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王

第一卷 御兽之途 第十一章:暗黑妖纹(求推荐求收藏)

    兽潮奔涌而过,整片兽林被尽数毁坏,凌安村也在所难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所有村民在兽潮涌入凌安村之前,全部撤到了村旁的一处小山之上,进入到兽林的孩子们,也都被村长、王岩和苏景辰三人救了下来,不过,唯独缺了凌安一人。

    村民们站在小山之上,伤痛欲绝的望着被兽潮毁坏的村庄,无不捶胸顿足、哀伤落泪,也不知是谁带的头,随后都跪了下来,对着面前的兽潮以及苍天叩拜了起来。

    “老天呀,我们凌安村民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们呀。”

    “苍天在上,我们今后一定多多行善积德,希望苍天能够饶恕我们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我们的家啊...”

    ......

    祈祷声、哀求声、诉苦声,所有的声音都混杂在一起,仿佛想要将这不公的遭遇全部都诉说出来。

    村长并没有跪下祈祷,而是站在最高处遥望着还未归来的苏景辰,村子毁了可以重建,但人没了,那将是永久的分别。

    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村长再次清点了一下人数,现在就只差凌安、柳沐缨和苏景辰三人,焦急的村长不停的在原地踱步着,一旁的王岩也露出了些许担忧之色。

    就在村长焦急万分之际,在远方未倒的树林之中,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人和一条巨蟒在那穿梭着,王岩一眼便认出了苏景辰,兴奋的站了起来高声喊道。

    “是我大哥!我大哥回来了!!大哥!!我们在这!!!”

    村长闻声也望了过去,此时的苏景辰也有些许的狼狈,衣服被树枝挂了许多口子,而幽山蟒也是如此,身上细细索索的全是刮痕。就在苏景辰跃到村长面前时,村长立刻上前,寻找着凌安和柳沐缨的踪影。

    可是寻找了半天,除了昏迷过去的柳沐缨,完全没有见到凌安的身影,村长似乎感知到了些什么,强做镇定的向苏景辰问道。

    “苏...苏大人,我孙子凌安呢?”

    苏景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孟老,您孙子我没有找见,只找到了这个小丫头。”

    如果不是有人扶了村长一把,村长立刻便会晕倒过去。

    “不..不..不可能,苏大人,我求求你,你再带我去找一下好吗?我求你了。”

    苏景辰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的很不耐烦了,加上村长这么一央求,直接暴吼道。

    “孟苍松!!你不要得寸进尺!能进入兽潮救这些小屁孩,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不要倚老卖老,我没有额外要你钱就够不错了,而且我告诉你,你孙子已经死了!!我去到他那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脑子如同炸裂开一般,村长最终还是没能站稳,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远方依旧在奔涌的兽潮。耳鸣、眩晕感,周围的一切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其他人都消失了,渐渐的没有了一丝的声响。

    曾经和凌安的温馨画面,现在如电影一般在村长眼前不停的浮现着。望着凌安刚刚会走时,那第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有牙牙学语时的第一声‘爷爷’;曾经的种种,是那么的美好。

    周围的声音渐渐的又响了起来,村长眼前的这些景象也都如烟般飘散开来。下一秒,村长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转身便向小山下走去,苏景辰见状,立刻拦住了村长的去路。

    “你要干嘛去?”

    “救我孙子。”

    苏景辰先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而后变为无奈的嘲笑。

    “你没看见这兽潮吗?别说你了,如此规模的兽潮,就算是天阶御兽师乃至神御师来了,他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来,别白日做梦了,赶紧把剩下的银子给我,你们这破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村长冷漠的看了一眼苏景辰并没有回话,而是绕过苏景辰继续向下走去。就在村长刚向前走了两步,突然眼前一黑,在即将晕倒前,便模糊的听见苏景辰说道。

    “你哪也别想去,你死了我问谁要钱。还有你们,不想....”

