道。

    “凌安,你恨大家吗?”

    “说实话吗?”

    “当然要说实话了。”

    凌安想了片刻,随后笑着说道。

    “说实话,有一点点。”

    莫老摸了摸凌安的脑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但是爷爷希望,你不要去记恨他们,他们恨得是妖兽师,并不是你凌安,只不过碰巧你的灵纹很像妖兽师的妖纹,所以他们才会这样。但是你要知道,没有他们的照顾,你可能在八年前就离开这个世界了。不管他人如何,我们自己要学会感恩,懂了吗?”

    凌安乖巧的点了点头。

    “嗯嗯。爷爷,妖兽师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坏吗?我也有妖纹,那我是不是长大后就成了坏人呀?”

    “那你觉得自己是坏人吗?”

    “肯定不是,我帮助了好多好多人呢。”

    莫老也跟着凌安躺平了,望着天上的星星说道。

    “没有谁天生就是好的,也没有谁天生就是坏的,爷爷认为妖兽师也是一样,他们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就像我们灵兽师,也有坏人的存在,好坏不在灵兽或者妖兽,而是在人。”

    “那他们为什么这么恨妖兽师呀,苏大人也是,大家们也是。”

    “等你大了,有了自己的认知观后,你就能明白了。不过爷爷希望你长大后,可以放下这根深蒂固的成见以及仇恨,为灵兽和妖兽的和平贡献一份力量,虽然这条道路艰苦而曲折,可能会遇到更多心存仇恨之人,但人生在世,不能浑浑噩噩日复一日,一定要活出自己的价值。”

    仇恨与成见就如同一座大山,根深蒂固不可撼动,但,总会有那凿山开路之人,打破成见,消除仇恨。

    莫老和凌安都带着微笑熟睡了过去,迎接他们的,将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