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修凶猛

第21章 交锋(求推荐求收藏)

    兴许情绪激动所致,向鸿羽这一句显得异常大声,连哗然声都压下去不少。

    向苼听了个清楚,面色微沉。

    得到《移形换影》秘法后,她完全可以不回去,从此当一个散修。因而这一路来,她心中亦在摇摆,纠结要不要冒险回到目的不明的向鸿羽身边。

    此刻,却不用再纠结了。

    只是《还真三法》上限极低,只到筑基期便无路可走。正统修真心法皆被宗门垄断,她回不去炽焰宗,就无法改修更高品级的心法。

    而吕竹口中那本八品镇派心法虽然诱人,可尚收藏在吕氏祖地当中,她从一开始就没抱过希望。

    只能另想办法。

    念及此处,向苼心思一敛,径直跳下土墙离去。

    而在土楼天井当中,袁仲听到向鸿羽这番诚恳之言,怒气也有所收敛,总算不再摆着大家一起丢脸的态度继续闹事,甩袖步入土楼内。

    散修们见无热闹可看,顿时渐渐散去。

    半个时辰后,袁仲口干舌燥地喝了口茶,总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向鸿羽脸色僵硬地听着,整个人都陷入了强烈的震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看似乖巧的向苼竟然如此胆大包天,骗到内门长老的头上。

    “桀桀,这个小丫头真有意思,比起你来也就是天赋差了些,心性却是万中无一,说不定更适合当我的弟子。”

    识海中苍老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你那对头关远志大抵是动手了。她提前知晓,竟能想出这等办法骗到下山令牌,着实难得。”

    向鸿羽听着识海中老者夸赞,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隐隐生出一丝嫉妒。

    虽然老者行事做派更似魔道,他心中早已将老者当师父看待,十多年来从未有一日怠慢,却未曾在其口中听过半句夸赞。

    “前辈,向苼……她不过是一个炉鼎!”

    向鸿羽眼里黑芒一闪而逝,识海中顿时笑道:“你且放心,那小丫头不过一个凡人,跑不了多远。

    袁仲找不到她,是因为他蠢。等本座在祖地恢复些许实力,回去后片刻之间便能找回她,就算是死了,本座也能抓回她魂魄另投他处,不耽误你修炼。”

    听到老者如此说,向鸿羽神色总算轻松几分,“多谢前辈。”

    二人暗中交谈的同时,舒高明坐在一旁耐心听完袁仲讲述,心中亦是对向苼生出一丝兴趣来。

    那关元志被向鸿羽夺了十大弟子的席位,气急败坏之下,竟想出这等荒唐的计划。

    这段时日接触后,他看出向鸿羽心中有道义,却绝不是会被感情左右之人,就算杀了向苼,多半也不会对向鸿羽产生任何影响。反倒是关元志自己,怕是会因此心生魔障。

    再说那素未谋面的凡人小丫头向苼……

    舒高明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袁仲,若有所思。

    若是设身处地,自己恐怕也不会做得比那个小丫头更好。袁仲虽然蠢笨,但也不至于轻信一个陌生人,她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获得了袁仲的信任?

    这个袁仲,隐瞒了什么?

    恐怕不惜动用祖辈的关系,不顾一切赶到这里,不仅仅是因为怒火,还有别的东西吧?

    一盏茶的功夫,舒高明捋清了其中因果,清了清嗓子,温声笑道:“袁仲,此事说来,的确是你受了委屈。待得这边事情了结,我便将鸿羽指派给你,随你继续寻找那丫头的踪影,如何?”

    袁仲闻言顿时急了,“可是……”

    “没有可是。”

    舒高明笑容微淡,“袁仲,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师父?擅自离宗,我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让我扔下宗门派遣的重任,随你去找一个凡人,是要我担一个指挥不力的罪名?”

    话到最后,舒高明身周凭空生出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整个土楼霎时死寂一片。

    袁仲顿时色变,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下,“师弟不敢!”

