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

第十四章 刀圣传鹰,元清胭脂榜(求推荐求收藏)

    “天刀宋缺?”

    “不愧是大隋第一刀客,果然厉害!”

    “听说宋缺已经二十年没有出手了,但沉淀得更厉害了,放眼九洲,也堪称最顶尖的绝世刀客!”

    “天刀之名,名不虚传!”

    ……

    大厅之中。

    宋玉致眼中闪过一抹骄傲和自豪:“父亲果然上榜了,不知道九洲大陆还有哪些比父亲厉害的绝世刀客?”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天下万物皆可为刀,可惜父亲不再这里,不然定能有所感悟,更上一层楼!”

    宋玉致心里叹道。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六楼十二号包间中,一个英俊而无暇、浓重而生辉、沉静而忧郁的男人陷入沉思。

    “天地万物皆可为刀……这或许就是独孤求败前辈草木竹石均可为剑,乃至无剑胜有剑之境……”

    宋缺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灵感如潮涌,修为虽然没有突破,但刀道境界却是提升了一截。

    想到这里,宋缺不由下楼,来到李长生前,拱手一礼:“宋缺在此,多谢长生功公子指点,大恩不言谢,日后定当厚报。”

    此话一出,全场炸裂。

    宋缺?

    他就是天刀宋缺?

    无数目光齐齐打量着宋缺,这是一个极为完美的男子,同时身上带着一股天刀的霸气和凌厉。

    怪不得宋缺娶了个丑女,还能生下两个胭脂榜上的女儿。

    这模样确实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当然。

    强者更多的是关注宋缺的修为和刀道。

    看到宋缺,就彷佛看到一柄绝世天刀,无坚不摧,好似要将人的灵魂噼成两半。

    “父亲!”

    宋玉致惊喜,没想到宋缺竟然也来了。

    高台上。

    李长生对着宋缺微微颔首,道:

    “宋阀主不必多礼。”

    等宋缺带着宋玉致退下,李长生才在众人的期待中,缓声道:

    “第四位,第一邪皇。”

    “第一邪皇天赋异禀,一出娘胎,任何事都是第一。”

    “他复姓第一,亦是家中第一长子,自其四岁起,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全部最强,全都第一。”

    “论武功,他六岁习武,一年后已不需师傅。”

    “他的刀比刀皇更绝,他的剑比剑皇更强,第一更是当之无愧!”

    “然而第一邪皇对自己的刀法仍旧不满意,苦心参悟,终于创出一门惊世骇俗的可怕刀法。”

    “第一邪皇大喜,去找猪皇痛饮和切磋。”

    “然而在其烂醉如泥之际,他的儿子第一求胜赶了过来。”

    “第一求胜,人如其名,继承了第一邪皇的性格,知道第一邪皇悟出绝世刀法,立刻就要一试!”

    “第一邪皇直接拒绝,因这套刀法还有一个缺点,连猪皇都不敢试!”

    “可第一求胜却以死相求,第一邪皇出于无奈,只好提出点到为止!”

    “可最终却仍因战斗中无法控制魔性而杀死了第一求胜。”

    “等第一邪皇魔性渐消,恢复神智,入眼所见,却是自己儿子的尸体!”

    “第一邪皇才发觉,所谓最理想之刀法亦是最扼杀生命之刀法。”

    “从此,第一邪皇心灰意冷,将自创的刀法命名为魔刀,打算永久封印,免得误人误己,而他也隐退生死门。”

    “所谓魔刀,便是要先成魔。”

    “若成魔就必须要一心一意。”

    “一心,就是只管一生争强好胜之心,要打败最强者方能后快。”

    “一意,就是心无二意,只有魔意,忘记过去一切情义哀荣。”

    “魔刀虽强,远胜天刀,但不为人掌控,不可取!”

    李长生这番话落下,长生书阁一片死寂。

    良久。

    众人才从第一邪皇的一生中回过神,顿时议论开来。

    “嘶!好可怕的魔刀,竟然连邪皇都不能掌控,直接入魔,还杀了自己的儿子!”

    “用自己最强的刀法,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第一邪皇虽然创出魔刀,但却是有情之人,第二刀皇为了刀道断情绝义,也难怪第二刀皇只能在第一邪皇之下!”

    “如果是第二刀皇领悟魔刀,那才是生灵之难!”

    “第一邪皇,第二刀皇,第三猪皇,现在看来,就猪皇正常一点!”

    “第一邪皇已经如此恐怖了,其魔刀更是杀生之刀,不知道哪个刀客能够超越第一邪皇?”

    宋缺等无数江湖豪杰都带着浓浓好奇望着高台上的李长生。

    李长生没有卖关子,继续道:

    “第五位,皇影。”

    “皇影乃是东瀛刀客,出生皇族,德高望重,富可敌国,更拥有万人之上的权利!”