    村长耳边的声音渐渐变弱,直至最后如死水般宁静。

    夜晚很快便已降临,这兽潮渐渐的减弱了下来,此时的凌安躺在地上,身上那两道光亮已经消失,周围的灵兽也逐渐停下了奔袭的脚步,即使还有行动的灵兽,也全都出奇一致的避开了凌安。

    炽热和寒冷这两种感觉,莫名其妙的同时出现在凌安身体里,仿佛做梦一般,天空一半光明,一半黑暗,自己也仿佛要被分裂成两半一样,那种痛苦无语言表,但又无法呐喊出来。

    就这样过去了一整夜,这两种感觉一直在折磨着凌安,就在初阳照射到凌安身上时,突然,梦境如同镜子般破碎开来,凌安猛地睁开了双眼,随后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仿佛在水中憋了许久一样。

    周围灵兽见到坐起来的凌安后,全部惊慌的四散逃去,顷刻间,凌安方圆五里再也没有任何一只灵兽的踪影。

    凌安晃了晃脑袋,望着周围被毁坏的森林,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但只记自己从幽山蟒身上掉落了下来,之后就完全没有了意识,再醒来便是现在这副景象。

    就在回想到柳沐缨时,凌安猛地站了起来,开始不停的环顾着四周,想要找寻柳沐缨的身影,但是周围除了被踩踏出的深坑以及被撞到的树木,别无他物。

    大概跑了两步后,凌安突然看向了自己的腿,原本被树枝贯穿的大腿,此时已经完全愈合,就连一个疤痕都没有留下,这让凌安越来越迷惑,甚至开始怀疑之前是不是梦境。

    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便是返回凌安村一探究竟,打定主意后,凌安立刻行动了起来,快步朝着凌安村的方向跑去。

    连凌安自己都不知道的是,此时凌安的额头处,正显露着一枚暗黑色的妖纹。

    凌安村的小山处,被苏景辰打晕的村长此时也苏醒了过来,而苏景辰和王岩早已不见了踪影。

    村民们身上的财物全部被苏景辰洗劫一空,没有留下来任何值钱的东西,但这些已经不是村民们所在意的事情了。兽潮退去,所有人望着眼前被毁于一旦的村庄,前半辈子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才是让村民伤痛欲绝的事情。

    “走吧,我们回村子里去。”

    村长仿佛瞬间老了几岁一般,原本那眼神里的光也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无尽的暗自忧伤。

    就在村长往下没走几步时,也不知是谁在身后愤怒的喊道。

    “回村子?哪里还有村子?我们的家没了!!要不是你找来苏景辰,我们至于现在身无分文吗?啊!!!现在就连重建的资本都没有了!!”

    愤怒积攒到一定程度时,总是需要一个点去发泄,而村长便成了最好的发泄口。这些道理村长也自然明白,还没等村长说话,便又有人站起来对着刚才的那人吼道。

    “这兽潮跟村长有什么关系?你有火不要乱发,虽然那两个人不地道,但没有他们和村长,你家娃能活着从兽林里出来?!!”

    随后又有帮腔的喊道。

    “就是,就你一个人银子被拿走了吗?我的也没了!你也不看看村长,凌安到现在...”

    就在提到凌安二字时,村长突然灵纹一闪,召唤出灵羊,震吼道。

    “都够了!都别再说了!我身为一村之长,如今村子被毁,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现在不是我们发泄各自怒火的时候,有这些劲头,全都用到村子的重建上去!你们的亲人现在不都在你们身边吗!村子没了我们可以再建,人在就是万幸!走!回凌安村!!”

    所有人都没有看见,此时的村长,泪水早已充满了眼眶。

    下了小山,穿过一小片未被毁坏的树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破败不堪,曾经通往村子里的木桥早已面目全非,大门也被踏碎到了泥土里,一切都回归到了起点。

    原本已经平复了一些的村民,在看到如此荒凉的景象时,再一次失声痛哭了起来,这一次村长没有再去制止,而是弯腰拾捡着地上的残木碎瓦,柳申洪上前一把搀扶住了村长,自己也强忍着悲痛安慰道。

    “村长,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你还有我们,一定要挺住,重建凌安村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村长听完,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老泪纵横的正准备说些什么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爷爷!!!”

    这声音听了八年,绝对不可能听错,村长震惊的猛然回头,望见远处一个小孩正向着自己奔来,这个小孩不是别人,正是凌安。

    村长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站都没站稳便向着凌安奔来的方向跑去,即使连续几个踉跄,但也无法阻止村长的步伐。

    凌安望着热泪盈眶的村长,一下子便扑到了怀中,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恐怕没有人知道,就这样,爷孙两人久久的相拥在初阳的光辉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