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煞孤星,爱好交友

第四百零五章 神魔的对手,只能够是神魔。(求推荐求收藏)

    一艘巨大的天舟。

    自乾国开始离开,朝着林国前线而去。

    这一艘巨大的天舟,乃是钢铁浇灌而成的怪物,阳光照耀之下,反射着金属的光泽,透漏着凶戾和无情。

    甲板之上一名老者,正迎风而立。

    老者伸手抚摸着自己洁白的长须,高大魁梧的体魄,犹如铁塔一般,一双眸子如鹰眸一般锐利,正炯炯有神的凝视着前方,看着远方的一道流光出现。

    一双眸子中的锐利消散,浮现出柔和之色,看着长虹来至天舟之上,乾侯世子显化而出,老乾侯大步流星上前,亲切的关怀讲道:“如今前线战事正处于紧要时刻?”

    “你是主帅,怎么来后方了?”

    “粮道这里由我亲自看护,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你只要负责前线战事即可。”

    老乾侯迟疑,犹豫,最后嘴唇颤动,还是问出了关键的话:

    “可是出事了?”

    乾侯世子看着祖父花白的发丝,哪怕看上去依然壮硕,能够感受到强横不容置疑的钢铁意志,但乾侯世子知道,这只是表面而已。

    祖父气血已经衰败,筋骨已经开始松弛,连锁反应之下,心中早就已经生出了怀疑,哪怕是有着不服老,不相信自己年老体衰,可欺骗外人容易,欺骗自己困难。

    当有一丝怀疑的种子出现,那么意志就会出现漏洞,自欺欺人太难了。

    祖父是武道一品第二境意志显化的强者,尤其注重意志,本就年老体衰,再加早年受伤严重,留下了旧伤,如今更是经历了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以至于意志开始动摇。

    一名武者的境界和战力并不是恒定的,寿数,伤势,环境等等都会影响战力。

    祖父的真正战力,如今只能够发挥出武道一品第一境天地法域,下滑的非常严重,这足以看出父亲的死,对祖父的打击有多严重。

    乾侯世子张口要说出真相,这一次败局已定,再无翻身可能,报仇一事已经是昨日黄花,已经是不可能了。

    可这一个真相对祖父太残酷了,如今祖父未曾真正垮掉,就是被仇恨支撑着。

    乾侯世子神色阴晴不定,持续大约了十余个呼吸后,终于开口沙哑着讲道:“败了。”

    “派遣断官军粮道的大军,已经全军覆没,只有萧贼一人幸免。”

    乾侯世子顿了顿后,才艰难的继续讲道:“窦长生以福地份额为诱饵,成功和各路诸侯盟誓,如今各路诸侯归附窦长生,他们倾尽全力支持,聚兵百万不是难事。”

    “官军不再是一盘散沙,想要击溃官军的话,光是凭借我们乾国和禀国是不可能了。”

    乾侯世子回德泽仙域,也不是什么收获也没有,被官军掩藏起来的消息,各路诸侯视为隐秘的秘密,已经被乾侯世子知道。

    但这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乾侯世子宁肯不晓得,正是知道后,才知道自己必败无疑,回天无术了。

    窦长生真的很厉害。

    光是看天机报等情报,了解的窦长生,终究缺乏真实感,很多事情给自己一种,我上我也行的错觉,但真正面对窦长生后,

    才能够晓得窦长生的恐怖。

    纸上谈书终觉浅,这一句话乾侯世子终于体会到了。

    如今想到窦长生三字,就能够感觉铺天盖地的压力,源源不断朝着自己挤压而来,这让乾侯世子产生窒息感,完全无法呼吸了。

    萧天佑的跑路,自家师父残酷的话语,连翻打击之下,不知不觉间乾侯世子已经获得了成长。

    老乾侯一个踉跄,差一点跌倒在地,铁塔般强壮的体魄,那挺直犹如一条大龙的脊椎,一下子软化下来,精气神仿佛被抽取一空,瞬间老了何止二三十岁。

    精神完全萎靡下来,那一双眸子充斥着迷茫,失去了心中那一口气,这对老乾侯影响非常大。

    乾侯世子上前一步,搀扶住老乾侯,没有让老乾侯跌倒在地,主动开口讲道:“我已经回过德泽仙域,见过了师父,师父允许我迁移亲族前往德泽仙域。”