    “除了财富权利外,他拥有一张俊秀的面孔和有东瀛第一美人之称的妻子里美,并育有一女秋子,可谓人生赢家。”

    “然而一天皇影携妻子出游散心,不料遇到一伙打劫的刀客抢劫!”

    “在命悬一刻时,皇影被东瀛七大刀客之一的柳生无望救下!”

    “皇影死里逃生,遂拜柳生无望为师,仅十日便已尽得其毕生所学,柳生无望败与皇影被其所杀,亦是其第一个所杀之人。”

    “之后,二十多岁的皇影打听到东瀛某地有个家族铸有一罕见神兵名为惊寂刀,便前去求刀!”

    “这个家族一直没人能执起这把刀,家族的主人对前往一观的武者说只要谁能执起惊寂刀,这把刀就归这个人所有!”

    “但是贸然执起刀的庸俗刀客十指立马被惊寂刀震断,最终皇影凭借他独特的勇气和功力成功执起惊寂刀,最终惊寂刀归其所有。”

    “取得惊寂刀后,皇影却无法如意驾驭,人刀未能心相通,使得皇影修为停滞不前,难有寸进。”

    “百思不得其解下,为求与惊寂人心相通,皇影日夜都守候在惊寂刀前,不眠不食!”

    “妻子里美为打动皇影放弃惊寂,与秋子一起陪伴在侧,不眠不食,秋子更是活活饿死,皇影最终也未有改变主意!”

    “皇影认为刀已经是他唯一的生命,里美失望之极,一心求死,奔向惊寂刀毙命。”

    “妻子和女儿死后,皇影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悲伤,苦思了三日三夜,甚至想至额头爆裂,才恍然大悟自己的心中除了惊寂刀之外,已经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东西!”

    “皇影领悟到妻女、财富、名望都是练刀的负累,只有放弃一切,一无所有才能——与刀匹配。”

    “最终皇影放弃了美好的前程以及权力,心和刀相通,悟出七式刀意:乱、愁、傲、痴、静、冷、怒。”

    “凭借着七式刀意,皇影打遍东瀛无敌手,成为了东瀛第一刀客,并练成黄金刀气。”

    “刀气分四层,第一层红铁刀气,第二层青铜刀气,第三层银蓝刀气和第四层黄金刀气。”

    “皇影便达到了第四层。”

    嘶!

    长生书阁所有人吸了口凉气。

    “难道这就是大老?”

    “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果然,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突然感觉刀神榜上的大老,没几个正常的,不是断情七绝,就是魔刀!”

    “皇影更是牛逼,柳生无望不仅救了他性命,更是传授他刀法,他竟然反手就给杀了!”

    “最变态的还是女儿饿死在面前,竟然也无动于衷,甚至妻子死在惊寂刀下,也恍若未见,真是冷血至极!”

    “不过皇影能够放弃名利权势,放弃妻女,这心性也是可怕至极!”

    “天下间能够放弃妻女的人不少,因为自私自利之人很多,女人如衣服,妻女对他们来说无足轻重,但能够放弃名利权势的却很少。”

    “能够同时放弃权势和妻女的可谓凤毛麟角。”

    “不得不说,皇影虽然变态,但真是可怕,而且天赋卓绝!”

    “皇影这是真正抛弃了一切,将刀置于了无上尊位。”

    长生书阁无数江湖豪杰议论纷纷,无不为之动容。

    即便雄霸、官御天这样的人都不列外。

    雄霸或许可以轻易放弃妻女,放弃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但绝对无法像皇影一样放弃权势地位。

    天刀宋缺心中同样震撼:“想不到东瀛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刀客,皇影……”

    他的刀法舍刀之外,再无他物,但他也无法像皇影一样放弃名利权势,放弃妻女。

    皇影这种纯粹的刀客,最是可怕。

    因为他已经没有弱点。

    你不可能从名利权势或者妻女亲人等方面打败他。

    只有依靠真正的实力。

    “皇影……”

    朱无视心中呢喃,对于这个名字,他听柳生但马守提到过。

    柳生但马守在东瀛也是强者。

    其雪飘人间和杀神一刀斩威名赫赫,但柳生但马守提到皇影时,言语也是充满忌惮和敬畏。

    “大哥,你在东瀛留学,见过这个皇影吗?”

    上官海棠看向旁边的段天涯。

    东瀛虽然与大明隔海毗邻,但双方交流不多,上官海棠对东瀛也不怎么了解。

    而段天涯曾经留学东瀛,从眠狂四郎那里学得幻剑。

    “此人在东瀛名气极大,但我并没有见过。”

    段天涯摇摇头,道:“我在东瀛留学时就时常听到他的威名,没想到他实力如此可怕!”

    归海一刀抱着刀,沉默不语。

    但心中已经燃起熊熊斗志。

    总有一天。

    他归海一刀,将成为这世间最强的刀客。

    “不知最后一位刀神是谁?”

