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前任他高攀不起

第二百一十三章 重归于好(求推荐求收藏)

    靳寅初及时赶到救回遇到危险的蒋听言,看到她红彤彤的脸蛋就知道情况不对劲。

    尤其是遇到这种事情她还不反抗,肯定是被下了药。

    蒋听言在看到他之后,所有恐慌都消失,她现在只想靠近心爱的人。

    她拉着靳寅初衣襟笑道:“你过去又不是没有乘人之危过。”

    靳寅初被她逗乐,看着不远处晕倒的陆琦,“那这个人怎么办。”

    “把他推到山崖下去,夜晚登山失足踩滑,跌下去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你确定?”

    靳寅初都快搞不懂这小丫头是真晕了还是说狠话。

    靳寅初出现之后,蒋听言整个人就好些死灰复燃放飞了一眼,甚至还开起这样的玩笑话来。

    蒋听言搂住他脖子笑道:“那些都是假的,但是有一样是真的。”

    这下还没等靳寅初反应过来,蒋听言附身吻上他的唇。

    这一刻她甚至都觉得陆琦说的话很对,在这样美好的夜晚里,不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都是浪费。

    只是这些美好的事情,一定是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来。

    帐篷里两个身影紧紧相拥在一起,彼此都很清楚,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也无论身边出现怎么样的人,他们都没有人能分开他们......

    山下客房中!

    艾米盯着墙上的时钟已经凌晨两点。

    房间里她摆放着香薰蜡烛,还特意穿上非常性感的睡裙,都是为了让靳寅初眼前一亮。

    可是,他没回来。

    在得知蒋听言登山之后,她就看到靳寅初不停的打电话调查有关摄影师的事情,最后慌慌忙忙跑走,此刻肯定已经和那个妖女在一起。

    翌日~

    等蒋听言在一阵疲惫中睁开眼时,耳旁传来悦耳的鸟叫声。

    她还有些迷糊,伸了个懒腰发现身上盖着一件熟悉的风衣,突然间一些记忆涌入脑海,她连忙坐起身,帐篷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帐篷外传来求饶的声音。

    “靳寅初,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昨晚分明是你捡了个便宜,要我说听言待会醒来,一定会杀了你。”

    “她不会伤我,反而会更爱我。”

    呸,这个靳寅初说什么不要脸的话,谁会更爱他。

    听到他在审问陆琦,蒋听言打算先不出去,看看靳寅初能够问出些什么事情来。

    “我给你钱,你要什么都行,就是别把这次的事情说出去。”

    “你很有钱是吧,那好,你给我十亿,这个事情我就守口如瓶。”

    “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倒不如直接打死我算了。”

    靳寅初提出这个数目,差点没把陆琦给吓死,这贪心的人见得多,但是像靳寅初这种开口就用数字吓死人的,还头一次见。

    靳寅初坐在他面前笑道:“不是你夸下海口,怎么反倒成了我的错,如果你拿不出,我就得把你恶行公布出去,避免再有人受害。”

    陆琦连连摇头:“别别,有话好好说,我保证再也不会害人。”

    “你的保证没有任何价值,一看你就是惯犯,而且等秦羽知道你想这样欺负他妹妹,我想你今后在这个圈子也混不下去。”

    靳寅初昨天就找人调查过蒋听言身边的那些人,得知那天和蒋听言看起来很亲密的人是她哥哥时,心里别提多高兴。

    这话把陆琦吓得够呛,求饶道:“千万不要告诉秦总,他会杀了我的。”

    “那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此刻的靳寅初看起来比秦羽更加可怕。

    陆琦这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惹不起的人,战战兢兢问:“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靳寅初冷笑道:“我现在掌控着你所有的把柄,清楚知道你过去就用这招害过不少女性,只是有些人被你忽悠,还有被你私下解决而已。”

    陆琦的脸色难堪到极点,分明他在众人面前的形象那么好,结果在这个人面前,无处遁形。

    “当然你也不用害怕,我抓住你这些把柄,是要让你为我做一件事。”

    帐篷里蒋听言都竖起耳朵,好奇靳寅初到底要让陆琦做什么。

    奈何外面的声音太小,她实在没有听清楚,隐约听到靳文尧的名字。

    靳寅初为什么会给这个人说他二叔的事情,感觉失忆之后的靳寅初,变得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

    等外面两人达成协议之后,蒋听言听到陆琦离开的声音,她本想冲出去再海扁这个人一顿,但是想到靳寅初和他之间谈了条件又停了下来。

    始终还是不想破坏他的计划。

    不管什么时候,蒋听言都希望靳寅初可以赢。

    很快听到帐篷外有脚步声,蒋听言连忙躺下闭上眼装睡。

    靳寅初钻进来躺在她身旁,盯着这张脸蛋,见她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忍俊不禁笑起来。

    “你这是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蒋听言拧了拧眉,但是并没有睁开眼,她就好奇这个人怎么知道自己已经醒过来。

    靳寅初笑道:“你是感到奇怪,我怎么会在昨晚突然赶来,还有怎么会知道你醒了。”

    蒋听言不悦的睁开眼瞪着他,发现这个人现在怎么像是会读心术一样。

    然而当两人对视时,总是能够让她消除心里的怒火。

    “你刚才在外面和陆琦说了什么?”

    “怎么不叫陆哥了。”

    蒋听言抓起风衣丢过去,佩服道:“你到了这个时候还开玩笑,你过去不是这样的。”

    靳寅初心情很好,单手撑头细细打量着她。

    有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他的心境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虽然并没有让他记起过去的记忆,但是却更加清楚自己对这个女人的感情有多深厚。

    “那你说说,我过去是什么样的。”

    “你过去成熟稳重体贴入微,从来不会惹我生气,更不会拿这种让我不开心的事情当笑话。”

    靳寅初收敛脸上笑容,眉头一挑,好心情说道:“怎么说来,你过去真的很爱我。”

    蒋听言白了他一眼,感觉现在和靳寅初交谈久了容易生气,她也庆幸的是自己遇到三十岁后的靳寅初。

    要是当初这个刁钻古怪的靳寅初,她铁定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