    他心中暗自叫糟,自己怎么忘了,这位看着好相处,实则手段在真传弟子当中最为狠辣。

    想当年,这位还不是真传,就能做到笑眯眯地屠灭一整个魔门宗派,下手之残忍,连魔门弟子都感到惊惧。

    自己不过是运气好,偶然拜在师父门下当一个记名弟子,舒高明就算真的一时兴起杀了他,师父最多不高兴,也不会多说什么。

    袁仲迟迟听不到舒高明开口,越想越觉得心慌,连忙继续开口补救:“师兄,是师弟得意忘形,还望师兄恕罪!师弟虽然年老体衰,但好在也是筑基巅峰,还有几分修为,不知师兄可缺人手,师弟愿意留下来帮忙。”

    此话一出,屋内弥漫的压力瞬间消失。

    舒高明面上重新浮现笑容,“师弟盛情,师兄又怎好拒绝?正好,这吕氏祖地来历不凡,不仅有八品镇派心法,还有一株可提升悟性的锻心莲,极为难得。若能得手,师兄做主赠你一颗莲子,到时让你师父炼制成丹,你也能改修一门上品心法,结丹有望。”

    袁仲闻言大喜,立刻不急了,“师兄真是客气,此番师弟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舒高明微微颔首,起身道:“事情到此为止,你和鸿羽恩怨两消,莫要再生纠葛。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们二人随我去北城会面各宗门势力,一同商议祖地事宜。其余人都留在此处,继续静修。”

    “遵师兄令!”

    炽焰宗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各自回房,舒高明三人一同出门。

    “师兄。”

    街道上,袁仲三两步拉近距离,靠在舒高明旁边小声道:

    “在来此地的路上,师弟也听说了。

    宗内本意只是让您去吕国撑一撑场面,却不想吕国隐瞒祖地宝物之事,导致宗内高层大大低估敌方实力。

    对方光是结丹期就有三位,您一人自然不好动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吕国覆灭,罪责实不在您。

    可眼下不一样啊,距离祖地开启还有十日,时间尚早,师兄您既然人手不足,何不向宗门求援?”

    “十日?”

    舒高明摇头轻笑,“何来十日?”

    “不是七月十五?”

    袁仲愕然,见舒高明不再出声解释,不由转头看向一旁始终未出声的向鸿羽。

    “长老,具体情形弟子也是一知半解。”

    向鸿羽面露惭愧,“等到了北城见过各方势力后,长老应该就能明白其中缘由了。”

    袁仲没给好脸色,言语之间透着一股子嫌弃,“向师弟,你跟着师兄这么久,好歹也长一长眼力。不然便是内门十大弟子,未来想要更进一步,也是希望渺茫啊。”

    向鸿羽低眉顺眼,“袁师兄教训的是。”

    “称呼改得倒快。”

    袁仲鼻间轻哼,甩袖不理。

    片刻之后,悬望北城废墟,随处可见正在巡逻的个宗门弟子。

    袁仲跟着舒高明刚踏上废墟,便立刻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顿时脸色微变。

    不等开口,袁仲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凭空多出一人来。

    “舒师兄。”

    来人面貌极为年轻,双目炯炯有神,自信环绕,一看便知是天资卓越之辈。

    他对着舒高明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直起身一脸热情地笑道:“早就听说此次带队的是舒师兄,因而一路全速赶来,鬼涧一别,师兄别来无恙啊?”

    “原来是万师弟。”

    舒高明笑眯眯地点头,“万师弟得鬼涧奇遇,如今修为越发精深了。”

    “舒师兄说得哪里话?”

    万姓青年连忙摆手,“师弟资历尚浅,还要舒师兄多多提拔才是。”

    袁仲在旁看着,只觉得头皮发麻。

    当年鬼涧,舒师兄阴沟里翻船,被这万凌莫夺了机缘,且闹得人尽皆知,心中怕早是杀了他不下千万遍。

    如今仇人见面,两人一口一个师兄师弟的,态度更是一个比一个亲切热情,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亲兄弟呢。

    “咦,你是鸿羽?”

    万凌莫忽然转头看到向鸿羽,一脸诧异,“没想到你也来了这边。”

    舒高明眼眸微微一眯,也跟着诧异道:“二位难道还是旧识?”

    向鸿羽暗自叫糟,这万凌莫早就看到了他,眼下叫他,分明是故意为之。

    “舒师兄,这你可就不知了。”

    万凌莫满脸笑容地看着向鸿羽,“这说起来,我还是鸿羽的表弟呢。”

    “不敢不敢,万师兄如今贵为风月门核心弟子,莫要折煞师弟。”

    向鸿羽额头冷汗狂冒,连连摆手,道:“舒师兄,此事说来巧,万师兄是我父亲正妻母家后代,说起来,我们也有十八年未曾见过面了,没想到万师兄还能记得我。”

    袁仲一边听着,暗暗点头。

    这个向鸿羽,也不是全无脑子,这番话明面上似是叙旧,实则与万凌莫撇清了关系,不然这小子在舒高明手下,日子可要难过了。

    舒高明闻言微微颔首,神色不变,语气却是轻快几分,“缘分果真是奇妙。万师弟,眼下进入祖地要紧,可不是叙旧的时候,我们进去说话吧。”

    万凌莫微微一笑,伸手虚引,“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