    “前线战事败局已定,祖父和我一起回乾国,然后迁移亲族去德泽仙域。”

    老乾侯茫然的点了点头,却是一句话没有说,伸手缓缓推开乾侯世子,正朝着舱内房间走去,老乾侯身躯佝偻,浑身上下弥漫着暮气,踉跄着走动着,呼啸的狂风吹拂,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仿佛在诉说着无尽凄凉。

    乾侯世子止步不前,注视着祖父背影逐渐消失,一双眸子浮现出挣扎和犹豫。

    局势败坏至此,想要依靠凡俗手段反败为胜,已经是不可能了,窦长生以福地份额为诱饵,已经拉拢了天外天四分之一的诸侯,就算自己再获得几个国家支持,也没有什么大用。

    除非是也获得近乎天外天众多诸侯支持,可这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窦长生聚兵百万,这也不是极限,如今只是各路诸侯支持他们,各个诸侯国下武道宗门,豪门大族等等,可没有完全归附。

    等到福地份额消息,扩散到他们这一个层次,官军力量能够再一次暴涨。

    这一些诸侯国有兵,却是少武道强者,但那一些武道宗门不同,是有武道一品,无上宗师的。

    毕竟诸侯国是一家一姓,出武道一品几率太小,可如今这一次大战的区域,可是天外天东北区域,是天外天四分之一的力量,武道一品怎么会少了。

    乾侯世子知道不选择他们,是因为宗门传承,不是以血脉家族而是师徒,这样对铁打的富贵总有祸患,其他武道一品也如此,他们这一代是强者,下一代就会没落了,毕竟有一国支撑的诸侯,都不能够代代出一品,他们可想而知。

    最划算的当然是各路诸侯,他们血脉传家,有一国支撑,代代强者不绝,适合担当家臣。

    他们不适合,不代表着不能招募他们,所以想要翻盘的话,就只能够依仗四象宝珠,布下四象元灵阵。

    乾侯世子挣扎消散,眸子重新恢复平静。

    乾侯世子放弃了。

    逍遥子来意善恶难辨。

    看似是开玩笑,无心的话,实则已经指出了一条盗取四象宝珠的道路。

    对方已经指出,这是一场豪赌。

    就是赌命,赌自己能赢。

    乾侯世子虽然心中很想这么做,来上一次惊世豪赌,去战胜窦长生,获得最终胜利,获得天下赞誉。

    可当那冲动消散,理智开始回归后,乾侯世子退缩了,自己是高贵的神魔弟子,那窦长生只是泥腿子,何必和窦长生置气。

    窦长生败一次,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可自己不同,能够失败一次,三次,五次.....早晚会有成功的一日。

    乾侯世子站在甲板之上,不断吹着冷风,不断用各种言辞,正在说服自己,接受失败这个残酷现实。

    突然。

    前方一阵骚动传出。

    喧哗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乾侯世子的沉思,乾侯世子大步上前问道;“出了什么事?”

    “老侯爷死了。”

    “老侯爷自杀了。”

    杂七杂八的声音响起,却是让乾侯世子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犹如一道飙风,已经冲至房间内,看着老乾侯脱下甲胄,开始身着常服,整理的一丝不苟,跪坐自地面上,眼皮下垂,一动不动,像是熟睡一样。

    可乾侯世子能够感受到,祖父已经没有了呼吸,那蜡白的脸色已经说明一切。

    最为瞩目的是一封遗书,正被老乾侯手中抓着。

    乾侯世子伸出手臂,亲自确认呼吸后,不由看向遗书,上面没有长篇大论,阐述过往旧事,就只有四个字。

    不要报仇。

    但正是这简洁的文字,却是给了乾侯世子强大的冲击力。

    乾侯世子站立不稳,最后伸手扶住墙壁,这才站稳了身子,另外一只抓着遗书的手掌,却是已经颤抖起来。

    乾侯世子痛声喊道:“祖父!”