    朱无视有些好奇,每次听到长生书阁的消息,都有种大开眼界之感。

    “刀主霸道,如今上榜刀客都如此变态极端,不知道最后一位刀客又是何等可怕变态?”

    不仅朱无视,长生书阁所有人江湖豪客都期待起来,望着高台上的李长生。

    李长生抿了口茶,润了润嗓子,道:“这最后一位刀客,便是传鹰。”

    “对于传鹰,江湖中知道的人不多,但他却是大宋江湖最惊才艳艳的天骄,天赋悟性,震古烁今。”

    “他出生普通人家,少有奇气,不好与儿童群聚,每独入深山,数日始回。”

    “一日,他舅父‘抗天手’厉灵云游到家姐居处,见传鹰先是大惊,继而大喜,视传鹰为旷世奇才,带在身边悉心教导。”

    “厉灵将胸中易学理数、地理天文、武道秘法,一股脑儿尽传给这外甥。”

    “而传鹰也不负厚望,一学便晓,一懂便精,厉灵很快便教无可教,长叹三声,大笑而去。”

    “从此传鹰独自远游,遍历天下名山大川,以天地自然为师,寻求天道之极致。”

    “他观察燕子飞翔的轨迹,发觉暗合天地至理,乃融会于剑法,创出惊世剑术!”

    “他以山川日月、风雨雷电为师,剑法通神,而后舍剑用刀,曾远赴塞外冰寒之地,以天地自然、万物生灵锤炼刀法,二十七岁刀法大成。”

    “更曾进入战神殿,习得战神图录,刀法超凡入圣,已入刀圣之境。”

    随着李长生的话音落下,长生书阁彻底炸裂开来。

    刀圣!

    这可不是尊称,而是修为境界,武圣境的绝世刀客。

    传鹰竟然是一位刀圣。

    可怕。

    太可怕了。

    而且传鹰竟然还进入了传说中的战神殿,习得了战神图录。

    战神图录的威力,随着李长生之前讲述四大奇书时已经曝光,即便上古仙人广成子都能因为战神图录而实力暴涨。

    其强大可想而知。

    一时间,长生书阁无数江湖豪客议论开来。

    “想不到刀神榜榜首竟然是一位刀圣,还进入过战神宫,习得战神图录,真是可怕!”

    “广成子领悟战神图录,修为暴涨,还创出长生诀,蚩尤观战神图录,创出无上魔功,可见能够进入战神宫,并且习得战神图录者,是何等强大可怕!”

    “想不到大宋江湖竟然还有如此人物!”

    “大宋朝廷软弱怂蛋,但大宋江湖却强者不少,先有长生不老五百年的逍遥子,如今又出现刀圣传鹰!”

    “大宋软弱,不是实力不行,是庙堂之上的帝王太过怂蛋,怪不得叫‘大送’!

    ”

    ……

    “刀圣传鹰……”

    天刀宋缺眼中闪过一抹精芒,皇影、第一邪皇等刀道强者都太过极端了。

    不过传鹰不像这些人。

    刀神榜首当之无愧。

    可为刀甲。

    这也是他的目标。

    超越的目标。

    ……

    九楼包间。

    “天下真是卧虎藏龙,又冒出来一个传说中的武圣!”

    黄蓉一脸唏嘘,在桃花岛时,她觉得她父亲黄药师很强大,即便离开桃花岛后,她也这样觉得。

    直到遇到了李长生。

    原本天人境修为的黄药师顿时变得渺小起来,别说天人境了,就是武皇、武帝都接连冒出来了。

    甚至还有传说中的武圣。

    “突然感觉武圣也不是传说了……”

    想到之前李长生就斩了一个佛门武圣,似乎武圣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超凡入圣。

    “在公子面前,武圣也只是凡人!”

    明珠夫人狭长妖冶的美眸带着笑意,声音妩媚,自从得到厄难毒体和斗气功法后,她信心大增。

    等她突破到斗尊境,即便武圣也能一战。

    曾经距离她无比遥远的武圣,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彷佛触手可及。

    “有公子帮助,我修为提升可谓一日千里……”

    明珠夫人舔了舔红润的嘴唇,要不是李长生在下面当着众人讲座,她都想现在就扑上去压榨李长生的金库了。

    有李长生金库中的资源支持。

    她修炼起来,就像坐火箭一般。

    那真是飞一般的感觉。

    “这个狐狸精,又想霸占神仙哥哥……”

    婠婠瞥了眼明珠夫人,就知道这妖女又发烧了。

    需要根治。

    “不行,今晚不能让她得逞!”

    婠婠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

    今晚。

    她要抢占先机。

    ……

    高台上。

    李长生不知道很多妖女已经惦记上他的小金库!

    他轻轻抿了口茶,望着众人,朗声道:

    “刀神榜就讲到这儿,接下来便说说胭脂榜。”

    “今日便讲大元和大清两国所在美女,统称元清胭脂榜。”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