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君请息怒

第四百四十四章 繁华皆化土,惊蛰大军归(求推荐求收藏)

    天地万物,总有因果相连。

    看到大字的同时,王玄也明白此地来历,心中略有些失望。

    原本以为这里和那大周王城一般,也是被“九幽鬼国”毁灭,说不定能找到什么,一窥那恐怖势力底细。

    毕竟那王城幻境,唯有一片黑暗。

    但现在看来,所谓“先民古道”,和那龙首山上的天都仙城脱不开关系。

    “是上古仙文!”

    岑虚舟两眼放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也不顾满地尘灰,趴在碎鼎前小心抄录。

    王玄眼中微动,“先生认得这字?”

    岑虚舟头也不回颤声道:“这是上古仙文,术法传承源头之一。”

    “书院中曾有夫子论证,说世间万法,源头并非唯一,有三皇大道,有仙佛之法,亦有邪魔妖鬼异仙之法。”

    “上古仙文便是仙佛传承所用,世间珍稀,书院曾找到两个字,至今无法破译…”

    两个字?

    怕是不止吧……

    仙城令之事并非绝对隐秘,但见过实物之人却少之又少。

    山海书院传承古老,历代高手无数,若没人得到过此令,那才是笑话。

    王玄微微摇头,随后看向周围。

    此地痕迹凌乱,并非丧魂谷那般绝地,看样子从古至今,不知已来过几批人。

    即便有宝,也搜刮得一干二净。

    但王玄也看出一些端倪。

    残留箭头兵刃虽然腐朽,但制式却一模一样,这是典型的兵家军队做法,而且根据盾牌上的箭孔判断,是同一批人在内斗。

    古周亡于九幽鬼国。

    这所谓上古仙城,多半是毁于内战!

    这种事并不奇怪。

    天地悠悠,沧海桑田。

    中土大陆人族起起伏伏,也不知发生过多少惊天大事,出现过多少盖世英雄。

    但如今,不过一抔黄土。

    连名字都没留下…

    ……

    “先民古道”长不过百里。

    即便小心探索,一个时辰后,众人还是来到了古道尽头。

    古道入口两侧,皆有高耸石台,一座上方雕像已彻底崩碎,另一座只剩半截腿。

    简单估算,雕像完整时至少有百丈高。

    坍塌的巨石将入口彻底堵住,众人翻过碎石小山,周围迷雾尽散。

    眼前是一片辽阔林海。

    下方幽暗丛生,积雪覆盖,上方狂风呼啸,高耸树冠,化作一片绿色海洋波涛汹涌。

    龙脉之气汇聚,时有灵光冲天而起。

    而在视线尽头,一座恢弘高山直入云霄,好似巨柱连接天地,但自半山腰便乌云滚滚,雷光闪烁,往上什么也看不到。

    中土龙脉之源,天都龙首山!

    相隔如此之远,也能感受到令人心悸的气息。

    王玄运转烛龙眼,顿时看到九股龙脉地气汇聚,在那高山之上竟隐现鳞爪翻腾,气象万千。

    整个龙首山,也仿佛变成一根连接天地的蟠龙巨柱。

    “天都龙首山…”

    岑虚舟眼中满是痴迷,“天下地师,莫不以来此地为荣,但龙脉威严,老夫怕是连靠近百里,都做不到。”

    王玄深深看了眼天都山,

    “走吧,回永安。”

    —————————

    轰隆隆…阴沉天空,雷鸣滚滚。

    惊蛰未至,但阳气早已上升,万物始动,隔三差五便是阴雨连天。

    渠城运河上,烟雨朦胧。

    一艘硕大舰船乘风破浪而行,船首站着一排汉子,身着蓑衣,雨水中身形笔挺,目光凌厉扫四周。

    河上商船往来,这艘战船到来,顿时吸引不少目光,船夫游商纷纷抬头观望。

    让他们好奇的,并非雨中大旗上的“柳”字,也非船上硕大弩床,而是这艘战船本身。

    寻常船只,多是由木板拼合而成。

    而这艘船,确实由无数巨蟒般的藤蔓纠缠而成,漆黑闪亮犹如钢铁,透露着一股敦实和凶悍。

    “好家伙,这是啥玩意儿?”

    一名旅客看得目瞪口呆。

    旁边游商啧啧道:“长见识了吧,这叫藤船,博州柳家最擅灵植秘法,人家这藤船,不惧刀兵火攻,坚韧无匹,可惜数量太少,要不九曲天河哪轮得到南晋放肆。”

    旅客恍然大悟,“博州柳家,是去永安的吧?听说那边日渐繁荣,我正准备去投靠亲戚,谋份差事。”

    “我劝你还是别!”

    游商嗤笑一声,低头道:“那边乾龙军惊蛰大会,三教九流汇聚,听说昨日还抓住个南晋暗探,乱的很,还是过两日再去…”

    话没说完,就见那条庞大藤船靠岸。

    伴着咚咚咚巨响,一具具丈高巨物从船上纵跃而出,落在码头敦厚青石上。

    围观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这东西看似铠甲,更像机关,浑身上下透露了一股凶悍,若非有人举着府军军旗,恐怕会被人当做树妖邪祟。

    旅客看得心惊肉跳,“这又是啥?”

    游商尴尬一笑,“我哪里晓得,估计是柳家的什么秘法宝物,离远点就是。”

    在众人眼中,这些巨甲守着四方,随后便有军士运下大大小小木箱,整整装了二十辆马车,才在大队骑兵护送下远去。

    半个时辰后,又有一艘巨舰从河上而来,十几名老者御剑破空而起,同样是各色箱子装满马车,向北而去……

    旅客看得暗自咋舌,“那些箱子一看就是灵木,里面的东西必然价值不菲,难不成永安大会还做买卖?”