    。。。。。。。。。。。。。。

    异空间。

    水幕高约三丈,长约五丈。

    上面涟漪不断扩散,一圈接着一圈。

    水幕上面浮现着天舟上画面,一名老者看着双膝跪地,失声痛哭的乾侯世子,却是悠悠讲道:“真是孝感动天的场面。”

    说着老者眼睛已经红肿起来,泪水已经开始流淌下来,已经自衣袖中拿出洁白的手帕,开始擦拭起来。

    要是有人相互对比的话,能够看出老者和死去的老乾侯简直一模一样。

    赵明玉俊美如妖,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此刻身着淡金色锦衣长袍,衣袖的位置已经挽起,露出了一截白皙手臂。

    脸色不愉的看着老者,不耐烦的讲道:“叶无面你心里已经有问题了,换一个模样,看见老乾侯这张脸,不断在我面前晃悠,我觉得}得慌。”

    叶无面灿烂一笑,微笑间褶皱消失,浮现出狐媚之色,肌肤如雪,魁梧状如蛮牛的体魄,已经开始纤瘦起来,最后化为一名婀娜多姿的少女。

    款款走到赵明玉身旁,伸出了白皙的玉手,指尖碰触到赵明玉肌肤,赵明玉打了一个寒颤,连忙退后一步讲道:“止步。”

    “离我远一点。”

    叶无面微微摇头讲道:“赵公子误会了,您这挽起的衣袖位置高了,而且步伐也大了,要减少三分之一间距。”

    “这样您扮演乾侯世子,才能够模仿的惟妙惟肖。”

    “这一方面奴家是专业的。”

    赵明玉打断讲道:“你变回来吧,你没问题,是我有问了。”

    “你这一番姿态,我是不可能继续学习的,这会影响逍遥子前辈的大事,”

    逍遥子三字一出,叶无面嫣笑消失,神色肃穆起来,郑重开口讲道:“我已经完成了逍遥子前辈的任务,扮演乾侯世子祖父,七叔,心腹等等,不断施加暗示,最终由老乾侯的身份完成致命一击。”

    “任其多么聪慧,到底只是一个雏,没有经过江湖历练,终究会诞生意难平的情绪,这足以冲垮他的理智,到时候明知不对,却也会盗取四象宝珠。”

    “四象宝珠位于德泽仙域,哪怕是神魔也无法悄无声息盗走,唯独乾侯世子可以。”

    “只有他做了,虽然惊动德泽上仙,但不会引起德泽上仙警觉,这样四象宝珠才有可能离开德泽仙域。”

    “这样就能够检查四象宝珠中的元灵烙印,是否依然健在,有没有出问题。”

    “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开始等待天外天大战结果,等到机会出现后,由你代替乾侯世子,完成李代桃僵。”

    “这是把你请来的目的。”

    “你天生乙木之气,为青龙之体,已经臻至武道四品巅峰,不论境界和体质和乾侯世子都相差无几,近些年来的奇遇,你所获得的绝学,和乾侯世子一模一样。”

    叶无面停顿一下,才继续讲道:“这事非同小可,冒充神魔弟子,被发现后必死无疑,但要是成功的话,会获得神魔的资源,而且还有上面的支持。”

    “不必多言,我能来此,就不怕危险。”

    赵明玉沉声开口继续讲道:“大世之争已经开启,窦师弟已经搅弄天下风云,uu看书留给我们这一代的时间不多了。”

    “我有预感,甲子之乱,必定提前,我们已经没有一甲子时间了。”

    “不能短时间修为冲上去,未来机缘将会和我们无缘。”

    “如这两年在江湖上虽然获得前辈看重,也获得了一些好处,可实则最后也只是他们代言人,为他们打生打死,而他们获得最大的造化。”

    “百年一神魔,可当大世沉寂下去后,想要证道难之又难。”

    “这一次的大世,有着大商和大周千年的酝酿,必将极为璀璨。”

    “说吧我这一次的任务是什么?”

    “监视?还是试探?”

    叶无面摇头道:

    “不要小看神魔。”

    “不做才能不错。”

    “你什么任务也没有,去当乾侯世子,德泽上仙的好弟子就行。”

    “千万切记,再好的机会也要视而不见,有时候出现问题,不见得是坏事,揭破对方伪装,不一定是好事。”

    “神魔的对手,只能够是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