    “屁的买卖!”

    游商冷笑道:“亏你也算并州人,不晓得永安王将军乃是饕餮军主将么,这些人多半要去送礼。”

    “他们东西是好,但和咱永安的比起来,那就差远喽…”

    …………

    “并州开荒已然了结。”

    玄州车队中,古元策马而行,对着马车内的古家老祖低头道:“方才消息传来,王将军已到西南群山,今日便会回来。”

    “这王玄,倒是沉得住气。”

    古家老祖古丹青眼中若有所思,“此事还是有些蹊跷,神都藏珍府那边已问清,巡天宝船图早已残缺,两朝炼器大师无数,都无法修复。”

    “有人传闻,王玄乃是故弄玄虚,怕乾龙军将位不保,因此才放出消息…”

    古元犹豫了一下,拱手道:“老祖明鉴,据我所知,王将军为人果敢,言出必行,应该不会在这种事上作假。”

    “你懂什么?!”

    古家老祖冷哼道:“老夫一辈子见的人多了,有些人为了保住权势,什么都敢做…”

    就在这时,他停下嘴向前望去,随即便有一名古家弟子纵身而来拱手道:“回禀老祖,前方柳家车队停在路口。”

    “知道了。”

    古家老祖眼睛微眯,身形一闪便破空而出。

    与此同时,柳家车队也有一道身影腾空而起,淡青长袍,面容清瘦,白须飘飘,正是柳家老祖柳随云。

    “见过柳兄。”

    “古兄许久不见。”

    二人关系不错,见面先是一番寒暄,随后便是言语试探。

    “柳兄,有个传闻不知听过没有?”

    “传闻而已,王将军既然大张旗鼓邀我等前来,必然心中有数。不过此人却有些不老实,前番所为,莫非是想拿捏我等?”

    “说的也是,乾龙军事关我两家前程,无论巡天宝船是真是假,也不可任其所为…”

    “此言大善!”

    二人言语间,便已达成一致。

    乾龙军汇集四州府军,那些本地势力和法脉府军,都只是跟风而动,军中话语权还要看自家。

    王玄有将位,屠苏家态度不明,但屠苏子明却对其忠心耿耿,他两家便处于弱势。

    不是说要夺将军之位,而是要摆出一番态度,免得南征之时,将脏活累活全安排给两家子弟,出了问题还要背锅。

    这种事,他们实在见的太多。

    心中有了计较,二人当即率队伍往永安而去。

    刚到南山谷口,就见外面有大批人马相迎,为首者正是原户部侍郎,王玄的老丈人莫观潮。

    “见过二位老祖。”

    “莫先生客气了。”

    众人见面,自然又是一番客套。

    大队人马过了南山谷道,永安平原顿时近在眼前,只见蒙蒙细雨中,乌压压的百姓堵在城门口,携老妇幼,端着酒水瓜果,翘首以盼。

    古家老祖古丹青一看便知怎么回事,抚须笑道:“却是来得巧,王将军要回来了么?”

    莫观潮察言观色,微笑点头道:“本来前两日就可回来,但此行开荒收获不小,因此路上耽搁了点时间,还请二位见谅。”

    “哪里的话。”

    柳家老祖哈哈一笑,说的客气,眼中却不以为然,暗自思谋道:乾龙军建军如此大事,还如此耽搁时间。

    无非是些灵材而已,

    丢了又如何?

    这王玄确实是小门小户!

    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其虽有领兵之才,但却底蕴不足,若胡作非为,恐出大事…

    就在这时,苍穹之上忽有鹰啼嘹亮,随后远处鼓角争鸣,大地隆隆震动,肉眼可见的血色煞云从西南群山蔓延而来。

    众人也率队伍上前相迎。

    古家老祖古丹青眼尖,当即发现个熟人。

    只见笆斗真人站在人群中,不断抬头观望,眼中满是焦急。

    “笆斗真人,却是多年未见了。”

    古丹青哈哈一笑,上前打了声招呼。

    古家与太一教合作不少,他可是知道眼前其貌不扬的老道,乃是一名丹道大师。

    “哦…”

    笆斗真人头也不回,胡乱应承了一声,便看着前方喃喃道:“慢点好,可千万别出事…”

    “……”

    古丹青讨了个没趣,随即又发现许多熟面孔。

    漳州炼器大师霍屈、皮匠门长老原樊楼、锦绣阁长老秋月清…无一例外, 全都翘首以盼。

    古丹青倒不意外,巡天宝船消息传出,天下炼器大师齐至永安,谁也不想错过这次机缘。

    没错,就是机缘。

    巡天宝船蕴含许多失传炼器手法,若能从中窥到隐秘,便是莫大机缘。

    让他奇怪的是,这些人未免太不自重了吧,竟如此巴结王玄一个后辈,真是…

    想到这儿,古丹青微微摇头。

    他和柳家老祖互相打了个眼色,心中都有些忧虑。

    王玄闹得这么大,若到时无法练出宝船,丢了将位倒是小事,但乾龙军却毁了,他两家也会在这场大势中落于下风。

    想到这儿,两人心中已有计较。

    就在这时,二人同时扭头,眼神凌厉。

    “不对,有古怪!”

    “哪来如此重的妖气!”

    莫观潮见状淡然一笑,“二位老祖莫怪,玄儿弄了条修蛇,路上才耽搁了点时间。”

    古丹青:“……”